(这是俺N年前写的文章)      二千多年前,一曲「巍巍乎志在高山」和「洋洋乎志在流水」的“高山流水”,引得伯牙惊叹于樵夫钟子期的知音识趣,「善哉,子之心而与吾心同」;而二千多年后的今天,又有哪个翩翩公子能听懂小鱼老师的衷肠倾诉,心弦轻拨,然后, 两情相悦,与君共舞?      具有理想主义色彩的小鱼老师,在如今功利的华人社区,已属鲜见。第一次上口语课,就深为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