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阅读人性(微小说)
    2017年4月的一天中午,阿简突然收到一个陌生网名要求加微信好友的通知。阿简这个人不会轻易拒绝人,所以想都没有想就加了。心里纳闷,到底是谁啊?大约过了12小时,陌生的ID回复了,“你好,我是萱萱!”。阿简一下子懵住了:她是如何知道我的微信号的?差不多就在同时,阿简高中的好友祥子发来微信,说他去公司总经理办公室时,在电梯里遇到萱萱,说起你现在的情况后,她要了你的微信号。
    祥子是高中时阿简最要好的朋友,在读书时,他俩都是数学爱好者。大学他去了清华大学应用数学系,而阿简认为搞纯粹数学研究太枯燥,还不如学物理实在一些,于是阿简报考了杭州一所大学的物理系。尽管相距遥远,但他们经常书信来往,交流解答国际奥数竞赛题的新方法。数学这个共同爱好,把几十年的友情紧紧相连。祥子大学毕业回上海,先在上海海运学院当高等数学老师,后来学校派他去香港搞科研。他写的有关航运业务和管理软件,成为上海航空公司日常运行软件,并调入上海航空公司任信息管理部领导。16年阿简圣诞回国时,在饭局上和他无意聊起,二十多年前阿简曾与他们公司总经理办公室的秘书萱萱谈过朋友,不知道她是否还在公司?想不到祥子把这件事记在心上了,找机会又把他和她相互联系起来了。
  阿简和萱萱有一年不到的拍拖经历。萱萱样貌出众,亭亭玉立。虽然学历不高,但稳重端庄,落落大方。这对于年轻时的阿简确实是巨大的吸引力。所以,阿简和萱萱相处之时,小心谨慎,循规蹈矩,一切皆顺着她的心愿。外出游玩,逛街,吃饭的开销都是阿简掏腰包,也经常买些东西给她家送去。交往几个月之后,有一天萱萱对阿简说,她父母想和阿简深入交谈一次,顺便想看看阿简的学历,职称证书等。阿简当时心里一惊,这不是在审查我吗?但细想后也就释然了:和萱萱相识偶然,对我的过去完全不了解。想知道我的情况,也是情有可原。更何况涉及一辈子的婚姻大事,慎重一点也是为女儿好。于是,带上所有能证明阿简身份的证件:学历,职称,各种科研奖励状,包括上海市航天局新长征突击手证书,甚至民主党派九三学社的党员证去虹口公园和她父母见面。见面很累,就像组织的政治审查。阿简得回答和解释各种很刁钻古怪的问题,有些是非常不合时宜的问题,比如:研究所旱涝保收,一辈子衣食无忧,为何要跳槽?和不同时代的,因循守旧,落后形势的人交流真是非常困难和难堪的,而且还要耐心,和颜悦色地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解释清楚。要不是看在萱萱的份上,阿简真的会拂袖而去。见面结束后,阿简感到非常羞辱,自己的全部想法和隐私全部暴露于大庭广众之下。当然,各种考察还在进行之中。萱萱假借口实也来阿简家实地考察过,当时阿简住父母学校的筒子楼,非常简陋的住房。当时他是色迷心窍了,总以为诚实信用,真诚待人,满腔热情和有事业心能打动萱萱和她家人。阿简当时相信社会是正能量的,好人总会赢得他人尊敬和真情付出的。
    但事情并不顺着阿简的意愿发展。那年春节将临时,萱萱告诉阿简说,她春节期间要加班,没有时间一起出去逛街了。阿简当时很天真地相信了她话。直到隔壁邻居王阿姨点醒说,这些都是借口,她不愿和你阿简交往了。王阿姨说,一个姑娘如果喜欢你,即使她家里着火了,她也会寻找借口溜出来与你约会的。姜还是老的辣,过了春节后的一个星期日,阿简去她家找她,萱萱就明确地提出分手了。
    自由恋爱,不合则分。虽然不甘,但也无可奈何花落去。阿简不会死皮赖脸的纠缠,尊重女性最本质的就是尊重女性的自由选择。从此,和萱萱的关系戛然而止了。这份情感也就搁置在心里,当然也没有任何联系了。
    想不到中断二十多年的联系,却让微信重新给接续上了。二十多年的恩怨都随风飘去了,阿简有自己的家庭,萱萱也一样。阿简想,再一次的相聚只是一起欣赏夕阳的美好,仅此而已。所以,有一搭没一搭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和发一些照片。比如:孩子去大学时,阿简在车库前装载日常用品的照片,后院种植的西红柿黄瓜的照片,去野外露营的篝火烧烤的照片等等。萱萱问阿简何时回国,阿简老实相告每年圣诞节全家会回来度假。萱萱说,今年阿简你回国时,咱们安排一个时间相聚一下吧!阿简当时也好奇,想看看经过二十多年的岁月,萱萱她会变成什么样子了?所以很爽快地答应了。
    回国后,他俩约了一个周末在靠近地铁的一个咖啡馆相见,阿简特意带了一瓶LCBO买的冰酒给她。女性雌性荷尔蒙分泌的缘故,外表的变化不像男性那么大。萱萱还能认出来,但年轻时的长发飘飘已经变成了齐耳短发。还是那么落落大方,言谈得体。阿简倒显得拘谨,萱萱却笑意盈脸。她介绍自己的家庭说,老公是上海交大毕业,身材比阿简高,年龄也比阿简大。老公的父亲是来自北方的高级干部,家里有好几套房子。她老公年轻时是属于挑选的主动方,是他挑选女性,所以玩得很晚才考虑结婚。她有一个儿子,很遗憾家里讲普通话而不讲上海话。她生活无忧,也经常出国游玩。萱萱给阿简看了她家的照片,老公显得非常苍老,儿子英俊高大。她说,想把儿子送出来读书,加拿大是最想考虑的选择。最好能住在当地人家里,这样有管教和约束。看到太多的小留学生学坏的事例了….。至于当时为何和阿简分手,萱萱说她也相当后悔的。她和老公没有共同语言。老公给她一张信用卡可以任意消费,但家里财政不由她管。
    阿简只是面带微笑静静地听着。二十多年的隔阂,觉得相当陌生,而且价值观早已相差甚远了。聊了一个小时,阿简说一会儿要去舅舅家,以后在微信上多聊吧。走出咖啡馆分手时,萱萱还不忘提醒一句,希望她儿子和阿简女儿相互认识一下。
    假期结束回加拿大后,恢复正常的生活和工作。一天傍晚,收到萱萱的微信:请阿简把他家的地址告诉她,谢谢!阿简又一次惊呆了,想了想回复说:地址是我的隐私,就像学历,各种证书,职称,证书和想法。我可以帮助你,但不能牺牲自己的隐私。阿简当然知道她什么用意了,她想让她儿子来加拿大留学后住在阿简家里。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可以为了自己的孩子可以厚脸求人,但为何不考虑阿简的感受,和当时拒绝阿简的决绝呢?当女性冷酷无情时,难道不想想自己也有父亲,兄弟,儿子吗?!西方有一句谚语:在同一地方摔倒两次的人,是不可救药的。城里人套路太深,阿简我还是待在朴素的加拿大农村吧!

    发生了如此鲁莽 ,让人不快的事情。虽然
阿简没有拉黑萱萱,但都没有了和她聊天的兴趣了。萱萱也感觉到了阿简的冷漠。所以,一切归于寂静。
    两条不同的人生轨迹,渐行渐远。阿简似乎表面上无法读懂萱萱,但世事的练历早已经洞若观火阅读明白人性了。问题是,如果人生再一次作出选择,他们还会被外表和财富诱惑,而忽略内心真实感受吗?答案对大部分人来说是肯定的,不论男女!真如相亲节目“非诚勿扰”里引发社会共鸣的拜金女马诺说的:宁愿在宝马上哭,也不愿在自行车上笑!
    理性往往无法抗拒感性的诱惑!

2018年4月28日 于多伦多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