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移民之路–无怨无悔
每一个人的性格决定了不同的人生。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善良,真诚,公正,平等,仗义。而国内经历的一切的思考,移民对我来说是必然的选择!
我绝对没有因为羡慕西方富裕生活的原因而移民。我是60年代中期出生的人,经历了文革后期历次的政治斗争。虽然人小,没有受到各种政治运动的冲击,但目睹了父母,家人及周围认识的人的各种坎坷,无奈,屈辱的人生遭遇,看到做官的点头哈腰,奉承拍马的普通百姓的嘴脸,在各种政治运动中没有良知正义,只为领导马首是瞻,胆小怕事墙头草性格的国民素质。自己又熟读世界历史,西方国家权力制约,天赋人权,人生而平等的理念激励了我,所以,一旦找到合适的机会,移民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个人的人生经历也促使我走出这一步。我出生在上海。上海可以说全国最相对公平公正的城市。这个城市历史上曾是西方国家租界云集的地方,西方文化流行,是中国最西化地方,注重个人信誉,讲规则,重个人奋斗。但即使这样的地方,也有太多的不公平。七十年代,在上海漕溪路上,上海电影院的对面,造了14幢高层住宅建筑,搬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高层干部。三代同堂居住在狭小空间的普通百姓是更不没有机会的。85年,父亲去世,也就失去了分房子的机会,而这发生在高校,去争论也没有用的。86年参加工作的研究所,所里组织去西方国家公费考察旅游的,能去的都是父母背景深厚的同事….。
西方国家也不是天堂,要想得到就必须有付出。但至少能相对公平公正。很多来自大陆的移民靠自我奋斗都在不长的时间内,从一无所有到有房有车,这样的例子就发生在你我周围,不胜枚举。西方国家有种族歧视,但法律层面上是零容忍度。况且,不是只有白人和华人两种种族,在同一天空下,生活着各种人种,白人,华人,黑人,南亚人,南美人,穆斯林等。他们能生存,我们华人为何不可以?那些靠关系而得到占用公共资源的人几乎没有,即使有,也会被监督和揭露,最后被法律惩罚。
我们一家和普通大陆技术移民一样,从开始的一无所有住地下室,到现在的有房有车(当然,还有许多mortgage),一路艰辛走来。但我扬眉吐气,这一切都是靠自己的努力而来。不用低三下四靠别人的脸色,也不用看到那些有背景的人坐享其成而心有不甘。孩子们在不用攀比,不用因为自己的父亲不是李刚而自惭形秽。健康的人生心态会帮助孩子走得更远。
现在中国现状不是三十年前得样子了,经济高度发展,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国际地位绝大提高,物质生活富裕,工作机会也多,去国外旅游也是很多人都能负担得起的。我也为此感到骄傲和兴奋,每次报纸媒体上的中国高速经济发展和取得的一项项举世瞩目的成就,也是我在不同族裔同事面前露脸的时刻。但我并不后悔移民的选择。政治,文化,封建意识不是一早一夕能改变的了的,权贵资本的结合,造就了大量社会财富集中在红二代少数人手里。初中,高中,大学的同学也绝大多数过着普通人紧巴巴生活,少数人的富裕是自己开公司创业而来。当然,整个社会的生活水准提高很多,不愁吃穿。
物质生活绝对不是移民的必要条件。很多有钱人移民西方国家已经说明了这一点。宽松的政治氛围,健康的社会心态,有约束力的权力机制,廉洁奉公的官僚体制,还有青山绿水的环境,不用担心的食物安全,… 这些都是考量的依据。
能在文学社里用母语和志同道合者沟通,也了却了思念中国文化的渴望。伟大的祖先创造了博大精深的文化,能在这里有散文,诗歌和小说来表达,也是感到欣慰的事情。

2017年8月3日于多伦多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