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2 页,共 1,540 共计 15,392 篇文章

一个意外感觉的下午

  学习到中午,饿了,兴匆匆地跑厨房为自己准备午餐。当很满足地吃完时,准备回卧室,却发现自己被锁在了外面。呵呵,自己又犯了一次低级的错。还好记起房东还有一把开门的锁匙,心也定了定。可惜我的房东去上班了,等待需要一个漫长的下午。室友David热心地尝试着用过期的硬卡帮我试图打开门,但无济于事,我们相视着哈哈大笑。他说没关系,我们就在客厅看他刚买回来的碟… (阅读全文)

女儿,你永远是妈心中的小公主!

万圣节,不管它的来历是什么,但现在它早就演变成了孩子们的节日;爱看有关公主书籍和电视的女儿,去年就渴望当一回公主了;可是她头年买的巫婆的服装还能穿,而且一年只穿那么几个小时,我就狠了狠心没有让女儿如愿。 这商场对应节的销售越来越早,反而麻痹了我的思想,一直没有去琢磨,以为这鬼节还早着呢;直到周日的晚上,女儿说要拿鬼节的衣服出来玩,我才惊觉,原来鬼节… (阅读全文)

加国富豪移民(国内)房地产富商在广州街头突然当街遭枪杀,数十万巨款被抢(图) 2006-10-30

加国无忧 2006年10月31日,来源:环球华报   题图:劫案现场示意图 一位去年携一家6口移民加拿大的新移民叶焕明,今年6月返回广州清理手中生意,准备料理完生意后天就赴加拿大定居,却突遭不幸。据南方新闻网消息,当地时间昨天(29日)中午12时52分,广州市白云区人和镇人和新街发生当街持枪抢劫案,两声枪响后,人和镇著名房地产商叶焕明命殒枪下,随身巨款被抢。 人和镇人… (阅读全文)

雪花枫叶:与万圣节近距离

  在国内有耳闻万圣节,但那时总感觉那是洋人的节日,离自己太远了,也不关心,只知道相当于中国的鬼节。在国内将鬼节过得很慎重也很严肃。前两天到朋友家坐客,就看到他们的家门口摆着许多的南瓜灯,门上还挂着可怕面俱,家里还准备了糖,当时只是觉得自己可以近看这个节日了,回到社区也发现了楼下大堂也有了类似的装扮,就好奇地等待着这天的到来,   今天就是万圣节,… (阅读全文)

当妓女都买不起一套房……

  如果说一个人的身体和尊严是人最宝贵的财富,那么,对一个女孩来说,非到别无选择,是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和未来以换取生存的权力的。   小马不知道,一个女孩子出卖自己的肉体,放弃了女孩子天生的羞耻和尊严,彻底抛弃了做为女性最为执著的感情需要,忍受世人的白眼或凌辱,应该得到一个什么样的回报?也不能确定这一切的一切的付出能不能够以金钱以衡量。小马只知道,… (阅读全文)

又见木樨

早晨送女儿去幼儿园,一下楼就闻到阵阵木樨的清香,让人精神一抖. 这该是晚桂了. 半个月前去杭州正好赶上她; 上海风大, 有些姗姗来迟了. 一直想找一个平台可以和朋友聊聊天,分享自己的生活. 东南西北,五湖四海.可总也找不到合适的时间和心情. 回到家, 上无忧看到51BLOG 开通了, 还等什么哪, 我本是无忧的老会员了. 就借着这份木樨馨,给自己一个好心情吧. (妞妞呱呱: 树叶掉下来… (阅读全文)

亲爱的,你为什么要住地下室?

昨天去上课,与平时不是很熟悉的一个同学聊了一会。 她不到三十岁的样子,白白净净的脸,谈不上很美,但也斯斯文文的气质蛮好的。来到加拿大打了半年工,现在在拿EI。 她平时总是一副很严肃的样子,基本没见她笑过,很奇怪她这个年龄应该是很活泼的样子,何以这样沉寂到默默无闻。 在这节课里的一个游戏里,我们说上了话,喜欢搭话的我见谁都要聊聊。当看到她白白的手上有一些… (阅读全文)

应不应该去做义工

正处于极度矛盾中,一边是份鸡肋似的工作,一边是自己想做的职业,可是必须要从义工开始,不知道是否会有转正的机会,更不知到多久才能谋求到全职的机遇,真的很矛盾,现在的工作虽然起薪不高可是相对轻松,压力不大,可是没有什么前景。 如果你是我,会怎样去选择?有朋友在这里做social work相关的工作吗?希望能给些建议! (阅读全文)

利用ATM机犯罪手段一览

手段一:吞卡+窥号 陈先生到ATM机上取款。卡插入后,陈先生按机器屏幕提示输入了密码,但屏幕提示卡被吞了。陈先生仔细地检查了ATM机,发现输密码的键盘上方装有一只微型摄像探头。经警方勘查,发现这台ATM机上不但被装有摄像探头,还在插卡口处被安装了外接吞卡装置。在夜色的掩护下,一般人不易辨认。犯罪分子等客户取款失败离开后,再取出信用卡,然后按摄像探头获得的密… (阅读全文)

不得不回国 - 一个加拿大移民的经历

2001 年初,随着移民浪潮,我和太太技术移民到了加拿大温哥华。移民之前,我在上海的一家规模不太大的软件公司当个部门经理。之所以想移民加拿大,目的很单纯,就是到外面去闯闯,因为老家本不是上海,所有在国外城市和在上海对于我来说,没有乡土之别。在温哥华呆了2年多,觉得国外不是我的要呆的地方,于2003 年底又举家回到了上海,现在又在一家软件公司当部门经理,回到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