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页,共 706 共计 7,051 篇文章

一场饭局就可以看穿一个人的层次

吃饭是一门艺术,莎士比亚说过“宴席上,最让人开胃的就是主人的礼节。”从饭桌上的小细节,就可以看出整个人的层次,一举一动,都反映了教养和积淀。 饭局上,让人开心尽兴的,除了饭菜的味道,酒的档次,还有主人的层次。餐桌上的礼仪,是一个人文明程度的缩影,既简单又直观,正如露珠虽小,却映射出世界的虹霓万千。 (阅读全文)

你是人间四月天

  还记得那个月朗风轻的夜晚吗?还记得那条幽静的小路吗?还记得那个安安静静的生活小区,还有那家家户户窗子里透出的点点灯光吗?天上的星星在偷偷地望着你我,静静守候在路边的街灯在悄悄地为我俩照亮前方的路。多少次你真心实意地送我回宿舍,我们并肩地走着,轻轻松松的你一言我一语;多少次我们晚饭后一起散步,高高兴兴地谈论着一天的趣事。可今天你特别约我出来,说是… (阅读全文)

来,一起见证这“生命的接力”

  安徽的李佑佳(化名)是器官捐献的受益者。一个多月前,她因病去世,成为再度捐献器官的志愿者,为更多人带去新生。 上海浦东机场,为确保捐献器官搭上当晚最后一架前往武汉的飞机,MU2520航班上的旅客一致同意,推迟起飞90分钟,“为生命让道”。 位于昆明西山半山腰的金宝山艺术园林里,坐落着云南省人体器官捐献者纪念园。园中碑石上,镌刻着每一位器官捐献者的名字,瞻仰… (阅读全文)

山之树林

    崇山之美,峻岭之秀,重峦叠嶂,苍翠欲滴。     夫以树高千丈之挺拔,开枝散叶之茂盛,万木争荣之葱茏,瑶林琼树之青郁,衬托群山之巍峨,彰显生机之勃勃,树木也!     山之树林,亭亭玉立, 苍劲俊秀。云气弥漫,胜似人间仙境;山雾缭绕,赛过世外桃源。和风吹拂,涛声阵阵;细雨飘洒,树叶唰唰。空气清洌,沁人心脾;气温凉爽,润湿宜人。仰望蓝天而志高,俯瞰大地而众… (阅读全文)

(诗歌)剩余价值.灵魂. 文/WALFF

剩余价值.灵魂 文/WALFF 父亲走的时候 小城下着沥沥小雨小城很小很小 只有远处高高的烟囱 冒着黄烟很浓很浓 江里的水也是黄黄的也在呜咽 黄铜色的唢呐一声声长悠凄泣 一纸湿淋淋的讣告让曲折的江岸也静静地聆听 一行湿淋淋的相送让低矮的老屋也默默地别离 多年以后 小城在多少个小雨中 渐渐长大长高了 为了寻找传说中直上云霄的天梯 我也经常在无数个摩天大厦里     一级一级… (阅读全文)

1999年加拿大生肖兔票种类及数量

    1999年1月8日,加拿大邮政局发行第一轮生肖票中的第三枚:“兔”票,面值$0.46,同时发行小型张,面值$0.95,及海报小型张。邮票面值为国内邮资(较去年上涨$0.01),小型张面值为国际邮资(较去年上涨$0.05),海报小型张为12枚小型张联体大张(此种邮品每次才发售几万套,极具艺术和收藏价值)。     邮票由Ken Fung 设计,图案基于  Ken Koo 的绘画,汉字由 Quint Li 书写… (阅读全文)

人的仇敌会是自己家里的人

人的仇敌会是自己家里的人 雪峰      《马太福音》10章36节说:“人的仇敌会是自己家里的人。”      这句话如果是普通人说的,若不会被人们骂得狗血喷头,驱逐出家族,也会被人们视为大逆不道,忘恩负义,神经不正常。问题是,这句话是上帝的儿子,人类的救世主——耶稣神说的。      我们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为什么自己家里的人就是自己的仇敌。吃穿住行、冷暖痛痒不都… (阅读全文)

看完这个,我不想再吵了!

夫妻之间没有道理可以讲的,只有因缘,听得懂吗?只有因果,上辈子你欠他的,这辈子他欠你的,就是这样欠来欠去的,没有道理可以讲的,你说说夫妻之间有什么道理啊,讲得清楚吗? 夫妻相处的三个阶段 有一个真实的小笑话,2011年一位妇女带着一只鹦鹉到法院提出离婚,原因是家里养的这只鹦鹉不停说“离婚、离婚,忍耐、忍耐,再忍耐、再忍耐……”太太就怀疑丈夫跟外面的女朋友说… (阅读全文)

夫妻和睦相处有秘诀

在我十二岁那年母亲就死了,父亲把我抚养成人,后来又给我包办了一门婚事。婚后,我才发现妻子没文化,脾气还暴躁,我们常常为家庭琐事争吵不休。记得女儿刚读到二年级,妻子看家里条件差,就不想让女儿读书了,我不同意,妻子嫌我不听她的,就常常与我争吵,我认为妻子一点见识都没有,与她的话也越来越少。后来村里的人都盖了新房子,我也准备借钱把我家的老房子拆了重盖,… (阅读全文)

国父之爱,重如泰山

    国父中山,名文,号逸仙。近代中国民族主义之开拓者,民主革命之先行者:建国民之党,倡三民主义;举反帝旗帜, 废封建帝制;设共和政体,创五权宪法;缔中华民国,谋国际平等。光被四表,功高万世,被敬誉为民国之国父。     你,手拄拐杖,在历史风雨中踯躅;肩担重任,在封建黑夜里砥砺。无星光灿烂之前景,也无人声鼎沸之相助。茕茕孑立,踽踽独行。摸爬于乱石嶙峋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