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 页,共 87 共计 862 篇文章

闺房十大酷刑

闺房十大酷刑 第一刑:   铁将军   适合对付晚归之男人,一把铁将军把门,然后反锁,晚归的男人都自知理亏,基本只能在门外低声哀求,挨上半宿冻才能进门!   第二刑:   无情水   适合对付和狐朋狗友灌了一通猫尿之男人,当男人高一脚低一脚回到家或要借酒发颠之际,一盆冷水倾头而下,再借酒壮胆想发飙的男人也会当场呆若木鸡六神无主,然后你就可以拧起他的耳朵… (阅读全文)

[水墨仕女]双美图/儿时的伙伴

其实这副仕女是给网铀聆歌丝语与小声音的,但是构图确实最早是我跟闺中好友波,那时还在中学里,互相胡说将来跟她一个学古筝,一个学笛子,要在一起配合……以前回忆过跟她的故事,等同学们组建同学小站的时候,就去把这个回忆的小文贴给了她,今天看到了波给我的留言: 亲爱的墨墨:       如果不是你的回忆,我觉得那些日子离我们实在是太遥远了。       再一次翻开那些远… (阅读全文)

家庭主妇—-(一)可笑的成就

          暑假尾声的清早,两个儿子还在各自的床上象小熊似的呼呼大睡.我因为要送颖颖上学, 不得不起身出了门. 回家的时候, 车子穿过两旁 一望无际的玉米地,碧蓝的天空下,随风摇动的玉米杆儿很象风平浪静时安大略湖上的浪花.脑子里突然就飘浮起周末朋友送的席慕容的诗来.那些断续记得不清的文字, 开始象咖啡因一样在身体里作祟. 不想让自己变成风筝在玉米地的上空飞翔(毕竟已… (阅读全文)

雪白柔情的杭州美女(组图)

在大多数人心目中,杭州女人都是温婉、灵秀的。无论春夏秋冬,都像是刚从西湖里捞上来的一样水灵灵的,既有大家闺秀的明朗,也不乏小家碧玉似的玲珑剔透。 那么,生活在这个以快节奏生活著称的深圳的杭州女人还能保持这样的不温不火吗?也许套用那本影响了许多女人的《飘》里的话是最容易区分的:留守在杭州的杭州女人大多似那个“像泥土一样单纯,面包一样有益,泉水一样清澈… (阅读全文)

不爽!男看女之十大不爽

  一、言必称“我在英国的时候”,其实只去英国旅游过的女人   “哎哟,你这围巾可买贵了,我在英国的时候,正宗的苏格兰围巾才10英镑一条。”   “这里哪有读书的氛围,英国剑桥里那才叫有读书气氛,我在那里的时候感觉空气中都透着那文化的气息。”“上海的品牌太贵了,我在英国的时候,买一个BALLY的包才110英镑。”……   你可别以为这位是英籍华人,虽然她满口满口的“我在… (阅读全文)

六种坏女子最招宠爱

1、漫不经心    被男人团团围住的女人,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很多时候,她们不过是表现得漫不经心。乖乖女一般会说:我不想游戏人生。她就让男人明白了,她多么怕他抛弃她。如果一个女子午夜驱车去看一个男人的时候,她的车顶上只缺少一个霓虹灯标志:送货上门。    案例:王菲是个有漫不经心气质的女人。第一次“锋菲恋”被“锋芝恋”取代后,王菲并没有表现得痛心疾首的样子… (阅读全文)

木然随笔:谁宠坏了女人?

  这个问题的答案当然只有一个:男人。   男人一直知道自己在做一件什么事情,女人的任性,女人的蛮横,女人的不讲道理,其实都是在有所依赖的前提下而泛滥。   就举一个前面说过的例子,女人逛街,女人买衣服的同时,男人完全可以选择是陪着女人一起逛街一起选择衣服,或者选择你逛你的服装店,我泡我的书店,两者完全是平等的,互不排斥。   有这么些男人,陪女人逛… (阅读全文)

感动中国:记中国最美的6个女人

    她们才真正感动了中国:记中国最美的6个女人     生活中总有一种力量,会震憾着我们的心灵,总有一种感动,让我们泪流满面。      人格伟大或渺小与地位高低,品格高低贵贱与财富多寡,本质的淳良顽劣与命运的好坏没有必然联系。      我们把位高低、官职大小、财富多寡、命运好坏的外壳剥离掉,你就会发现她们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性。      一 北京街头一个最美的女人  … (阅读全文)

中国女人是全世界最乏魅力的女人

中国女人是全世界最缺乏魅力的女人,英国女人雍容华贵,法国女人野性柔情,德国女人大度理性,美国女人风情万种,日本女人娇柔妩媚,可中国女人呢?不会柔情,没有理性,不解风情,小肚鸡肠,猥琐弱智,绝对的要什么没什么,但却还会横挑鼻子竖挑眼,乏味至极。 首先是体形。随便到街上看看,二十以下的那些女孩,仰仗青春的生命力,肤色尚可,但眼光无神,胸部扁平,不仅没有… (阅读全文)

女人的十个经典故事

1、晚宴上,火箭专家向大家透露:“最近,我们要把几只老鼠送到火星上去。”话音未落,一个美女插嘴说:“这样灭鼠,成本太高啦!”   女人凭直觉办事,觉得事情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不调查研究,不进行理性思考。毛主席说过,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没有发言权,女人照样发言。她们自我感觉良好,根本不把别人的意见当回事,漂亮女人尤其如此。   2、女教师在黑板上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