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5 页,共 675 共计 6,745 篇文章

故乡

我冒了严寒,回到相隔二千余里,别了二十余年的故乡去。 时候既然是深冬;渐近故乡时,天气又阴晦了,冷风吹进船舱中,呜呜的响,从蓬隙向外一望,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没有一些活气。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了。阿!这不是我二十年来时时记得的故乡? 我所记得的故乡全不如此。我的故乡好得多了。但要我记起他的美丽,说出他的佳处来,却又没有影像,没有言… (阅读全文)

年的轮回

年的轮回浏览四季的景色,就像漫步在首尾相接的街道,不同风格的房屋散发着不同的味道,不同年代的气息;路过这幢白色的房子,旁边是一片绿地,很有特色的可以眺望远方的海滩,全是白色的漆饰,你说,我们买下它吧。醒了,满眼的泪水,没有哭泣的抽搐,静静的等着它越来越多汇聚着流落,滴在床上;天微微的亮,特有的凌晨的寂静,让一切的存留仿佛都只是转瞬的错觉。记得房子… (阅读全文)

2003年5月29日接受加拿大中文电台访谈的内容整理

新移民创业的困难:1)大家来的时间都不长,对加拿大社会和经济、商业、市场缺乏了解;没有能够建立起自己的广泛的人际网络关系(在国内都有),但是对做生意这个角度呢,非常好的人际网络关系对做生意非常有帮助2)因为我们大多数都是技术移民,没有商业实践和商业经验;再就我们中国整体来说,我们改革开放也就20多年,我们中国人的整体市场经济的感受、商业经验还是少3)北… (阅读全文)

网络与创业——在第二届创业俱乐部上的演讲(旧文回顾)

各位同胞、各位朋友,女士们、先生们:今天,我想说的话题是“网络与创业”,这里,我不是谈如何经营网络,而是如何利用网络经营一个实体的事业。我不是最早期的网民,所以,当我见到几位中国的第一代网民的时候,我都是肃然起敬的,我们在座的就有。因为参与的晚,所以对网络的感悟就迟钝,之所以还要谈这个话题,也是在创办了自己的生意之后才觉出了其中的一些味道,愿意拿出… (阅读全文)

“关于学业与事业”回一个网友的帖子(旧文回顾)

请教旺旺:你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事业与专业的? truefrank 我印象中你所学的专业好象是水利方面的,如今到加拿大却从商了,算是与IT沾点边。你不觉得这两方面有矛盾吗?大学所学的不就等于荒废了吗?你是如何看待的?我知道许多人有你类似的经历。想听听你的高见。谢谢! truefrank:您好!谢谢您一直关注我!的确我是学水利的,而且为这个专业我付出了9年多的青春时光,这样的好… (阅读全文)

战刀在哭

你在一声声铿锵里衰老我在一次次锤打中成年象你眯缝的眼里冷冷的光线铁匠,你是否了解我再也不愿离别你心中的温暖红胜火炉中的烈焰而满头的花发已白过雪地冰天我不是土墙上的饰品无所谓裘皮的装点就从你的床头扯一把稻草扎在腰间也不必山珍海味也不必淡饭粗茶偶尔只需苦水一碗、磨石一片别再拿我换钱那点银两比他们撒出的骚尿还贱但喝下的却是你一生的心血铁匠,你是否看到你… (阅读全文)

佛也石头的故事

佛问:怎么,为什么悲伤?    石头回答:我失去了我爱的人。 佛说:哦,这很正常,如果失去了没有悲伤,恋爱大概也就没有什么味道。可是,石头,我怎么发现你对失恋的投入比你对恋爱的投入还要倾心呢? 石头说:到手的雪给化了,这份遗憾,这份失落,你非世中人,怎知其中的酸楚! 佛说:化了就化了,何不继续向前走,天上还会降下许许多多更洁白的雪花。 石头坚定的说:我… (阅读全文)

南京大屠杀问题给一些日本右翼人士的回复

我看到你们的留言了。我托付版主把有关我的留言用邮件发给我,感谢版主帮忙,让我知道了你们一些日本人的教养是怎么回事。不过不管怎样,我还是相信有人愿意在这里心平气和地进行学术的讨论的,就事论事地和你们谈谈南京大屠杀的问题吧。 第一个问题是关于南京大屠杀是否存在及人数的问题。南京大屠杀的存在及人数是由几个方面来证明的:1、大屠杀的存在,一方面是由幸存者及… (阅读全文)

汉汉宝宝的心里话[2]

几天来,家里来了好几位阿姨,都被我的鼻涕口水打退了.妈妈好象有些着急了,嘴上起了大泡,亲我时感觉很不舒服. 今晚听说还要来一位阿姨探访我,爸爸忧心忡忡的样子,还是一直耐心的哄我玩,好让我开心一点,在阿姨面前表现出色点. 我正玩的开心呢,那个阿姨来了.她长的瘦瘦的,圆圆的脸,细眉细眼小嘴巴,说话轻声细语的.来了就叫我汉汉宝宝,妈妈就是这样叫我的,我听了感到很亲切. 她抱起… (阅读全文)

汉汉宝宝的心里话[1]

汉汉宝宝的心里话[1] 唉,我才不到4个月啊,妈妈就要请阿姨来照看我了. 这几天,天天听爸爸妈妈在嘀咕,因为妈妈所在公司有一个人辞职了,老板希望妈妈提前结束产假,去上班. 啊,老板太不善解人意了,他也有做小宝宝的时候呀,也应该了解我的心情吧. 我多么希望妈妈能多在家陪伴我啊.每天她给我喂奶时,我躺在她温暖的怀里,甜甜的吃个饱.然后,她抱起我帮我打个饱嗝,我是多么满足呀. 她…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