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5 页,共 683 共计 6,826 篇文章

[实验文体]一种想象两种现实

(这个东西写完了, 一直没发。 也许有人觉得有意思, 也许有人觉得诲淫诲盗。 没关系。 深沉只是想表达些什么。 先说声对不起, 如果污染了您的眼睛! :p ) 1、流氓  昨天的雨下得惨惨淡淡的。今天出了太阳, 心里还是堵的慌。  一个人孤独的就久了,难未免会有一些奇怪的念头。网上看到那个MM的对话,说她当时正无可依赖。终于忍不住在嘴边滑过一丝狡猾的笑。    … (阅读全文)

[唉]可怜天下父母心

刚刚结束了本期的<聊天>节目 心情真的可以用沉重来形容 一个本来就非常困难的家庭 却出了一个让父母更头痛的孩子 而他却是一个本来给大家寄予很大希望的苗啊 一个曾经考入重点大学的苗啊 但是大学生活让他的一切改变了 最重要的是他的人性在改变 以至于对父亲的血都当做水一样看待……血是用来赚钱的工具吗?不是 主宗八代都住在一个土房子中 一个瘫痪的老人 一对患病的夫… (阅读全文)

[较长]留学生之死

死 大 厨 和 二 厨, 还 有 跑 堂 的 那 些 香 港 仔 们 都 已 经 坐 在 餐 桌 前 聊 上 了 大 天, 厨 房 里 的 我 却 仍 在 吃 力 的 拿 着 铲 子 搓 着 油 锅 里 锅 巴, 除 此 之 外, 水 池 旁 的 一 堆 脏 盘 脏 碗 还 在 等 着 我。 我 把 最 后 一 个 菜 盘 放 进 洗 碗 机 里 后, 伸 了 一 个 长 长 的 懒 腰。 这 时, 香 港 老 板 慢 悠 悠 的 走 进 了 厨 房, … (阅读全文)

[小说]结婚证

一支烟,一块草地,再来点郊外的空气,草地的前下方是静静的水流。在这块不整齐的草地,偶有几许突出的空地。细细的水波声安静地唱着我爱听的歌曲。 走向被安静环绕着的空草地,躺下,看着那一圈圈的烟雾在我鼻头从开始到消失的表演。 听着纯粹只属于自然的声音,没有聒噪的音响,没有沸腾的人声。我闭上了双眼,开始了属于我的享受,享受寂静带来的舒适。 无聊的我闭上眼睛想… (阅读全文)

[转帖]老大,还记得那个夏天么?

张兴平,1975年10月10日生,男,排行老大,号古浪浪子,又号弓长大马户子。性善睡,善吹。满嘴脏话,粗口连篇。名为老大,实为冤大头之大。脸皮厚,敢和女生说我爱死你啦之类的话。终日喊打喊杀,除了见他趁刘洪波喝醉之时痛擂几拳外没见动过手。有一孬号“睡仙”,必要时长年头痛,以致人老珠黄,如同小八他爸。 老大没事就突着眼,撅着嘴,漫不经心地吐着从来不圆的烟圈,也有… (阅读全文)

[快看啦]2003年全国高考题,惊爆大泄露!!

  1、本试卷分第I卷(选择题)、第 II卷(阅读1)、第III卷(阅读 2)和第IV卷(写作)四部分。共 150分。考试时间 150分钟。       2、答卷前,考生务必将异性朋友的昵称填写在弹出窗口。       3、每小题选出答案后,用鼠标把对应标号选中,更改无效。请勿答在纸上。     4、每题做完即刻显示答案,一卷做完将自动显示下一卷,全部答完将有意外惊喜。考试… (阅读全文)

[献给51的所有母亲]母亲节日记

今天是母亲节,我是上网看到网站上的广告才知道,这也是洋人的节日,我一般不会去注意它。我们中国意义上的母亲节其实应是“三八妇女节”,对已婚的女性来说。不过,我看到了某报上的一则调查,上海浦东三林镇曾对全镇近千名学生做过一个“母亲素质大调查”,调查结果令母亲们大吃一惊:孩子们认为母亲缺乏魅力、语言粗俗、思想平庸的占31。5%;认为母亲要加强学习、提高自身修养… (阅读全文)

蓝色生死恋(特长,无耐心者莫入)

早知道与你的相恋是个误区 却走不出你捉摸不定的痴迷 总以为终于找到难得的知已 却原来这是一场无情生死恋 从此后飘泊的心在何处栖息 还会不会有浓情酿就的泪滴 茫茫人海除了自己还会有谁 让我每夜将千千阕歌唱给你 人生的路途遥远而又扑溯迷离 不知在哪个驿站我们又会相遇 执手相看已不再有往日的情感 却难挥去那份刻骨铭心的记忆 并非只有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 也不必对错过的… (阅读全文)

[转帖]美丽的FRASER河谷系列之&lt;2&gt; - 车轮下的温哥华和卑诗

这里没有车不行。车在这里的概念,如同自行车在上海,没有了它,寸步难行。这里的公共交通的建设还算好,可是没人愿意等上半个小时才能坐上公共汽车。特别在冬天,等车的滋味绝对不会让你好受。我还算运气,夏天登陆,一个月之后就有了正式的驾照,不用受寒风凛冽之苦。 说起考驾照,还有一段小故事。我那时候刚到温哥华,就跑去车行看车,直看得垂涎欲滴,欲罢不能。学车才学… (阅读全文)

[推荐]那一年,寂寞在风中

5.4亿年前,几乎今天所有动物的祖先爆发式地在一瞬间同时出现了,你相信么?”我兴致勃勃,辅以富有历史感的解说:“一瞬间其实也有200万年,只不过啊,拿整个地球生物史来衡量,这200年也就相当于一天中的一个小时。”  我没有听到期待中的敷衍。我明白,我抵达了人生的一个转捩点。我翻身睡去,我知道,床头灯亮了一夜。  一个刮风的上午,我们办妥了手续。我稳稳地扳动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