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页,共 82 共计 814 篇文章

我的找工体会

有的朋友说因为我这个时候找到工作,所以开一次由我主讲的找工经验的交流大会,其实我是没有意见的。但是倘若参加大会的人都已经是事业有成,而那些苦苦徘徊在找工一线的朋友们数量很少的话,还不如我把体会写在这里供大家参考。在我登陆之前,已经知道这里的经济一塌糊涂,因为签证要在明年三月份到期,与其在冰天雪地里来不如夏天来,再加上考虑到如果等下去的后果是经济仍… (阅读全文)

工作中从脚手架摔下事件的最新进展—-在加拿大如何处理工伤

工作中从脚手架摔下事件的最新进展—-在加拿大如何处理工伤10月24日我工作的时候,不幸从脚手架上摔下来,眼镜撞碎了,双手手指划伤几处,伤口没有大于1。5厘米的,当时就接受了First Aid,Project Manager立即手机通知了主管。问我要不要打911,我回答不必。在我们从美国回来的车上,一个同事说同行的那位老一点的工程师可能要负责任,因为他是我们四个人里面到公司时间最长… (阅读全文)

办公室除了工作之外的闲事(下)

办公室除了工作之外的闲事(下)记得当我去见找工作的代理公司时,代理说用人单位的主管告诉他,我的简历里有很多莫名其妙、不知所云的英文用法。所以当我第一次作书面报告时,就特别用心仔细推敲了很久才交上去。结果主管只改了一个单词,他还有点出乎意料地看着我,仿佛对中国人的书面英语能力大感意外,因为他知道我的口语是不值一提的。我当时也就知道他对工作报告还是很… (阅读全文)

办公室除了工作之外的闲事(中)

办公室除了工作之外的闲事(中)我想起在摩托罗拉工作的日子了,离下班还有十五分钟,人们就匆匆离开办公室,有时是为了看车上的放映的VCD,抢个好座位。那些在快发车才上来的人,基本上都是E10以上的级别。外国人走得更晚,有专车嘛。刚刚来到加拿大的这家公司的时候,我上下班基本上都是朝九晚五。与一位在信息技术行业工作的朋友聊起此事,她说加拿大就是朝九晚五,而我所… (阅读全文)

办公室除了工作之外的闲事(上)

办公室除了工作之外的闲事(上)在加拿大从事所谓的专业工作已经一年多了,对办公室里发生的种种事情,以及加拿大不同于中国的很多习惯,从惊异到适应,现在快要见怪不怪了。回想当初移民的理由,固然想逃避国内的生活,但是不太适应复杂的人际关系也是一个理由。然而到了这里才发现,人际关系在哪里都有,某个外国人和中国人之间的差异,无论从任何方面,都和两个中国人之间… (阅读全文)

吹尽黄沙始见金——美国赛智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晓华先生访谈

吹尽黄沙始见金 ——美国赛智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晓华先生访谈   李晓华1951年1月出生在北京一个工人家庭,他的童年是在苦涩和贫穷中度过的。1969年初中毕业后,年仅18岁的李晓华来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在黑龙江的茫茫荒原上,他献出了自己的青春年华。北大荒的8年中,他喂过猪,伐过木,开过荒,播过种,吃了许多苦,磨难炼就了他刚强勤奋的性格,也为他后来能关心他人疾苦、热… (阅读全文)

枫叶卡或移民资格被取消怎么办?

枫叶卡或移民资格被取消怎么办?——————————————————————————–加国无忧 2004年10月21日,来源:世界日报 移民顾问专家及专办理移民问题的律师建议,民众如被海关或加国驻外办事处人员没收枫叶卡或取消移民资格,最好立即与专业的移民顾问公司或有牌的律师联系,以免因不懂移民法律,做出不当的决定,而被取消移民资格。… (阅读全文)

技术移民申请人如果分数不够67分怎么办

Chaudhary律师,请您谈谈技术移民申请人如果分数不够67分怎么办? 2004年8月,加拿大移民局对新的移民法进行了进一步的补充和修改。以下我谈到的是怎样通过找到加拿大工作加分。技术类移民可以通过拿到加拿大雇主的工作offer而增加15分。具体内容如下:R82.2 工作offer必须是全国职业分类中提到的0或A或B类。R82.2.a .iii 已经持有加拿大工作签证的技术移民申请人在递交移民申… (阅读全文)

小数据成就大事业——CBL数据恢复公司总裁常振工先生访谈

旺旺:请您谈谈您的经历,好吗?常振工:我1984年底从中国去美国留学,攻读Computer Science的硕士学位,当时身上带了仅有的200美金。一抵达纽约机场,所有的兴奋马上被失落取代。面临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无亲无故,也没有人来接机。住到使馆的招待所,每天$15,管吃管住,尽管这样,3天后买了中文报纸找工作。说实话,刚到的时候,连怎么买报纸、打电话都不懂,心里只有一个… (阅读全文)

成功偏爱有准备的头脑——加拿大Polar Bear公司总裁龚卫彬先生访谈

旺旺:您的成功让我和我们很多朋友都感觉很突兀,能不能请您谈谈您的北美经历?龚卫彬:谢谢你,旺旺!首先我认为我远远谈不上成功,我的路还要一步步走下去,前面的路还很远。此外,我的理解是成功永远只是瞬间的事,而且追求成功的过程必然是无止境的。我1995年从湖南到旧金山,幸运的是第一个月我就找到工作,不过是搬运工,一个月后提升到厂长助理,最后在硅谷美国“宏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