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1 共计 3 篇文章

哥德巴赫猜想该休了

近日,又一个哥德巴赫猜想的研究者让我惊呆了!哈工大的80级学生(与我同级)刘汉清,因为痴迷于这一猜想,荒废了学业;搞了二十多年,50多岁了连自己都养不活!怎一个Loser了得! 当我在中科院数学所读博时(专业:解析数论),也有一个道教学院的学生,整天缠着我(那些大数学家们当然没有一个人理睬他),要我帮他审稿。我告诉他,这个猜想是不可能用初等数学的办法解决的… (阅读全文)

写给女儿的童话

美格的日记本 我是美格的日记本。美格是个小姑娘,才一岁。一岁的小姑娘就会记日记了吗?是啊,大人都不知道哩。每个小宝宝在长成大人之前都有一本仙女妈妈给的日记本呢,小宝宝想什么说什么,日记本上都会记着,仙女妈妈看了小宝宝每一天是怎么过的,才会放心啊。等等,一岁的小宝宝已经会说了吗,当然会啦,只不过大人听不懂,日记本可是都懂呢,都一点一点记着呢。 和所有… (阅读全文)

生逢六月四日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知非之年,有些话还是要写下来。28年,我已经不过生日,那一天太过惨烈,有人诞生,有人死去,有人幸运,有人福气,但是整个华夏子孙却自此被割舌禁声,连这个日子也成为屏蔽词,讲中文的人主动或被动地讨论那天发生的事情。 《淮南子•原道训》:“伯玉年五十,而有四十九年非。”说的是春秋卫国时有个叫伯玉的,不断反省自己,到五十岁时知道了以前四十九…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