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1 共计 2 篇文章

台湾妹妹的温柔麻油鸡

22岁那一年,我认识一个台湾女孩,讲话软软糯糯的,眼睛深深的,虽然比我大几岁,但是我喜欢叫她台湾妹妹。 那时候我在上海工作,熟悉南方冬天的小伙伴都知道,溼冷到骨子里的那种难受,尤其是在每个月大姨妈来的时候。台湾妹妹每次都会特別煲麻油鸡给我,暖暖香香的,让我整个人都温暖起来,十分幸福。从那儿以后,我对台湾人就有了一份特別的好感,是可以依赖的,温柔的,亲…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