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1 共计 1 篇文章

最美不过五月天

       来加拿大生活了近八个年头,虽仍未能迈过人文社会的门槛,但却很快的融入了这里的大自然,熟悉了一年四个季节的脾气和秉性。        如果要问我喜欢这里的哪个季节,应该说这里的四季我都喜欢,它们各具特色,我也常见景生情,着点笔墨,寻求点异乡客的感情寄托。        眼下,随着五月天的光临,漫长的天寒地冻之冬戛然消失,那乍暖还寒的短春也乖顺的投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