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页,共 11 共计 108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世说新语】

紫雨风弦: 冤家(四)

  刚放暑假,结束了为期三个月的会计培训课程和实习的晓丹,迫不及待地同明明一道回了国,一方面是为了必须亲自处理沪深股票帐户的一些事宜,一方面也是让父母享享孙子带来的天伦之乐。这天,刘志刚从Java 语言培训班出来,一路低头琢磨着什么时间再向钟玉书请教一下最近学的课程。   天气凉爽得很,虽然从日历上看,早该是夏天,但春天还像不愿分手的恋爱中的女子一样,…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冤家(三)

  电闪雷鸣之中,刘志刚漫无目的地向北开着。大雨非但没有停歇的意思,反而借着旋风的气势,愈发张狂起来,变换着方向扑向车流。车流越来越稀疏,前方的道路失去了其他车灯的指引,黑沉沉的雨幕中险情四伏。刘志刚忽然觉得,这种情景很匹配他目前的心境。   他找了个地方停了下来,在车里如雕塑般坐着,木然地看着瓢泼大雨击打着车窗,汇成湍急的水流冲刷而下,冲刷过一幕…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冤家(二)

  晓丹和明明乘坐的班机周日晚上到。这是个一反常态的闷热夜晚,心情也无端地格外烦躁起来。   刘志刚狠狠吸了几口指间残余的烟头,将它掐灭在已经装满的烟灰缸之中。这是晚饭后的第三根烟。至于晚饭,他也只是胡乱吃了一小块硕果仅存的比萨饼,速食的那种。   他打量着这个叫做家的地方,这个仿佛从来不属于自己的地方,在这里,他永远感觉像个外人。他知道,这不全是…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冤家(一)

  —— 题记:姻缘,因缘,有因才有缘。但是谁能说得清楚,姻缘中人,前世究竟是亲家还是冤家呢?      又是一个不得不拎起精神上班的星期一。曼琳从地铁站出来,照例到一楼的Tim Horton 买了四杯咖啡,出了电梯,一眼就看见那个熟悉的秃顶老男人正搓着手焦急地等在门口。   “张先生,这么早啊!”曼琳在地铁上打盹的慵懒劲儿一下子全没了,收拾起精神头儿,堆起职业的微笑…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错爱

  我们只谈了一个晚上便协议离婚了,在发现大卫的衬衣上有陌生女人染成金色的长发和口红印之后。我只要完整的爱,宁肯玉碎不为瓦全一向是我的原则,他应该知道。   尽管他说那只是一时动心,到底没有犯原则性的错误。但既然心动了,就是别恋了,那我也不能原谅。幸好,我们还没要孩子,所有的牵扯不过是这栋我们一起贷款买的房子。爱情都死了,房子归谁都无所谓了。   … (阅读全文)

《情人》后记: 那时, 我们不懂爱情

《情人》的故事讲完了,很多朋友都觉得结束得太快了。就让我自我开脱一下吧:让人觉得意犹未尽呢,总比别人都猜到了结果,自己还在那里拐弯抹角的强 —— 其实是笔力不够,修养不够,和Alex等创作高手相比,还有着天差地别的距离,呵呵。   事情平息了一个多月后,有一天,凯文正在西西家同南希母女俩参谋去温哥华的事情时,突然口鼻流血,晕眩倒地 —— 据诊断,他得了白血病。…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情人(大结局)

  最终梅还是让简妮回了房间。简妮开始死活不肯,梅的一句话却让她再不出声了:“简妮,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爸爸,对不起南希阿姨,对不起西西,也对不起凯文一家人。但你是妈妈在这个世界上最疼爱的人,为了你,妈妈绝对不会再做傻事了。你让妈妈一个人好好想想,怎么弥补我犯下的大错,好吗?”   往事在梅的脑海里一幕幕地回映,仿佛磊的那一个巴掌将她打到了另一个方…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情人(十一)

  听到西西的叫喊,南希赶忙擦干了眼泪,笑着对西西说:“别慌!这不是好事吗?快让凯文上来!” “那我都答应他妈妈了……” 西西嗫嚅着。“傻孩子,凯文是个有分寸的男孩,他不会不和家里人说一声就来的。听妈妈的,感情的事,一旦错过了,后悔就晚了……” 南希站起来,将西西的头揽在怀中,既像是对西西说着,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 她的眼神渐渐迷茫,思绪也渐渐飘远 ……   西西…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情人(十)

  那天,磊从老板的办公室出来后,依然觉得自己恍在梦中,但老板的话音犹清晰在耳:“好的,就听你的,不要太让老经理难堪。这星期,我会找个时间和他私下谈谈,但你还是做好下星期一上任的准备,我对你抱有很高的期望!”   晚班是换不成了,也好,早些回家,把好消息告诉梅!她等这一天也等了很久了!磊哼起了小曲儿,几乎是边跳着舞,边钻进了那辆老丰田……   到了地下…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情人(九)

  “妈妈,我打算到温哥华上大学。” 西西待南希坐定后说道。“温哥华?为什么?不是说好了就上多大,在妈妈身边的吗?西西,我们搬到另一个地方,妈妈就是个药剂师,不会有人再嘲笑你了,好吗?” 南希急切地拉住西西的手。   “妈妈,这事我考虑很久了。爸爸给我来信了。” 西西垂下了眼睑,小声说道。“爸爸?怎么回事,西西,快跟妈妈说说!”南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要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