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页,共 11 共计 108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世说新语】

紫雨风弦: 冤家(八十四)

~139~       原来那一对年轻男女,本是一对恋人,通过不同的方式来到加拿大,男的在一家语言学校挂名上学,实际上没去过几次,女的走的就是和张先生结婚这条路了,都想找个不费力又快捷的路子留在加拿大。   一次偶然的机会,这位青年男子涉足了丁丽丽所在的富婆俱乐部。仗着年轻,还有些讨好女人的本事,这个男人在此圈子里渐渐如鱼得水,指望着能找到一个愿意提…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冤家(八十三)

~129~       正品茶寒暄着,曼琳的手机响起来了。曼琳看了一眼,笑着说道:”是律师行打来的,华生是不是有千里眼啊,知道我在喝茶偷闲?”   接了电话,曼琳简短地答应了几句,回头对王红英和晓丹说道:”阿姨,晓丹,我得走了,有个客户让我们帮他找人,现在找着了,这是我负责的事,我得回去。”   王红英还有些不舍,但曼琳的工作重要,于是她再三交代周末要让…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冤家(八十二)

~136~       刘志刚的离开,被晓丹三言两语,轻描淡写地通知了大家:”他回国之前,说是找到一份西部省份的工作,对方很急着用人。他怕夜长梦多,一回来就赶去了,我随后再打点些日用品送去。”   王红英听了,连连点头:”志刚找到工作了,晓丹也有份工作正等着,是你们的父亲在保佑你们啊!”晓霞的神色有些怀疑,但见母亲这么说了,也点头称是。   早饭后,晓丹…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冤家(八十一)

~135~       姚远的后事办得庄重而低调。他生前申请难民的往事虽然无人提及,过去的官场上的老友还是不得不避讳,但姚远生前为人和善,大家在这个时刻不表示一下悲痛似乎也说不过去。因此吊唁的人还是不少,虽然没有当前在位的官员,但他们的家属还是作为代表向王红英表示了慰问和关心。   不避讳的也大有人在,老周特地从老家赶来送老领导最后一程。他在姚远灵前…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冤家(八十)

~133~       电话铃声不停地响着,晓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这短短一瞬间,在她的心里闪过无数可能,却丝毫没有料到会是这样一个电话 ——   ”姚,我是凯瑟琳,你还好吗?”听到对方的问候,晓丹的心顿时放了下来,至少不会是坏消息了。   ”你好,凯瑟琳,我刚从中国回来,还算好吧。”晓丹礼貌地答道。晓丹遭遇裁员后,一面修读新的证书,一面到多家银行递过…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冤家(七十九)

~132~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姚远病情危殆的消息在第二天清晨传来。晓丹听着话筒中传来王红英哽咽的声音,一颗已经被刘志刚出走冷却了半边的心,彻底冰封了。这寒意如此地彻骨,以至于她的泪水连带表情都已冻结,仿佛炎热的夏季里,下起了漫天大雪……   晓霞是不起早的,明明也还在酣睡,晓丹再次意识到,在她的命运之中,所有的变故,都应该独自承担,亲…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冤家(七十八)

~131~       听刘志刚说到和吴文炯见面的情景,白宇扬心里一咯噔,但还是耐着性子听下去,果不出所料,刘志刚说的,和他猜测的结果相差不大 ——   当天晚上,刘志刚就接到了吴文炯的电话,说是接到家里的消息,女儿已经被托付给空姐送回国,他必须马上回去。何曼琳那里也先不去了,家丑最好不要外扬了。   吴文炯倒是还挺够哥们,没等刘志刚问,就说田彼得的事情…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冤家(七十七)

~129~       听刘志刚说到这里,白宇扬忍不住问道:”你还让他接着做?”   刘志刚狠狠吸了口烟,咬了咬牙关,说道:”都怪我鬼迷心窍啊!我直接打电话给田彼得,他轻描淡写地说,投资嘛,都有波动,只要他回头帮我赚回来就是了。”   ”你也就信了?”白宇扬抬起眉毛问道。   ”能怎么办呢?钱已经投进去了,也得听个响啊,更何况,他言之凿凿,不出一个星期就能扭…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冤家(七十六)

~127~       离开了庄家老宅,一路上,晓丹一直回想着和羽明陈静见面的情景,每一个眼神,每一个手势,都带着过去的痕迹,却已没有关联。人是无法预知命运的,命运女神轻轻动一下指头,几十年打造的未来已是另一幅情景。如果要说掌握,可以掌握的,唯有当下,唯有波澜不惊的睿智与心境。   ”妈妈,你在想什么呢?”明明问道。没等晓丹回答,他打开了话匣子:”刚才…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冤家(七十五)

~125~       袅袅升腾的雾气带着茶香弥漫了整个客厅,在茶几旁围坐的三个人,客气地寒暄着 —— 明明从一进门起,就对正在修整的花园十分感兴趣,晓丹索性在征求了主人同意之后,让他在花园里同园丁伯伯一起摆弄花花草草。   晓丹是以陈静老同学的身份来拜访的,因此没过多久,羽明就以体弱失陪的理由,由护士陪同进屋了。偌大的客厅里,两位女人,面对面坐着,许久…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