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页,共 11 共计 108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世说新语】

紫雨风弦: 冤家(十四)

~26~       人们常说,恋爱是两个人的事,但是如果打算结婚,就是两家人的事了。庄羽明和姚晓丹是把对方当成未来伴侣来真心相爱,作为过来人的父母不会看不出来。只是长辈常有个错觉,他们还是孩子,而孩子的爱情是不作数的,他们有责任引导儿女走上正道 —— 其实对于什么是正道,他们自己也未必知道。   在自诩走过的路比年轻人吃过的米还多的长辈心中,所谓爱情,…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冤家(十三)

~24~       晓丹极力控制着紧张的情绪,礼貌地向羽明的父母问了好。庄爸爸一看就是位和蔼儒雅的学者,互致问候之后,就静静地坐下,也不说话,微笑地看着大家。庄妈妈,也就是林芝华,格外亲切地拉着晓丹的手问长问短,接着又拉着她来到一位早微笑着等在一旁,穿着米色连衣裙的少女面前,对少女说道:“小静,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姚晓丹,羽明的好朋友。你们的年龄差…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冤家(十二)

~22~       生长在蜀地小乡镇的刘志刚,在以当地高考状元的身份考上了厦大之后,便成了亲友们教育孩子时每每挂在口头的榜样。选择厦大,不仅是因为乡里到沿海地区打工的哥哥姐姐们对当地的风光如同仙境一般的描述,还因为刘志刚的舅舅也在那里工作,是亲戚朋友中公认最有钱也最有能耐的人物,有亲戚关照着,刘妈妈也放心多了。唯一的遗憾是,刘志刚想去的计算机专业…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冤家(十一)

~20~       曾经在部队管理基建的姚远自从调到江城后,就被安排到江城机场做领导工作,很快,凭借他的能力和资历进入了高层。原来从事财会工作的王红英也进了工商银行当营业部主任。   小平南巡之后,江城的经济建设飞速发展,江城人的收入也翻了几番,机场和银行都成了人们争夺工作机会的香饽饽。姚家的地位在亲友们眼中仿佛一夜之间提升了许多。几十年的勤劳节俭…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冤家(十)

~19~       东海之滨的江城地处海岛,仅以一座海堤与大陆相连,为南中国海最负盛名的绵长沙滩所环绕。蜿蜒的海岸线上,一处处风景优美的海滨浴场宛如一颗颗美丽的珍珠,把江城点缀得光彩夺目。这些珍珠衬托着的最绚烂的一颗宝石,就是琴岛。   琴岛得名不仅因为其形似一架三角钢琴,更由于其神采之间的乐韵悠长。这个风光旖旎的岛屿当年曾经是多国的租界,当地的政…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冤家(九)

~16~       吃过早饭,晓丹特意让明明陪着父母到小区的花园散步,见他们走远了,才拿起电话,拨通了刘志刚的手机。从手机里传来的音乐和人声判断,刘志刚正在餐馆之类的地方。他会和谁在一起呢?   晓丹先是问了问刘志刚这些天过得如何,随即便进入了正题,还是关于钟玉书介绍的那个工作机会。刘志刚朝吴文炯做了个失陪的手势,就走到了门外:”晓丹,记得你走之前…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冤家(八)

~16~       今年东半球的夏天格外的闷热,即使是位处海滨、常有海风吹拂的江城也不例外。自从家家户户都装了空调以来,这空调的功率几乎下降了一大半,半天冷不下来,吹的还是聊胜于无的温吞吞的风。入夏以来,姚远的肝痛越来越频繁,常常疼得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掉。王红英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忧心忡忡却一筹莫展。   姚远的肝癌是半年多前查出来的。当时老两口还以…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冤家(七)

~15~       白宇扬听到这里,眉头已紧紧拧了个结。他起身给刘志刚和自己都添了茶,对他点了点头:”继续说,后来怎么样了?”   刘志刚抽出一支烟来,宇扬也不制止,做个请便的手势,转身将窗户开了条缝,雨已经渐渐地小了,空气依然湿漉漉地,这场倾泻并没有带走一点憋闷的感觉。   刘志刚也不点烟,只是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又开始了他的讲述:”下面的事,你也知…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冤家(六)

~13~       田彼得本名并不姓田,而是姓钱。是否是因为这个姓氏,他觉得自己是旷世不遇的金融奇才,就不得而知了。   他原本是在新加坡从事外汇和期货买卖的代理业务,后来因为给客户造成了巨额亏损的同时,个人的资产却增长不少而被投诉并调查。不知为何,最后并没有查出什么确凿的证据来,他也没有被起诉,但其中有蹊跷是众所周知的。某些愤怒的、有着特殊背景和…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冤家(五)

~12~       作为一座加拿大举足轻重的金融城市,多伦多市中心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群中,大大小小的金融公司林立,田氏金融正是其中的一家。   刘志刚跟着吴文炯来到了这座蓝色玻璃墙面的大厦前,镜面玻璃反射过来的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吴文炯一路上跟他讲述的田彼得的传奇故事,有效地刺激了他新鲜与兴奋交杂的情绪。刘志刚第一次走进这座金融城市的核心,一种莫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