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页,共 40 共计 399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一目

《悲惨世界》最萌Marius - Michael Ball

Michael Ball 年轻英俊时好听又好看真是很难割舍。还见过比这更萌的Marius 吗?可惜时光逝矣,他已经近五十,无法再演英俊少年。 Gareth Gates 版Marius。看见中年Michael Ball 做主持人了吗?只能感叹,时间是把杀猪刀 Nick Jonas 版Marius 最受争议的一个版本。虽唱得深情,但真的不够格站在《悲惨世界》25周年的舞台上。 离新版《悲惨世界》还有近两个礼拜,第一次看到新版… (阅读全文)

一目: 最难忘的餐馆 - Rasputin

很惋惜地说,这个餐馆不仅在温哥华,而且两年前已经关闭。但是毫无疑问,那是我最难忘的一顿晚餐。做这样的餐馆介绍容易被人拍砖,但还是忍不住来说一说。 少年时有一段日子,对俄国文化特别痴迷。听了许多俄国童话和人文事物。追问了俄国大餐中什么最正宗。发现原来父母总给我们做的罗宋汤原来是个冒牌货。俄罗斯Borcht分明是用beets做的,是紫酱红色,有时放入sour cream 还… (阅读全文)

投票要投帅的

经过漫长的克里蒂安年代,哈帕上台时感叹终于来个帅的。上台后,这个保守党跟着美国屁股后面狂奔,素有木头人,心乱头发不乱之称。不管怎么样哈帕不久前还在中老年热衷的本国电视剧Murdoch Mysteries 打了一次酱油。 说到演员,加拿大七十年代时带起帅哥狂潮的特鲁多总理,演员出身。不但英姿飒爽也是加拿大历史中少有的刚烈手段。在他手中,压倒了魁省独立,建立了加拿大权利… (阅读全文)

别让肮脏蔓延

和我熟的朋友都知道,我有小小的洁癖。不是说我有多干净,只是若是不达到我的标准,我莫名地难受。我是一个十岁就会主动趴在地上擦地板的小孩。有段时间睡觉前我会把衣服都整齐地叠好,橱柜上的玩具也都是各就各位,按照颜色或者大小排列。我的小房间特别干净整齐。或许我爸妈讨论过,那段时间家里一有客人爸妈就把客厅的杂乱物往我房间里藏。这让我抓狂好几次。爸妈一堆笑脸… (阅读全文)

命题作文: 关于中国式教育的恐惧

同学在微薄上@我,让我对两篇关于中国教育和北美教育的博文表示一下态度。我昨晚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看了一下,被那个鹰爸狼爸给吓到了。今天想回去好好拜读,有一篇博文却被删了。只能凭记忆表一下态。第一,我觉得每个孩子是上帝给父母的礼物,不是手中的橡皮泥。有一个朋友曾说,孩子只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过客。我感谢上帝给我一个那么美好的礼物,那是几年是我最幸福的时光。… (阅读全文)

Life of Pi里的上帝和魔鬼

走出电影院,像是吃了一个鲜美的水果,但是磕到牙,咬到嘴唇,有些疼。在荧光的水母,散落的星光后面原来是个人吃人的故事。李安花了整个电影,讲一个让你相信上帝存在的故事,花了一分钟讲诉了一个魔鬼的存在的故事。吃人,杀人,最善良的水手受了极度痛苦之后被用来做鱼饵。坚强的母亲为了保护儿子被喂了鲨鱼。善良的少年杀了魔鬼般的厨子,吃了用人肉钓上来的鱼,得以活下… (阅读全文)

骑马舞vs.扭秧歌

每过一段时间,总会有那么个舞蹈能够风靡全球。要求有三,1.配乐欢乐 2.有几句歌词朗朗上口 3.动作简单到毫无跳舞细胞的人都能跳。 70年代的hokey pokey, 80 年代的can can, 90年代时的Macalena, 如今的骑马舞。当然如今的网络让骑马舞的风靡程度超越了过去所有的流行趋势。骑马舞的另一个优势是,原舞者已经丑到最底线,所以任何效仿者都不用担心自己的舞步笨拙,可以大胆起… (阅读全文)

”油和米“- Sarah Brightman

Sarah Brightman 一首和刘欢的”油和米“在中国几乎无人不晓。但她最初被人所知晓是和作曲家Webber的爱情和几乎是为她的声音而谱的歌剧魅影。我太爱少女时的Sarah Brightman。她是我心中Christine的首选。她太圆的眼睛,惊悚又美丽。空洞的声音,却可以如此强大,灌溉你所有的听觉神经。她曾经的Wishing You Were Somehow Here Again,让人不忍心不专注地听。 Sarah 如今胖了,… (阅读全文)

一目: 感情劝和不劝分

J君二十六七岁,女友二十三。十足的美女,聪慧得体。J君爱得她像宝贝似的。时不时地拍几张美照晒幸福。陪伴她从大学到了工作,陪她买车,毕业旅行,一起锅碗瓢盆地住着。我和好友闲聊,说J君年底再不用戒指锁定她,可能就像泥鳅一样溜走了。谁知几天后我的乌鸦嘴预言被证实。美女从他们一起租的房子里搬了出去。 J君找我闲聊,我说你们若不分手,结婚生子,也说不定七年十四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