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页,共 40 共计 399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一目

一目: 爱情是

爱情是,爷爷写书,奶奶帮着查资料。爷爷看报,奶奶在旁练毛笔字。 爱情是,爷爷病了,奶奶学做饭。奶奶在客厅按个小煤炉,看着守着,一边看书一边学,为爷爷煲汤熬粥。 爱情是,奶奶中风卧床五年,爷爷八十岁高龄天天去医院看望。不管上海的夏天是多么炎热,爷爷风雨无阻。在一起爷爷给奶奶按摩脚,一边轻声说话。”中午的馄飩好吃伐?” 奶奶说不出话来,也不知是否还听得懂。… (阅读全文)

一目: 角落里的小美丽

你在角落里,独自美丽。 平凡,平淡,已是最珍贵。 与你携手,走林中小路。 我愿为小桥,只为你的影子洒在我身上。 有些美丽,无需言语。 只为你的眼神。 你的美丽,是我心上的印记。 美丽是生命里的一点一滴。 (阅读全文)

一目: 舌饰品,艺术品

我对名牌没什么感觉,特别是看了标价以后,完全没有购买的冲动。想着一个LV包的钱够我去好几个国家背包游,让我对gucci, LV, Prada… 没什么好感。中国不少MBA同学走上奢侈品管理道路。而我的中文打字输入sheshiping 居然给我显示“舌饰品”,我拼音不好吗,根本就是捣乱嘛。 其实我对有些品牌还是欣赏的。Chanel已是一种文化,Burberry 也是英伦风的代表,香港的〈上海滩〉对… (阅读全文)

法国小情调 - Crêpes à GoGo

了解文化,从吃开始。Crêpes à GoGo 是我在多伦多吃到法国味道最浓的早餐小餐馆。晚春早秋周末起晚,逛到Yorkville。看一眼停在路边的Vespa,大胆走进Crêpes à GoGo。看到外面气场十足的美女老板不要发怵,对着嘟囔法语的小帅哥waiter也不要发呆。点一瓶特制Limonana,闻一下果香先。 我可以大声说一次吗? 我爱法国可丽煎饼。它的外边脆的像小时候吃的小饼干,里面软的像糯糯… (阅读全文)

一目: 人生的账本

外婆炖的蛋汤好过任何日本餐馆的shawamushi。再也没有一个人能炖出一样的味道。外婆眼睛是瞎的,由听外面的叫卖声来辨别中午快到了,我要回家吃午饭了。于是她会帮我热午饭,然后炖一碗蛋汤给我喝。那时我们用的是煤气。要用火柴来点燃。外婆会摸索着打蛋,加水,加调料,心里默默数数,然后钝出一碗世间最好吃的蛋汤。她还会切一些葱花放在上面。 我考大学那一年,对爸爸说,… (阅读全文)

一目座右铭

“Resist conformity.” “Don’t spend money on ego.” -Schulich School of Business Health Management Panel “Be spectacular.” -My former GM 要生活得漂亮,需要付出极大忍耐,一不抱怨,二不解释,绝对是个人才。-《变形记》 风可以吹起一大张白纸,却无法吹走一只蝴蝶,因为生命的力量在于不顺从。 - 冯骥才 一个人的价值并不在其出身,而在于他谱写什么样的人生履历。 … (阅读全文)

一目: 没有被欺负过的脸

刚离开中国到美国上小学那会儿,我一如往常很怕老师。想说中国小孩那一个是不怕老师的?美国小朋友很认真地跟我说,不用怕老师。他们很想做我们的朋友。老师轮流带班上每个同学去吃午饭,有时还会买雪糕给我们吃。哪个老师被同学喜欢,貌似是很牛的事情。连我们的小学校长对我们总是笑笑的,还表示我在努力学会每个同学的名字。你们在走廊里看到我一定要跟我打招呼。 所以过了… (阅读全文)

那些MBA该看的书籍

~思考~ Freakonomics Creating a World Without Poverty Banker to the Poor Barbarians at the Gate Tipping Point Outliers Blink The World is Flat Startup Nation What They Don’t Teach You at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Getting to Yes Gold into Base Metal Made to Stick 论Mckinsey战略之误 ~关于亚洲~ The Geography of Thought Asian Miracle Myth of East Growth… (阅读全文)

一目:加国热不热闹

朋友问我,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约你出游。我想了想,只能说我名声在外了。身边的朋友大都知道我是个玩主,喜欢旅游,看新奇的事情,尝新的餐馆。加拿大人喜欢问,Did you have a good weekend? 我总是会饶有兴趣地说,我去了哪儿哪儿哪儿,下周要去哪儿哪儿。这样来回一交流,就会相约星期五了。 老听人说加拿大好山好水好寂寞,我怎么总觉得加拿大好吃好玩好丰富呢。认识的每一… (阅读全文)

一目论校园欺凌

记得我的朋友告诉我她怎么被同学欺负,怎么被孤立,嘲笑。我一脸惊讶地看着她。最终她说,你这么怪,怎么可能没有被欺负呢?我也觉得纳闷,我从小到大换了七八所学校,很多时候都是新生,要重新交朋友。我在学校穿着妈妈的旧衣服。戴眼镜,体育也不是很好,照理说因该是被欺负的对象。若是午饭组织吃pizza,爸妈也会觉得太贵又不健康,不让我吃。爸妈怕我学坏,我一个高中舞会…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