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页,共 40 共计 399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一目

一目: 故事 (一)

弄堂里有一個男人有兩個老婆。在萧秀的記憶中那家人從來就是這樣生活的。每天清晨那男人就騎著一輛叮叮噹噹的老自行車去上班。走前他會叫﹕阿漣﹐我上班去了。大老婆就會平靜地走出來遞給他中午的盒飯﹐默默地目送他離去。然後阿漣送她的一男一女去上學。 那時上海的太陽還是躲在煙雲後﹐悠悠地透著奶黃色的光。萧秀就爬在窗臺上看著他們。阿漣姨的孩子長得象極了。只是女兒愛… (阅读全文)

一目: 格斯答黎家背包行

2012年四月我和青到中美洲的格斯答黎背包行近三周。格斯答黎家有火山,有海滨,有瀑布,有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我们去了世界上最长的吊索,从林云的一个山头zipline到另一个山头。在原始森林玩canyoning,从瀑布跃下,任凭全身湿透。让我最动心的是Monteverde小镇。那里有山,有马,有一树树的夏花。在颠簸的土路上我可以看见一个个山谷都是牧场,白马和不常见的棕白夹色野马,… (阅读全文)

一目: 世界很美好,我很欣慰

今日早起,挤在交通高峰时期的地铁上。没睡醒,智商减半,站到了专门欺负矮个子的地方,够不着上面的扶手。坐我前面在老弱病残座椅上是三个中东哪里的年轻人。男的帅,女的美,穿着青春时尚。两个女孩拿着手里的笔记在复习,中间那个还时不时和男生四目相对,牵一下小手。我站在那里,心里羡慕嫉妒恨,不为我逝去的青葱岁月,也为我够不到扶手的五短身材,和占不到座位的迟钝… (阅读全文)

一目: 恋爱危险

闺蜜的近况让我头很疼,心很痛。蜜是个很独立的女孩。整天背着大包在城市里到处奔波。力气比我大,也很有方向感。每次我们一起出去玩,我就随她安排。她总能发现一些新奇有趣的事物。她的包里总有备用物资。我渴了饿了冷了就往她的包里找。她对食物毫不挑剔,我做什么她就吃什么,总夸我做的好吃。 蜜在音乐上很有天赋,我喜欢听她弹奏自己谱的钢琴曲,也喜欢听她唱歌。她的眼… (阅读全文)

中国印象

这是我在北大做交换学生时在北大找同行留言网站上写的文章。一个了解中国和理解中国的心里历程。中国人很可爱,我也希望别的国家和种族的人也会对中国从了解到理解到喜爱和尊重。 *** 作为华侨,我一直很努力让别的种族的人对中国人有一个好的perception.在一个种族多元化环境中,一个人的一切作为都可能升级到别人对你的种族,国家,父辈的理解。 虽然我可以说流利的中文,我… (阅读全文)

一目: 玩儿的就是心跳- 跳伞

这几天累得脑子不转了。看了心仪的《红色的老爸》一文,分享一下在加拿大跳伞的心得。首先申明,我不是红色性格而是非常温柔的蓝色和聪慧的绿色混合。心仪不要对我们玩跳伞的有偏见,我工作时候很乖的。 二十五岁生日的时候我的一位脑子有些缺氧的朋友在我换严重感冒的状态下给我一个大SURPRISE! 到BC省的Pitt Meadow去玩跳伞。那位老兄还超级恐高,所以任我怎么拽都不愿意跟… (阅读全文)

梦里的故事

找到我十年前写的一篇短文,关于我做的一个怪异的梦。 *** 只記得我是住在一個狹小的房間﹐有許多鄰居住我左右。他們和我都很有淵源可我不清楚我們有什麼過去。我沒有想那麼多﹐因為一個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人出事了。是他的女朋友來找我的。我對她似乎沒有什麼好感。她很急﹐一副痛苦的樣子。她跟我說他的脖子摔斷了。可是她沒有馬上帶他去醫院﹐因為她以為養幾天會好的。我氣… (阅读全文)

一目: 和死党聚会的首选餐厅 - Avli

前几篇博文都虚无缥缈,我快变成大海的泡沫了。今天聊点实际的。我和死党聚会的首选餐厅 - Avli。 以往我对希腊菜一直不感冒。觉着他们充其量土豆米饭烤羊腿,外加一份黄瓜西红柿沙拉。谁知终于被朋友认真数落一番。“你以为就中国菜被加拿大同化了吗?你们现在吃的希腊菜,就是你们中餐里的宫爆鸡丁,酸甜排骨和酸辣汤。” 好吧,我虚心接受教育跟着她去Danforth找希腊餐厅中的… (阅读全文)

一目: 我很好,你还在吗?

多年以后,S所讲的故事我都不再记得。那么多存档的邮件也不知踪影。他说的那些让人痴迷的故事,为我开启了新的世界观。但我的脑海里却只有他模糊的样子。 那年我十七,他二十一。我在西海岸的温哥华,他在东海岸的纽约。S被我归类为智商稍嫌高一族。父母是医生,苏联犹太人。S有心理学工程学双学位,纽约大学就读医学预科。犹太语,俄语,英语都算是母语。为了去墨西哥度假方… (阅读全文)

一目: 愛情这种病

我曾是一個不相信愛情的人。對我來說﹐愛只是一種附屬品。重要的﹐是兩個人在一起得到的快樂和利益。一個沒有快樂和利益的關係就是一個不健康﹐或有名無實的關係。所謂的愛情﹐只是電視劇和小說用來麻醉觀眾和讀者﹐用來賣廣告和書的。 哪有什麼純正的愛情可言。 寂寞的人找到一個伴﹐他就認為那是愛情了。不安定的人找到一個家﹐他也認為那是愛情。一個弱女子找到一個照顧她…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