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页,共 16 共计 151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中国

一目: 血染行李箱

两年前我回国做交换生,六个月后从北京坐火车辗转回上海。六个月的生活已经攒了不少行李,一个女孩子在通宵火车上顾三个大行李实在不方便,所以决定快递回上海。行李快递服务很便利。工人麻利地把我的行李装入纸箱,写上我在上海的地址,并且说当天就会送到我家。我只要拿着收据和护照在家等便可。 到站后,一夜火车让我很庆幸只要拉着我的小皮箱坐地铁回我在上海的小姑家。到… (阅读全文)

民间保钓之怪现象

好多年了,中国有所谓民间保钓现象,也就是一些民间人士以"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英雄气慨,把自己折腾到有争议的钓鱼岛上,再把日日压迫他们的天朝的几星旗插上去,以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钓鱼岛归属我天朝)之意。 吃饱了撑着! 我这样一句,马上有爱国卫道士会跳出来骂街,还会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傻话。 古人说的好,”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不管天下是兴还是… (阅读全文)

金铭: 5. 中国高铁印象(图)

1. 久闻中国高速铁路的大名,今年四月回国终於得到亲身体验: - - 2. 从上海虹桥枢纽站到青岛,一天有高速动车4班, 硬座520元, 软座820元. 里程为1308公里, 列车运行时间为6小时25分钟。 上海虹桥枢纽站有着面积巨大的旅客候车室,乘客很多但流动有序,管理得相当不错。站台上几乎没有滞留旅客:   - 3. 从虹桥枢纽站登上世界一流的高速动车: - - 4. 车厢内宽敞明亮,整洁舒… (阅读全文)

反智主义的“崛起”?—— 评薛涌和吴稼祥的论争

因参与韩寒与方舟子的论争,接触到“反智”这个词。于是进一步阅读,读到在美国大学任教的薛涌和中国学者吴稼祥关于”反智主义”的争论。薛涌在鼓吹“反智主义”的崛起;吴稼祥则反问“中国需要反智主义吗”。 反智主义 反智主义是对知识、知识分子和智力活动的敌意和不信任;通常表现在对教育、哲学、文学、艺术和科学的嘲笑,把它们视为不切实际和可轻视的。在公共领域,反智主义者… (阅读全文)

角力韩寒:中国民间和官方的话语权之争

 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新年以来,所谓的“文学天才”“公民意见领袖” 韩寒在学者方舟子强有力的分析之剑下左支右绌,败象纷呈。到后来,韩寒和他的团队虽然祭出告状的杀手锏,到底已经是黔驴技穷了。 我本以为韩寒偶像已然倒塌,“代笔门”事件公道自在人心,水落石出了。 没想到:《南方周末》居然把新闻人的职业道德和人的廉耻撕下来给韩寒擦屁股,炮制出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的… (阅读全文)

再评韩寒:偶像崇拜与逃避自由

有人说,韩寒是某些商业团体市场运作的结果。我说,韩寒是大众造的。民众逃避自由的心理是 “ 人造韩寒” 的群众基础,或者说制造神(偶)像的温床。韩寒虽然倒了,只要这个温床还在,另一尊偶像或神像就在前方不远处。 弗洛姆在《Escape from Freedom (逃避自由)》一书中在说明思想界如何解释第一次世界大战不过几年功夫,文明世界的人们就迅速拥抱了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等带… (阅读全文)

南山子: 也说革命——兼与一叶商榷

韩寒作为中国社会的既得利益者,要求改革,反对革命,非常符合他的阶级利益。“Liberation from top would go only so far as the interests of the dominant groups permitted (自上而下的解放只能是在统治集团的利益许可的范围之内)”。这是美国历史学家霍华德辛评价林肯政府废除奴隶制时说的。在他看来,林肯的做法为的是保证当时美国的统治阶级能够控制废奴的过程且从中获… (阅读全文)

民族主义是一种疯狂

设若有人拿了一面国旗到大街上,在众目睽睽之下践踏之。几乎所有人都会感到义愤填膺。这个人会被认为是坏透了;他会被认为是犯罪,并且不是普通的罪行,而是终极罪行,是不能被原谅不能被赦免的。同样的,如果有人说,“我不爱自己的国家”,或者在战争中,“我不在乎我的国家是赢是输”。这样的话语将被视为渎神,说这话的人将被视为怪物,他的同胞们将把他看作罪犯。   比较一下… (阅读全文)

美国、日本、中国的经济变迁和未来展望

我刚才在Bloomberg网站看到一个图表,很受启发,转贴到这里与大家分享: 图中的三个曲线分别代表美国、日本和中国的GDP(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经济的比重。从中不难看出,美国自从10年前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后,其经济地位正在逐年下降。日本从90年代中期就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中国经济则刚好是从日本开始衰退的时候起步,在过去15年内稳步成长,2006年开始加速,现在 已经超过日… (阅读全文)

《精英与贱民的分析》之回应

Seaweed慷慨把这一篇文字转来,没有看到题目,就瞎起了一个。这位网友是从我的评论中的一句话——思想变革或启迪民智在今天似乎比一百年前还要困难——有感而发,洋洋洒洒而来。我喜欢讨论和辩论,虽然未必能辩明真理,却确实可以促进进一步的思考。 我概括一下这位网友的主要观点(许多别的要点就不讨论了):今天的精英需要加上引号,真真假假,如何能够让人信任,如何能够把政…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