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页,共 10 共计 100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历史

革命与改良,知多少? (张三一言)

革命≣暴力? 这是反革命惯用的恒等式。这个恒等式栽赃多于事实与道理。 革命看似死得人多,被反革命者用血流漂杵来恐吓人们;改良看以死得人少,所以可以站在道德高位上以人道、生命可贵的大条道理反革命。事实是未必如此。是统治者还是革命者偏爱和优选暴力? 专制极权革命者例如土共及其世界各共产政权的创建者们偏爱暴力和首选暴力使用暴力。中国的土共至今还没有一时一… (阅读全文)

苏俄炮制中共黑史

中共为了把毛泽东打扮成党的创始人,把7月1日定为党的诞生纪念日。事实上,中国共产党在1920年就已诞生了。1921年7月“一大”召开前,湖南还没有建立共产党小组,毛泽东是“一大”之后参加共党的。中共“六大”前毛泽东没有进政治局,既不是中国共产党创始人、更谈不上是党的第一代领导人。整个中共就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是苏联克格勃侵华的工具。一群中国人,参加洋鬼子策划的汉… (阅读全文)

德赛先生一百年

新文化运动时就被抬得高高的“德先生”与“赛先生”,现在“赛先生”早已落地生根遍地开花,“德先生”却依然犹如天边一朵云,这估计是百年前人们难以预料 到的吧。事实上,就个人来说,从这个讨论的一开始,我就感到无比的无奈与难过,在科学领域早已走向太空、开始研究超光速中微子的时候,人文社会科学领域 里,我们却还在不停地重复着辩论着人性本善还是本恶、民主是好还是坏之类… (阅读全文)

以权力斗争解读重庆事件过于浅薄

重庆事件是中国坚持改革路线30年后,下一步往哪个方向走的大问题。其实重庆从来就谈不上什么模式,无论唱红保持正统思想、还是打黑惩治恶性犯罪,还是惠民发展经济,各省一直在做。重庆之所以自我造势成一种‘模式’,只是把大陆中国近年的一些极左思潮,利用地方极权,违背多数干部的意志,搞一言堂,特别是滥用党权行政权干预司法权,极端化地付诸实施、通过‘唱红’表达出来而… (阅读全文)

幸好,我们还有台湾!马英九连任胜选之际感想

纵观当今世界,大的国家,还在实行一党专政,没有民主选举制度的,唯大陆而已。即便国人最看不起的印度,也早就实现了选举制度。小点的,除了越南,北韩,我也想不出来还有那个国家不搞选举。即便反美先锋如委内瑞拉,也是有大选的,查韦斯如果不能讨好选民,到期也得下台走人。 中国从秦始皇以来,就是封建制度的标杆,从来没有过真正意义上的民主选举。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 (阅读全文)

“占领华尔街”预示着黄金时代结束

当美国在干预叙利亚局势的时候,美国青年人却在占领华尔街,并将可能出现更多的占领运动。这是一个具有重大象征意义的事件:也许,全世界又处于一轮大变化之中,而且是不祥的变化。 二十世纪80年代,世界开始进入一个黄金时代。冷战结束,没有大规模战争;欧美放 松管制,出现了全球化;计算机技术和互联网技术广泛应用;以及至关重要的一点,中国加入全球市场体系。所有这些… (阅读全文)

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与华国锋陵墓

我们终于可以骄傲地说—中国推翻封建皇帝也有一百年了!试想百年前中国男人还都在脑袋后面拖着一条辫子,女人还都缠小脚哪。我们中华儿女能不兴奋吗? 辛亥已来的这一百年可以大致地分成三个阶段: - 前三十年是群雄并起,军阀混战,又有外敌入侵,真正是生灵涂碳,最后中国共产党消灭一切异己,建立了自己的一统政权; - 中间三十年则以各种运动(折腾)为主,也是民生凋闭;… (阅读全文)

南街村“红色亿元村”

南街村———一度被广泛报道“红色亿元村”,在改革开放的年代里,它一直被当成一个历史符号、一种异类的典型。但是,这个号称资产数十亿的村办企业集团已经欠债十余亿,3年前悄然“改制”,背后意味着近30年来苦心经营的“神话”或将走向终结。 发展的真相 在人民公社土崩瓦解,土地联产承包制成为潮流度之际,南街村却选择了走集体化发展的道路。 “那时候,随便做个什么生意基本上都能赚钱… (阅读全文)

烈士钱明奇

第一次知道钱明奇的时候,钱明奇已经是个勇士了,没想到5.26江西抚州的连环爆炸案竟是这个52岁的男人干的,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天,也是董存瑞牺牲的日子。董存瑞是革命烈士,钱明奇当然也是。 钱明奇身背冤屈,合法新建的楼房,被非法拆除,造成巨额损失,十年诉求未果,最终走上不归路。“身体、精神一切正常,至今也无违法犯罪、非法上访行为,因合法新建的楼房,被非法拆… (阅读全文)

毛粪,来来来,看看爷爷我骂得你脑壳长绿毛

说起过去我就唏嘘再三,谈起文化大革命我更是火冒三丈! 在那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年代,俺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盼到老毛终于死,受苦受难的灵魂终于找到一个可供释放的机会。于是,写了几篇本人在文革中亲历的一些事,告诉后人神州大地当时是怎样的暗无天日!希望历史的悲剧不再重演,没有想到这些文章竟然引来了一些“五毛”分子,他们颐指气使,一个个扛着所谓“正义”的幌子纷…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