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页,共 3 共计 28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围城内外

男人心,女人心,谁的心更软(25)

有多少爱,都是悄无声息的开始,又悄无声息的结束。校园师生恋,根本没有结局。谁碰上是谁的不幸。老师陷进去了,很可能被革职,学生如果再出格点,就会被开除,除非,那老师是未婚的青年教师,也必须要熬到学生快毕业的时候,才能真正公开他们的关系。 已经历经红尘多年的郑桐,回到办公室,一杯绿茶下肚,脑子就完全清醒了过来。不要说现在莫莫并没有表示出什么,就是表示出… (阅读全文)

男人心,女人心,谁的心更软(24)

郑桐的举动,在其他同学看来非常普通,老师们上着课,常常会发射出一股无名火来。也许是厌烦了这种工作形势,也许是站得有些累,也许是看到哪一个同学上课发呆,当他不存在。 教师这个职业很受人尊敬,却也有其他人不了解的辛酸和委屈。每天上课可能重复了几百遍的内容,非常枯燥。如果学生不好好听讲,就非常气馁。有时候为了学生的程度不同,也会做些适当的调整。他们站在讲… (阅读全文)

男人心,女人心,谁的心更软(23)

一个人如果在心理上觉得孤独,那即使置身人群,也感觉不到他人的友情。莫莫刚开学时也交了好几个好朋友,因为家里的事,她羞于告诉任何人,最终她不能和那些同学交心,同学们发现她经常逃避人群,也就不再太多答理她,而她心里,时时都憋着一座火山,无人可以倾诉。 打开作业本,一看到郑桐写的字条,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意思,是老师对自己的批评和警告吗? 想到郑桐对自己的… (阅读全文)

男人心,女人心,谁的心更软(22)

十八岁,是个生理渐渐成熟,心智却仍然幼稚的年纪。躲不过命运摧残的莫莫,把郑桐一个关切的眼神当成了救命稻草,不,是挽救心灵的稻草。她越来越喜欢郑桐投向她的目光,那目光似乎可以帮助她承载她所有的磨难与伤痛。 已经人到中年的郑桐当然能扑捉到这份爱的信息,几次目光的相遇,他清晰地感觉到莫莫呆在自己关切中的安然。 所有爱情的开始都不是轰轰烈烈的,那就像是一滴… (阅读全文)

男人心,女人心,谁的心更软(21)

因为家庭的巨大变故,莫莫每天的脑子都混混沌沌。只要一有空闲,她放下厚重的书本,就奔向医院。 何东已经搬到医院去住了,病房外的长椅就是他夜夜栖身的地方。小护士们私下都忍不住赞叹他这样的丈夫,没有人能想明白,那女人有如此体贴的丈夫,为何还会想不开去自杀。 事情的表象给人看起来,常常与事实有那么大的差距。只是,谁又会去深究什么呢? 连续几周的寝室不安,让何… (阅读全文)

男人心,女人心,谁的心更软(20)

亦赏不等何东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整个身体卷缩到了墙角厚重的窗帘下面。那一刻的她,痛苦到憎恨自己生命的存在。 女人维护自己情感的方式,其实可怜到了极点,可以说是痴傻,也可以说是愚蠢。选择了死亡,即使得到了那个男人的忏悔,又有什么实际的意义。他一旦从这种忏悔的痛苦中走出来,便彻底自由了。而且,这还是对有些良知的男人来说,如果是薄情郎,最多流两滴眼泪做个… (阅读全文)

男人心,女人心,谁的心更软(19)

何东吃着可口的饭菜,表情自然地招呼着身边的亦赏,亦赏同样很平和地将菜一口口送到嘴里,好像,他们都没有在意何东老友太太的表情。 他们继续沉浸在他们得之不易的甜蜜中,只是,从那晚开始,他们之间多了种闪闪烁烁的东西,彼此都不愿意去触碰,他们很清楚,那是一种叫做良知的东西,这是他们都惧怕去面对的事情,直到一天清晨,亦赏给心不在焉的何东系着领带,看着何东强装… (阅读全文)

移民小说:情变(大结局)

“巧儿, 我不希望你搬家, 加拿大对于你来说, 已经是个陌生的地方了, 再一个人飘泊太孤单, 我…我和诺丝一样关心你, 喜欢你, 你留下来, 就当你拥有了一个加拿大姐姐和加拿大兄长吧。” RON觉得自己只配对兰巧儿说这样的话,但这段话对于电话那头的兰巧儿来说, 已经是个温暖的拥抱了。 “RON, 也许, 我该回中国, 我来加, 本来一切都是为了红帆,” 兰巧儿泣不成声的倾诉着” 我们曾经非… (阅读全文)

移民小说《情变》15

人在情感中,各有各的傻,各有各的痴,只要不傻得伤害自己,伤害自己最爱的人,或者为一个毫无意义的人付出,就算值得。 桑尼对自己说, 看一眼他, 如果他睡了, 就马上离开. 然而, 当他看见红帆那张月光下沉睡的面庞, 她改变了主意. 在桑尼的眼中, 那张脸无可挑剔的英俊, 那眉宇间的忧郁敲击着桑尼那颗朦胧女儿心. 桑尼用手轻轻地抚摸着红帆的额头, 她多想就这样一丝一丝解开锁… (阅读全文)

移民小说《情变》14.2

在男人的心里,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代她母亲的地位,那是他生命的起源,是他命中的第一个女人。 红帆可以不面对自己, 不面对兰巧儿, 但他不能不面对母亲. 从小, 红帆成长在一个家境并不宽裕的家庭. 红帆是母亲唯一也是最小的儿子. 在父母的心中, 他一直是全家的希望和全家的骄傲. 为此, 红帆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的闪失. 回到多伦多的第二天, 理了发, 剃了胡子的红帆, 焕然一新地出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