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页,共 4 共计 37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夕子-爱让人疼

夕子:如果我死了你会怎样?

恋爱的时候,估计很多人都问过另外一方一个问题,如果我死了你会怎样? 大凡听到的答案都是,你死了我会伤心欲绝;或是你死了我也不活了;你死了我会替你好好照顾家人;或是再感人一点,要死是我先死,让我到那边迎接你的到来,让怕黑的你安心。更有的人会信誓旦旦,你死了我就终生不娶不嫁,你是我唯一的爱人。 记得三毛也问过荷西这个问题,他的答案是,你死了,我就买一艘… (阅读全文)

夕子: 昂贵的穷青春

对于每天脚踏PRADA,肩背Chanel,架7系宝马,戴卡地亚首饰的金融精英小佐来说,很难再有什么奢侈品可以让美人芳心大动了。 兜兜转转见识到形形色色的各式男人后,脸孔被精致护肤品武装得还似二十出头而实际已经步入熟女行列的小佐,某一日赖在沙发上,大声叹气。野丫头正全神贯注研究花架上一盆在快到初夏突然绽放红叶的圣诞红,脑子里面反复思考这个植物如此反季节的诡异表现… (阅读全文)

夕子: 若月花吹雪

在我生长的城市,每年春天,大街小巷会有成片的桂花和槐花,淡淡幽香,老式的有轨电车缓缓开动,当风吹过的时候,花瓣会静静飘落在车上,白色和淡淡的黄色,犹如一场飘雪。 后来去上海工作,那个时候跟从前的恋人经常去华东师大的丽娃河走走。丽娃河附近有一条樱花路,小路的两旁种满了樱花,每年春天来临的时候,樱花会怒放;那些浅浅粉色的、纯纯白色的,细小的花瓣微微绽放… (阅读全文)

夕子: 死亡的味道

前几天,妈妈打来电话说,一直以来保守脑癌病痛折磨的表弟走了。表弟28岁,从未谈过恋爱交过女友,算是“童男子”。妈妈说,因为如此,舅妈和舅舅特别把表弟抬到山上的一座寺庙,由主持诵经往生。 放下电话,我闻到空气里面熟悉的丝丝的腥辣;这是死亡的味道。 第一次接触到的死亡是在小学。有天放学回家,发现我家的那条小巷子挤满了人;因为要回家,就努力拨开人群,发现我家… (阅读全文)

夕子: 游魂

                 我是一个游魂。        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游魂,只是知道,魔域之间,天堂之下,没有游魂的立身飘游之地;顺着电梯的缝隙,我不小心溜到本不该来的这一层,发现错了, 转回头的时候才发现,门已关,再无回头路。                   作为游魂,只能游游荡荡;既然无法停靠,只能永远飘浮奔逃;这个世界不同,到处都是黑色的烟云和炽烈的火焰;天空永远看不到… (阅读全文)

夕子: 感情的致命伤

我深深以为,无趣是感情的致命伤之一。 蔡澜曾经在一次采访中提起他心目中的理想情人:“要有幽默感,让大家开心,一定会给对方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喜欢谈吐有趣的女人。你知道的,有些事,做多了会生厌。但有一个风趣的人做伴,那么多久都不会生厌。” 新年大假过后,晚九朝五俱乐部的红酒Party上,痞女们纷纷感慨在假期中奇形怪状的感受。小佐微醺,慢慢说道:在太平洋的小岛上… (阅读全文)

夕子: 天凉好个秋

我病了。 一向自认身体强壮如牛的我,终于也在这次大病潮中无可救药地被大浪卷起,又重重抛下。 每天的自己好像游魂一样,耳朵嗡嗡响,脸好像带着一个木质的面具,鼻子火辣辣地疼,整个头昏昏沉沉,有种梦游的感觉。 每天夜晚只能期盼药性发作后才能睡个好觉。等待药性来临的时候,在网上闲逛。 习惯性地打开一个人的BLOG,看他拍的照片,看他是怎么过圣诞节,看他25日在纽约街… (阅读全文)

夕子: 兔子和笨笨熊

从前有一只名字叫狮子的胖兔子,和一只名字叫老虎的笨笨熊。 胖兔子和笨笨熊心中都有一个大梦想,所以他们互称对方狮子和老虎。因为在森林和旷野里面,只有两个兽王,一个是老虎,一个是狮子。 胖兔子和笨笨熊都跑不快,力气又小,又总是笨笨的,常常被其他的小动物欺负。但是,他们梦想着有一天,可以和真正的老虎和狮子一样,随心所欲,无所畏惧,勇往直前。 胖兔子最喜欢的… (阅读全文)

夕子: 把整个春天饮下去

天气还不是很热的有天下午,外面阳光明媚,偷得浮生半日闲;风铃清清脆脆,推开那扇小小的玻璃门,在大大的雪柜里,我看到了好像京都清水寺的腌渍樱花,小小的一袋,50CENTS,粉红色,我指着袋子上的字念着,恩,和果子,应该是直接可以吃的零食才对啊。不过店员小姐微微一笑,这个樱花可不能直接吃,味道很咸,要泡在水里,慢慢饮下去,这样整个春天都在你的喉咙里啦。 是么… (阅读全文)

夕子: 與你約會今年花期時

也许太美的樱花会使人累的, 可樱花就是这么拼命地表现美丽。也许有人认为它不必那么认真,可它却做不到。——渡边淳一《曼特莱斯情人》 我想 春天已經來了吧…. 這樣的溫暖明媚 我可以穿上那件藍色的露肩布裙了麼 和白色的跑鞋 再系上高高的馬尾辮 有風的時候會吹起它來麼 象我飛揚起來的年輕的心 在這個春天 茸 茸 茸 茸的 你會給我打電話麼 於是你真的那麼打了 你說 HI 晚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