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页,共 4 共计 37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夕子-爱让人疼

夕子: 是我不懂愛

從小被身邊的好友視作愛情軍師的野丫頭,寫了這麼長時間的情感專欄,愛情小說,卻感覺自己還是不懂愛情。 不過就像歌裏唱的,是要問一個明白還是要裝作糊塗,愛情本來就是一個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大家都以為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殊不知,人家當事人樂在其中,由不得我們外人指手畫腳。 晚九朝五俱樂部最多的就是迷人優雅的個性雅痞女,愛情故事應該比電視裏面層出不窮的偶像劇… (阅读全文)

夕子: 你错过的东西

人生不要错过两样东西:最后一班回家的车和一个深爱你的人。小佐端杯咖啡若有所思地在听,然后一脸诚恳地盯着野丫头;说这话的人一定生活在2003年的春天。 那一年的春天,还是穷打工的小佐认识一个男孩。两个年轻人都没什么钱,平时约会也主要是骑单车四处踏青;春天的多伦多真的很美,是郊外。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微微绽放、绵延数公里,沿途都是浓烈的鲜黄色和大片的碧绿,风一… (阅读全文)

夕子: 恋爱灌汤包

   “先将皮咬破个小口,吮干里面的汤汁,然后再蘸醋和姜丝,放进嘴里细细地品。当你轻轻地咬破薄薄的面皮,整个人就立刻被那满含蟹香的汤汁俘虏了,慢慢地将这汤汁吮入口中,感觉鲜美得就像刚咀嚼过一大口蟹肉。拨开小笼包的面皮,可以清楚地看到丝丝黑白的蟹肉和粒粒金色的蟹黄密密地镶嵌在肉馅里,美妙而诱人”。  这是野丫头很喜欢的一款小吃,灌汤包。从前在上海工作的时候… (阅读全文)

夕子: 双鱼座情人

双鱼座的男人多情是出了名的。女人们都说,多情的男人必定多恋。双鱼座的男人往往多情也多恋,他们致命的弱点便是太放纵自己的心意,常常是见一个爱一个,并且对每一段情都是真心付出,也能使每个女孩子都沈醉在他们的柔情蜜意中。 晚九朝五俱乐部的思琪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的双鱼座男人,多情不是错,只是有的时候没能控制好泛滥的情潮。小佐有几次夜半收到短信,内容是什么“… (阅读全文)

夕子: 我这么容易爱人

            如果让我找个异性来爱,我想让他像同性恋那样的来爱我。   想f就f.想要离开就离开。若是真爱上就说爱。不爱了我们就洒脱放手。不管当时几岁,不要管曾经那些甜蜜对白。不管离开之后还会否再见。       也许多少年之后终于找到一个男人在一起,而不是另一个女人相拥而泣。   也许那个时候我仍然大模大样请求天父的宽恕和拯救。   也许到时候身边好不容易躺下… (阅读全文)

夕子: 该忘记的总是记得很清楚

            张小娴有一句名言:“不忠的男人是可怜的,他们不是故意不忠,而是他们受不了寂寞的侵袭。”所以,一个毒药男人,不论他外表多么强悍得体,他骨子里仍是一个懦弱卑微的人,因为面对寂寞,他们无法抵挡,只好去爱他们不该爱上的女孩。    小蕾的小CONDO里有一个很大很大的书架,上面有所有张小娴、亦舒、李碧华的书。每次小蕾翻看这些书的时候,总会想起洪凯;这些书… (阅读全文)

危险游戏,爱上毒药男人之 西西篇

时间太多,青春够多得足够挥霍;精力太多,可以让人慢慢享受一场旷日持久的游戏;想法太多,每天都有一个新鲜古怪的主题。这就是多伦多,什么都太多;只是,爱情太少。 我们常常会遇到这样的男人:他什么都有,英俊洒脱、优雅稳重;有点小能力,有涵养、有见地;另外,他还幽默、体贴。他如此迷人,因为,在他的背后有个很爱他的妻子。 在我们如花朵一样绽放的青春年代,好像… (阅读全文)

夕子: 爱人晚餐

你经历过最浪漫的晚餐是怎样的?小佐问野丫头。 野丫头笑笑,恐怕让你失望了。不是什么华丽的海鲜大餐加有年份的红酒;也没有雪白衬衫黑西装的侍者;更没有几个穿戴华贵的乐手在一旁幽幽伴奏。而是普通得甚至过于简单的一餐家常饭。 曾经有一整季,有一个人每天做了便当送到野丫头手中。因为那时候野丫头同时打几份工,而且还要上学,基本上每天只吃一顿饭,回到家之后已经是… (阅读全文)

夕子:我说HELLO,你说GOOD BYE-925

今年的多伦多天气很特别,10月中旬的夜晚异常寒冷,站在顶楼的阳台上,裸露的脚趾和手指一会儿就被冻僵,我踮起脚尖伸头去看遥远处的CN TOWER,长长的尖顶变幻着不同颜色的光芒;远远处,城市在向我Say Goodnight。 就像本杰明和黛西,在暗夜里,低声说着Good Night, 然后微笑着看着对方,温柔地亲吻。 我拿起一枚石榴,和一把刀,还有一个碗。加拿大的石榴和小时候家里面花盆… (阅读全文)

夕子: 没什么好谈判的

上个周末,野丫头的好朋友罗玉从德州飞过来,走出关的时候一脸怒不可遏的表情,把行李放到车后备箱的时候,咚得一声整个车身都跟着摇晃三下。两年未见,怎么上来就是这么一个见面礼,让野丫头好生纳闷。问清楚才知道,罗玉此次来多伦多是兴师问罪的。她有个交往5年的男友,最近移情别恋,情敌居住在多伦多,于是男友义无反顾地跟随爱的脚步也来到多伦多;男友前脚走,罗玉后脚…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