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页,共 30 共计 294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小说

秋菊打官司之三

我也不知道该咋办啊? 提交不了动议案,法律程序就走不下去。   咦,居然换了一个工作人员,原来是午餐时间。那就再试一吧。又排队递表。还是一样的态度。唉。。。   转头咨询隔壁的律师,律师说:你再试一下。他也管不了小额法庭的工作人员。法律上应该可以递表。动议受理不受理,不是工作人员说了算的,是由法官判定的。   好吧。再试。估计前台也被我纠缠烦了。交钱吧,我… (阅读全文)

秋菊打官司之二

撤诉?先把钱寄过来吧。又过了几周,终于又有二份欠款到账了。一份是银行转账,一份是支票。(这份支票也很重要啊!!!)从六人欠款一万二变成了三人欠款九千。   咦,咋又没有动静了呢?2014年九月,在上诉开始后约四五个月后,又收到一份法院来信:被告在起诉后二十天内没应诉,原告也没任何动议,按照法律程序,此案将在起诉之日起,一百三十五天内自动作废。   What?那… (阅读全文)

入画桃花源

从此每隔一阵子我会去陈奶奶公寓喝茶赏画,直到好几个月后的一天下午我才猛然发现惊叫出声,“画里的这个老太太‧‧‧她上次不是在这里的!我记得她原本是‧‧‧是站在这溪边和洗衣的女人谈天‧‧‧不是吗?” 难道我竟会完全记错了?我惊疑地看向陈奶奶。 她纹风不动坐在椅上微笑,数刻才道:“是的,妳总算注意到了,她几乎每个月都会更换位置的。” ———————————-… (阅读全文)

入画桃花源

从此每隔一阵子我会去陈奶奶公寓喝茶赏画,直到好几个月后的一天下午我才猛然发现惊叫出声,“画里的这个老太太‧‧‧她上次不是在这里的!我记得她原本是‧‧‧是站在这溪边和洗衣的女人谈天‧‧‧不是吗?” 难道我竟会完全记错了?我惊疑地看向陈奶奶。 她纹风不动坐在椅上微笑,数刻才道:“是的,妳总算注意到了,她几乎每个月都会更换位置的。” ———————————-… (阅读全文)

本以为不会伤感

本以为自己不会伤感。   在公司这么多年,经历过多少个大大小小的项目。一个个开始,又逐渐结束。项目上的人事变动本来就是家常便饭的事,而这一年尤其多,眼看着同事们跳槽的,离职的,被开除的,被替换的 … (阅读全文)

本以为不会伤感

本以为自己不会伤感。   在公司这么多年,经历过多少个大大小小的项目。一个个开始,又逐渐结束。项目上的人事变动本来就是家常便饭的事,而这一年尤其多,眼看着同事们跳槽的,离职的,被开除的,被替换的 … (阅读全文)

天命 (十六)一碗猪汤面

汤面对亚洲人来说有治愈的效果。希里呼噜喝汤唆面,如果再来些辣子,让水气敷脸,辣出眼泪来就像做了一个spa。 日本红烧肉加半个虎皮蛋,淳一给羽灵选的汤面充实温暖,新颖又微微熟悉。 淳一抿着小杯清酒,帮羽灵将鸡腿菇和白果烤串拨落。“尝尝这个。” 羽灵微微笑,用纸巾擦了擦汗。 有的人,总能直接触到我们的软肋,直入心里的。 “给我讲个故事吧。”淳一提着微醺的笑眼。 羽… (阅读全文)

天命(十五) 血玫瑰

淳一一把将羽灵裹在自己的大衣里,抬头闭上眼睛。两行热泪润着脸颊流下,滴在羽灵惊愕的嘴唇上。羽灵可以看见淳一的下巴抽搐着,极力忍住在嗓子边的伤痛。 羽灵刚才颤抖的身体被捂暖了,哭意也变成了诧异。伸出手抵住他颤抖的下巴,用指尖沾去他的眼泪。 每个指尖都湿了,羽灵捧住他的脸,让他渐渐平静下来。淳一低头说:“跟我走,我告诉你一个故事。” 上了淳一的皮卡,淳一一… (阅读全文)

天命(十四)十万八千里

保罗的尸体是第二天早晨才被发现的。他倒在电梯到铁门的那十几步路。他的头部受创,曾经褐红的头发因岁月变得粉金夹杂着银白,而如今因鲜血重新染成僵硬的褐红。保罗的身体极度往前伸展,像是在逃离。铁门却卡住他的左腿,他的双手似乎最后还挣扎地往前伸。地板上有他划乱的血手印,在仿大理石地板上暗红的血蔓延。 当电梯门缓缓打开,羽灵还看着手里的文件袋。当她迈出第一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