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页,共 8 共计 73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尘世男女

午夜茶: 十二的意义

大儿子大米满十二岁了。生日那天,他一大早从房间里跑出来,举臂向全世界(我们几个人)欢呼,“我十二岁了!我不再是小孩了!” 此后数日,他有机会便向人表明:“我十二岁了,可以作主了”。 十二是个完美的数字,它代表着序列的完结,单位的完整,宇宙空间和时间的和谐秩序。在许多古代文明和宗教中,十二都是一个代表完整的数字。希腊神话中万神殿里有十二位主神;基督有十二… (阅读全文)

午夜茶: 八元单剪与十五元修甲

从大米上小学开始我就没再自己给他在家剃头了。一来我不想事后清扫那一地的散发,二来我给他剪他会一直不停的唠叨扭动,非常影响效果。根据网上的时间值算法,我每小时值十三点三元,而许多华人理发店给男孩子单剪八元,所以我有充分理由把这个每个月都要进行的任务外判。 我没有学过剪头发,但我想给小孩剃个平头应该属于入门技巧,否则怎么给女人当发型师?我要求不高,两边… (阅读全文)

午夜茶: 就不信邪

我们部门前老总留下传统,按照日程表,每人给下一个过生日的同事买蛋糕,然后全体庆祝。今天轮到我庆祝生日,买蛋糕的同事说:“你明天怎么过?星期五又是十三号。” 顿时全体哄笑,我答:“我就是要休假一天,全城找黑猫去!” Friday the 13th,十三号星期五,又作黑色星期五,是西方的迷信之一。因为主耶稣基督死于星期五,而背叛耶稣的犹大是第十三个门徒。而在这个双重不吉利… (阅读全文)

午夜茶: 在老外面前讲中文

自从我家里有了爱人同志这个外宾以后,我的社交生活日益减少。我那些关系好到可以到家里探访的朋友都是中国人,一开始外宾还愿意跟我去,后来就很不情愿了。主要原因是他觉得我们这些中国朋友,包括我自己和我母亲在内,普遍不懂礼貌。这个结论来自他和大家交流的时候,我们中国人互相之间说中文,对他说英文。但是我们大部分交流说中文,等我翻译过来跟他讲,前后都已经不连… (阅读全文)

午夜茶: 你的时间值多少钱

周五早上为了更换医疗卡驾照,我前往Don Mills和Finch路口的安省公共服务办公室等候。办公室旁边的No Fills八点半开门,已经有许多顾客拿好购物车在门口等候。廉价超市No Frills是同档次超市里货物最齐全打折最猛的,周五到周日的生意特别火爆。等我把驾照办完九点半出来,众人推着满满的购物车开心离场,其中老人和带着幼儿的妈妈比较多,也不乏青壮年。打折的肉类,奶制品,… (阅读全文)

午夜茶: 颇有微言(二)

*** 英女皇60年钻石庆典搞得大英帝国民众如痴如醉,分析说该活动让王室人气升至历史最高位。除了大英帝国本国民外,英联邦国家和前殖民地地区也把这当作大事报道。加拿大本地人追踪皇室的风采以之为光荣传统的大有人在。咱们这帮入籍时宣了誓向女皇效忠的移民,心中难免不屑:哼,一副奴才相!其实咱们华人爱跟皇帝沾边的也不少:看多伦多众多卖粥粉面饭大饼油条的小餐馆命名… (阅读全文)

午夜茶: 白发离婚

妈妈的朋友海伦不久前离婚了。她五十岁出头,一直在多伦多和儿子相依为命。她前夫长期在香港做事,夫妻多年来只是挂着个名份,除了儿子重要的大事通信息,其他基本上互不过问。如今儿子大学毕业找到了稳定的工作,海伦自己有份轻松的兼职,觉得和千里之外的那个人没有必要再保持任何关系,便提出离婚。对方毫不犹豫地签了字,二十多年的婚姻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正式结束。 离婚后… (阅读全文)

午夜茶: 颇有微言(一)

我的脑子里经常闪现思想火花,可惜51微博不热闹,只好把火花集结在博客里,供八卦起哄之用。 *** 好友有朋友近日要去香港,她便托人带SKII的美白系列回来。美白护肤产品很多含有重金属和添加剂,难以进入管理甚严的美加市场,只能从亚洲购买。想变白的除了MJ和华人,还有韩国国日本女人,针对这个市场的高价美容产品服务长盛不衰。 无独有偶,近日美国一个酷爱在紫外线美容床… (阅读全文)

午夜茶: 垂滟三尺

我们生活中第一大事,是吃。好吃的东西,也可以是很好看的。我看着这些图片,就从心底乐开花。 -    - 你看这橙子,西柚,桔子的多汁多彩,嘴里泛酸了吧。还有那西红柿汤,浓浓的充满了分量感。 -   - 粉色的马可龙,大人小孩都很喜欢。还有那松软的甜圈,已经给咬了一口。 - - 别说高级精美的糕点,就是直接从超市里带回来的蔬菜,摆出来也是艺术。 - - 主材,配料,红色的三… (阅读全文)

午夜茶: 新三代同堂

最近坐在我隔壁的同事珍妮老是叹气,原来她的父母如期来了,公婆却没有按原计划回国。现在四个老人,两个大人和两个孩子住在一屋里,周末出动二车八人好不浩荡。珍妮一说起四老同堂就激动,连活都不想干。平时从容淡定从不失态的她见人就诉苦:“我父母比他父母年龄都大好几岁。现在是我父母包揽家务带孩子连同照顾他父母。他父母又不是生病残疾,凭什么要我爸妈照顾他们!他爸…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