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页,共 8 共计 74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新两岸文学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44)

庞有一千一万个不愿意让祺祺走这一步,这太伤他这个男人的自尊了,可是面对现实,面对他和祺祺深入骨髓的爱,他竟没有能力和权力来选择尊严。 其实人生的每一步,最艰难的选择就是放弃尊严。庞不得不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了。 祺祺在八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和邱章一起离开了上海,庞说好了不去送,还是没有忍住,躲在他们身后看他们出双入对,庞心如刀割,后悔!他真的后悔答应了祺…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43)

第二天,祺祺的父亲将那张借条还给祺祺的时候,看着女儿憔悴的容颜,刚要把自己昨夜的决定说出来,就被祺祺挡了回去,“ 让我想想, 让我好好想一想!” 祺祺关上了门,祺祺爸妈无论怎么敲,她就是不开,老俩口和小儿子就一直在门口劝说着,宣布了他们昨晚的决定。沉默中的祺祺独自承受着内心折磨,几天后,祺祺最终还是让做儿女和姐姐的良心战胜了爱情,虽然胜得那么惨烈。 祺…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42)

庞不是个轻易言败的人,虽然初涉红尘的他,对命运越来越没有把握了,可是面对祺祺和自己这两颗痴恋着的心,他怎么能就这样放弃呢?! 庞拉着祺祺回到了自己的寝室,从笔记本上撕下了一页纸,用刚劲的字写下了自己为爱的执着,这是一张欠条,上书:今有郁子庞欠方祺一家二十万人民币整,自本人毕业后,五年内还清,若不能兑现,愿用一生对祺祺和她家人忠诚的爱来偿还。 庞写下…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41)

庞离开了祺祺家,回到空无一人的宿舍,看见屋角的篮球,抓起来就奔到了篮球场,深蓝色的夜关注着这个年轻人发自内心的愤恨,却不能给他任何抚慰。 庞将手中那没有生命的球,砸向所有他可以触及的地方,看那个球砰然落地又弹向远方,突然好羡慕这没有生命的球,无论掌控他命运的人怎么样对待他,他永远不知道什么是伤心,什么是痛苦,什么是被抛弃。然而自己的最大不幸,就是做…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40)

在庞二十岁的心灵深处,爱情和面包本来毫无关系,当他在火车站发现了祺祺,彼此那么珍惜对方的瞬间,他就相信自己是有能力给祺祺幸福的, 然而面前这位长者的问题和要求,逼得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 祺祺爸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是她父亲,你以为我不爱她吗,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目前我是这世上最爱他的男人!” “不,你不是,你拿她做交易,你不配谈爱,你逼他割舍一份…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39)

祺祺和庞彼此深切的爱,给了他们面对一切的勇气。 祺祺的家就在学校后街的教工宿舍区, 是一排灰白小楼中的一间两居室房子,那是祺祺父亲辛苦工作了许多年后,终于从单位分得的房子。 祺祺因为自己的不告而别,开门的手有些发抖,庞握着她的肩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有我呢,别怕!” 其实祺祺刚将钥匙放入门锁,正围坐着吃饭的家人就听到了,祺祺妈立即意识到了是女儿,赶忙去开…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38)

庞从蓉忧伤的眼睛里走出来的时候,一道闪电划破了夜空,风在夏日的夜晚,扫净了难忍的燥热,庞回头看了眼风雨交加中的小旅社,庆幸自己能够走出来。 一进家门,兰看见淋得透湿的儿子,急忙迎了过来。这曾经的小不点儿,已经比自己高出了一个头,儿子大了,烦恼也越来越多了,而且兰深知,自己做为母亲似乎是帮不了什么忙的。于是兰也不多问,为儿子放了热水,安慰地拍拍他的肩…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37)

祺祺在念水桥下找到了一间小旅社,洗了一路风尘,就出去吃点东西。 庞站在桥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过客, 想着自己明天一早就走,是不是对蓉他们太不礼貌了,就叹了口气,决定去蓉那里告个别,不然,自己这个东道主也太过分了。庞下了小桥一转弯就进了小旅社,而吃好饭的祺祺也正好进来,祺祺一眼就看到了庞,惊喜过望,刚想喊他,突然奇怪他怎么知道自己住这里,就耍个小玩皮跟在他…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36)

钟可夹起个热气腾腾的小笼包子一口咬了下去,立即被烫得饶桌三圈。这人就不能有心事,有了心事干什么都不顺,连他最爱的小笼包子都不可口了。看了眼庞,他真气不打一处来,好日子还没有过呢,就被这惹事生非的小子搅得一团糟,自己原本以为可以潇洒看热闹,这下把自己也看进去了。唉。。。钟可啊, 钟可, 你怎么就那么想看一看蓉的笑脸呢。钟可再斜一眼社长的表情,简直就想…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35)

庞那一包烟抽得所剩无几的时候,火车上开始卖午餐了。这趟车沿途要经过好几个小站,每个小城都有自己的特色小吃,一些生意人跨着篮子推着小车向车里的乘客兜售他们的家乡特产。 若在以前, 庞会毫不犹豫地买一些,带回家给母亲和妹妹尝个鲜,但是这一次,他全然忘记了,祺祺的失约,让他心里有一千种猜测,这一会儿,他人在车上,心还是留在了那个出发的站台上。 社长他们买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