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页,共 8 共计 74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新两岸文学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34)

祺祺妈躲在不远的地方,默默注视着女儿渐渐不支的身影,一行浑浊的泪缓缓滴落下来。她也年轻过,女儿此刻的伤痛,她感同身受。 祺祺已经失魂落魄,有两三个阿飞一样的人围着她转了一阵,其中一个借故和她搭讪,看她懵懵懂懂的样子,撞了她一下,抢了她的背包夺路而逃。祺祺妈忘记了躲藏,从石拄后面闪了出来,大喊抓坏人,祺祺这才怔住了,母女俩四目相对,彼此无言。。。 在…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33)

寂静的夜,身边的爱人已经鼾声隆隆,祺祺妈一直不能入睡。她看了眼老伴那张因为疲惫而有点变形的脸,叹了口气,老伴儿是太累了,工地上的活,一点不能疏忽,为了能多接两个工程,他不知用了多少心思、陪了多少笑脸。这样的辛劳,就是为了两个孩子的未来。祺祺妈为他掖了掖被子,自己披衣起来,转去儿子的房间,看看他蹬被子了没有。 憨睡中的儿子一脸的幸福,十岁的孩子不知道…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32)

为了让祺祺家人放心,庞本想和祺祺一起同他的父母交代一下,让他们放心他和祺祺的这次家乡之旅。但是祺祺有点犹豫,因为家里一直要求她大三之前不要恋爱,还经常说她小姨在加拿大的日子怎么怎么的滋润。说实话,小姨是祺祺崇拜的偶像,以前父母说什么以后去加拿大和小姨一起的事,祺祺都很开心,没有拒绝过父母。但自从认识了庞,那些关于加拿大的话题就失去了意义,父母一提…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31)

祺祺和庞在歌声中互看了一眼,两个人的心跟着音乐的步伐,在简单的一顿午餐间,越走越近。 身边的其他顾客,来来又去去,他们的话却越来越投机,祺祺谈起了自己的童年,她的父亲、母亲和弟弟,庞饶有兴趣地听着,祺祺对庞也充满了好奇,然而庞在谈及自己家的时候,总显得有点拘谨,好象在躲闪什么。太阳好奇地听着两个年轻人的对话,却并没有忘记自己西移的归途,祺祺知道时间…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30)

那晚,时间过得飞快, 他们一直忙到午夜来临。庞因为打碎了杯子,他不好意思要工钱,祺祺妈拍拍他的肩膀,还是塞了把钞票给他:“ 傻小子,离家读书不容易,给自己买点想要的东西,杯子碎了,你周日早点来吧, 陪祺祺一起去进点货,你会骑三轮吧?” 庞心里先是一阵狂喜,一听要骑三轮着实吓了一跳, 他还真没有骑过呢,可是为了这次和祺祺单独相处的机会,庞还是不加思索地点了…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29)

庞刚进门就看见了祺祺,一紧张,把本来想好的所有台词都忘得干干净净,有一对情侣正好要来结帐,祺祺含笑看了他一眼,“去帮忙收下桌子, 一会还有后场的活!” 第一次和可以让他脸红、心跳、日思夜想的姑娘合作,庞不希望被姑娘看扁了,可是,心就是很难镇定下来,虽然转身去干活了,脑子里还是乱乱的,手脚自然也有些笨拙。祺祺很快拿了块小抹布来,站在他边上示范怎么收拾更快…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28)

三天的时间本来一滑而过,庞要上课,要完成作业,要篮球训练,要准备考试,要给妈妈写家书,如此的忙碌,祺祺的一切,还是夜夜来入梦。夜半醒来,窗外清冷的月色,和着夜风从被人遗忘的窗缝中蔓延进来。庞吸了口凉丝丝的空气,失火的心渐渐冷却下来,真的就这样迷恋她了?庞问自己,我真的要开始一段感情了吗?上海小姑娘,天使一样的完美,怎么会看上我这个穷书生? 罢了,罢…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27)

“你来应招?! 我给你叫老板去。。。” 女孩的话惊醒了懵懂中的庞,庞不好意思地说了声:“谢了!” 女孩一转身,长发滑过桌沿,再顺腰垂下,宛如水墨画中渐渐远行的女孩子,牵动着庞那颗年轻的心。庞红着脸低下了头。。。 老板是位人到中年的女性,问了庞一些简单问题,比如时间是否好安排等,就说定了让他来上班,顺便叫来了女孩子:“ 她是祺祺,我的女儿,你唯一的同事!” 女孩…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26)

初春的午后,阳光绕过云端,飞泻进校园的每个角落,青草在艳阳下,悠闲地呼吸着融融暖意。 庞在时钟指向一点半的时候,匆匆拿了绢帕, 拉了小胖, 前去咖啡屋。 咖啡屋门口已经停了些自行车,他们正不知是否进去,身后有人喊:“社长,我没有迟吧?” 庞看着一前一后的陌生人,腼腆地问:“ 我是葛蓉的朋友,她来了吗?” 那位被称做社长的同学细打量了他一眼,“她早到了,你去吧…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25)

庞他们四人尽管说笑着,摊主包馄饨的速度是快得惊人,四碗馄饨连包带煮的,不过是十多分钟的光景。这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百姓必须拥有的谋生手段吧。馄饨里并没有多少肉,摊主手里的小竹片往肉馅上轻轻一点,也就是沾个肉味而已,倒是那汤,是你模仿不了的绝活,据说是精心炖制的骨头汤,再加摊主自己特别熬制的辣油,一碗馄饨端上来,那鲜,那香,那热乎气,便是这群离家的孩…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