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页,共 8 共计 74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新两岸文学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二十四)

体育场外,夜依然醒着,繁星不知疲倦地等待着散场的人群,寒风推迟了校园的春天,庞和小胖有些饥寒交迫起来。 “ 你初次上场,打得不错了,别管那家伙的气话,气消了他不会怪你,我知道那小子,就是一火暴脾气,我们去校门口吃点什么吧?!”小胖显然是真的饿了。 庞还在沮丧着,小胖怎么说就怎么做吧。 他抹了抹脖子上的冷汗和鼻子上的血,心里还是觉得窝囊,比赛嘛, 谁不想赢…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二十三)

这是一场校内的篮球赛,这会儿拉开了医学院和金融系的战幕。 庞上学年和小胖他们在篮球场疯的时候,被篮球队教练看中,选他做了系里的替补队员,因为对篮球的喜爱,他每次训练都到场,挥汗如雨的认真劲还挺感动教练的。看着他虎虎生风的带球和命中率较高的投篮,教练很想再训练他一阵就接替那位已经大四的队员。为此,上学年有什么不太重要的比赛,教练经常换庞上场,希望他多…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二十二)

大周走后,兰独自呆坐在还留有大周气息的小包间里,回味着与大周五年的情路和今日的诀别,一时间心雨磅坨。。。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深夜,庞和琴都没有睡,兰看见两个孩子才想起没有给他们做晚饭,刚要去厨房, 庞知道母亲的用意赶紧说已经吃了蛋炒饭,兰听言勉强一笑,说:“都睡去吧!” 便轻轻掩上了门。 庞和琴互看一眼,悄然进了自己的屋。 庞的寒假还有两天就要结束了,…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二十一)

大周在与兰会面之前,已经理智地为兰的处境想过,不曾料想,自己听到兰那句“以后就不要再见面了” ,会变得如此不能自持。五年,大周已经把自己的心彻彻底底地交给了这个女人。这样的拒绝让大周的心里升起了从来没有过的怨气,那种叫做恨的东西,一点点覆盖住了他曾经的温柔。 “说话啊,你为什么不说话,难道这么多年你心里就只有孩子,你的孩子就那么重要? 你心里有没有装过我…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二十)

小城的东边有条古朴、传统的食品街,小街大多经营一些当地的小吃。不知何时街头的那家包子店改成了新式的茶楼,取名“欣欣向荣”,许是名字取得吉祥,茶楼的生意果然一天天红火热闹起来,来的最多的是生意人,他们在街口一看店名就冲了进去,大约都是为了那欣欣向荣的好彩头吧!茶楼的好生意刺激着小街的每一位商家。街尾原本是家炒货店,生意说得过去,可是人性决定了他们看着…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十九)

匆匆赶来的大周是多么希望能有琴平安的好消息, 可是大周没有看见琴和兰一家人在一起,对兰的关切更多了一层忧虑,兰感觉到了他的担忧,就说了句:“女儿有消息了!” 然后匆匆要走。大周见有其它人在欲言又止,庞一言不发,大周的两个儿子锁着眉看着墙砖发愣,影的父亲见大家如此神态,已经猜出了几分端倪。女儿的好朋友琴是他从小看大的孩子, 这孩子从小懂事可人, 她家里的事和…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十八)

小城的冬天原本因为节日的来临而掩埋了寒冷,而琴的心却在奔跑中渐渐散去了最后的热情。身边的人群象看穿了她心事的魔鬼,让她恐惧和羞怯。她想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将自己藏匿起来。可这个城市,还有她可以去的地方吗?寒冷的风吹干了她挂在面颊上的泪,疼痛告诉她自己还活在这个世上。可是活着怎么这么难呢?! 雪因为夜色而更加颠狂,琴涩缩地躲进一家打烊小店的屋檐下,三三…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十七)

这是个雾雪朦朦的傍晚,兰一家三口和大周一家三口相约在小城北边颇具名气的酒楼里,兰到的时候,大周一家人已经等在了那里,大周的大儿子一看到父亲喊他们,就热情地迎了过来。 大周有两个儿子,都已经工作了,过年前拿了假回来看父亲,这次回来就想为父亲解决好生活上的事情。开始他们并不赞成父亲的决定,是因为觉得兰的家庭状况太复杂了,父亲几乎图不到任何实惠的东西,还…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十六)

作好了决定的庞,心里的那个结就不再缠得那么紧了,庞有些轻松地看着窗外早起的人群,想着怎样哄好妹妹。不知不觉中,阳光照进了家里,聪的房里忽然想起了熟悉的琴声,还是那首“沉思”,那首庞和琴从小听到大的曲子。据兰说,这首曲子是聪参加工作后,在所里的音乐会上获奖的曲子,当时聪被全所女性崇拜着,兰更是熟人眼里最让人羡慕的女人,谁知造化弄人,现在的聪带给兰的却…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十五)

兰的犹豫提醒了大周,大周自己也花了很多心思去说服孩子们,兰的家庭状况那么特殊,兰不可能那么爽快地答应他的。大周轻轻说了句:“和家里商量好,我这里随时都可以的,兰。。。”。 兰听着电话那头体贴而暖意融融的声音,将话筒紧紧贴紧耳畔,庞看出了母亲眼中那种叫做感动的东西,不敢再看母亲,目光转向妹妹,琴已经转过身去。 “兰, 我难为你了么,儿子刚回来都还好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