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页,共 12 共计 115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日志

和北方的狼聊会儿天

他是个典型的北方男孩,上一次见面,刚要荣升为小爸爸。他口若悬河,有主见,有梦想也向往流浪。曾在北京同一家公司,更因俩人都要在地铁线上从南到北,横穿北京,能长时间高谈阔论而成为好朋友。 很久不见,清华和北大MBA, 他选择了清华。移民和创业,他选择了在中国创业。在网上时而留下只言片语,调侃几句,也一直保持联系。进来似乎心情不佳,申请有时间要和我通话。北方… (阅读全文)

一双绣花鞋

据说,老妈小时候看过一本手抄悬疑恐怖小说,《一只绣花鞋》。 从此一看见那红缎绣锦就心里发毛。或是社会环境,或是生活的变迁,从此老妈再没有穿过绣花鞋。只是我小表弟出生,老妈在西安出差捎回了一双虎头鞋。看着质朴可爱,一种透着山高水远的浓墨重彩。 而我,莫名对绣花鞋情有独钟。连爱心钟爱的拖鞋,也是红色锦缎鞋面,绣着牡丹芍药。老妈笑我,怎么品味像个小老太婆… (阅读全文)

男人不会挑鞋

贴一些我喜欢的鞋样,对农夫挑的鞋表示抗议。鞋子是养眼之物。 女人不管胖瘦老少都能为自己挑出一双好鞋。鞋子代表着女人的成长,成熟。十六岁开始鞋跟渐渐变高,二十五随后鞋跟又慢慢变短。三十岁后的品味,四十岁后的舒适。 第一次约会时穿的淑女甜美,失恋时换上火辣叛逆,上班时的严肃保守,结婚时穿的晶灵剔透。 我们都有心爱的鞋子,磨破了都不舍得丢的鞋子。 小时候的… (阅读全文)

庆祝白衬衫

每当男生穿上白衬衫,我总会毫不吝啬地赞一句,这件衬衫很不错。 男生被夸总有扭捏姿态,着实好笑。有时会自己补上几句解释词,星期一可以穿白色,星期二则可以穿蓝色衬衫。或是,德国买的不皱不烫衬衫。德国实习生小哥最好笑,被夸后白衬衫一连穿了好几天。可能是女生被夸惯了,而男生难得被夸,倒会不知所措。 阳光下白衬衫是最美好的。可能是少女时曾经看过的一张完美的脸… (阅读全文)

好好打扮

老虎先生中意于保守淑女装。每每我任性地往身上多添了颜色,他的反应是指着衣服傻傻说: turquoise…orange….piiiink。  我总是纠正他,this is emerald, burnt orange, dusty rose..行吧,能认出非原色的名字来已经值得表扬了。特别还会说turquoise, 绿松石色,孺子可教。 我对绿松石色的偏爱难以言表。 每次发现在衣架上,就会直接摘下。好像是看见了树枝上娇艳欲滴的果… (阅读全文)

冬季不怕寒

昨日冬季虽还未走远,我已迫不及待穿起裙子。阳光明媚时,到cupcake店找那最好吃的红丝绒cupcake。阳光照到我的脸,额头居然有些汗意。室外不再是个不宜久留的地方,而是舒适的,愉悦的天地。 还未招手别过,今日冬季又逆袭而来。大雪纷飞,春意全无。有幸是,清晨有人发来短信:很滑,小心开车。晚上有人打来电话:安全到家了吗?我也发出短信:进城了吗?回不去就住我家吧。… (阅读全文)

巨人的爱情

情人节的玫瑰已枯萎。我将花骨朵剪下,丢进废纸篓。笨笨颇是感兴趣,趁我不注意踮起脚,搂着废纸篓往里看个究竟。她的小鼻子一起一下,嗅着香气。你闻到玫瑰花香了吗?我伸手把笨笨拨开,不让她往废纸篓里看。你在找什么? 窗外刚下完小雪,阳光明媚。 我要与我的巨人出去走走,踏在轻柔蓬松的新雪上,边走边聊半天光景。巨人是我的多年好友,一米九的大高个,一脸温柔灿烂的… (阅读全文)

一扇朝北的窗

这一嗓子小小的阁楼和朝北的窗,让我牵挂近二十年。我少年时认为最浪漫的一首歌,好过多少高雅的,热情的,激昂的歌喉。与爱的人蜗居,好过千万豪宅。与爱的人啃面包,好过鱼翅花胶。我注定是个不注重金钱的懒散人,情愿在自行车后面笑得花枝乱颤。可如今,阁楼不见了,自行车不见了。 有了个单身市场,有了个同事们谈论着千把块的HugoBoss西装,万把块金表的工作,数着银行里… (阅读全文)

最可怕的事情

他是个能干,机敏的总管。公司里的炒鱿鱼专业户。所有挠头的问题都需要有他作陪。他8点03分若进厂里的休息室,工友们都成鸟飞兽散状。他在门口吸烟,工友们都绕路走,就怕被他看见偷懒早退 。“他可是只老虎。”同事笑说。 公司BBQ闲来无事,我问老虎先生听过最可怕的故事是什么。他沉思一番,给我讲了一个小时候他的父亲随口讲给他听的故事: 有一个生意人要赶去一个城镇。在旅… (阅读全文)

谁家的娇女儿

我是穷养长大。从小没有压岁钱,零花钱。  常收穿别人的旧衣服。老爸也常喜欢捡来一些新奇的石头,树枝,瓶盖逗我玩。 我没有年年收包扎好的漂亮礼物的习惯。 可以动手做的,是不会从店里买的。 我的许多玩具都是二手的,我的书都是图书馆的。 我也是富养长大。 我的的富养源自我的父母在我身上花了很多很多时间,陪我学习,陪我玩。 我的记忆,大多是父母到我到处旅游,去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