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页,共 23 共计 224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木然

市選筆記之十:羅西的周末

      我覺得這個周末對於羅西來說可用「勞心苦思」來形容。我感到他已經意興闌珊,真正處在留也不是,去也不心甘的地步。      我的這個判定當然是很主觀的,是以我之心度羅西之意。不過,假如我們細想一下,湯遜退選前,曾有傳言說她會退選並帶領支持者轉向羅西,消息傳出不到一日,湯遜立即予以否認。幾天後,湯遜真的退選,但她並沒有選擇羅西而是轉向支持史振民,有報道… (阅读全文)

木然: 情歌可以很簡單

      莫文蔚8月初推出專輯《寶貝》的時候,我看到的衹是一些製作設計,場景在澳洲昆士蘭,據說製作公司投入過百萬的製作費,這在唱片發行市場不景氣的今天令人感到相當的驚訝,不過,假如你看到那6首MV和唱片的封面,以及相關的攝影作品,就有一種楞住的感覺。蔚藍天空下,Karen一如既往的固執和獨立,那把鍥而不捨的聲音在草原、沙丘、懸崖和農莊飄越,我忽然想起她的《陰天… (阅读全文)

市選筆記之九:密市不是桃花源

      本屆市選,我最強烈的感覺是「多倫多市民有福」,因為我們的市長候選人從起跑線開始就落足力去表現,相比之下,我們隔壁的密西沙加市市民似乎生活在與世隔絕的桃花源,他們不知道最有可能當選市長的麥歌蓮的政綱是甚麼,乃至16名市長候選人之前召開新聞發佈會逼她表態。       密市的這種現象發生在21世紀西方最民主的國家真是一件奇事。一名89歲的老人爭取第12次連任市… (阅读全文)

市選筆記之八:寒劍懸頭

        昨日(9月28日)湯遜退選轉而呼吁支持者投入史振民陣營,加上史振民和福特兩大陣營在週一爭先恐後地公佈他們的財政計劃,驗證了上週末我在專欄《市選博弈進入中盤》所預言的,本週選情將向「支票承諾戰」和「合縱戰」這兩個方向發展。     在湯遜宣佈退選之前,史振民和福特之間的差距已經逼近。由Global Television所作的民調顯示,史振民甚至超越了福特,以30%獲得… (阅读全文)

市選筆記之七:史振民逼福特出牌

      昨日(9月27日),史振民開始反擊。假設用我之前的比喻來看,我們將史振民昨日推出的平衡預算財政計劃比作是一碟「辣子雞丁」的話,我相信不少選民如我一樣,終於在碟子裏找到更多的「雞丁」,而不僅僅是「辣椒」。       說實在話,我蠻欣賞史振民昨日所公佈的計劃。因為這是一個用了心思、花了腦汁的計劃。這個計劃從根本上回答了「錢從哪裏來?」的問題,譬如他提出… (阅读全文)

918:多倫多為何靜悄悄?

     今年是「九一八」事變79週年。由於在9月7日發生了中國「閩晉漁5179號」漁船在釣魚島海域進行捕撈時,被日本軍艦衝撞以及拘捕,事件令到中日兩國關係極度緊張,導致今年的「九一八」紀念日顯得別具意義。      在中國,當日多個城市拉響防空警報,提醒民眾勿忘國恥。在北京、上海、香港、深圳、瀋陽等地,民眾自發到各地日本使領館遊行示威,他們高呼「勿忘九一八,還我釣… (阅读全文)

市選筆記之六:市選博弈進入中盤

      如果我們將市選的整個過程看作是一場棋賽,那麼這個棋局同樣分三個階段,即開局、中盤和殘局。       以我所看,市選至本週末結束將意味著開局的完成,目前福特暫時領先。總結開局的戰績,福特不能說是盡勝,他衹能算是佈局合理,但不等於他可以高枕無憂。我的這個定論可從兩方面得到論證:一是民調的結果,無論我們是以Nanos還是以Angus的調查結果作比較,都能看到福特… (阅读全文)

木然: 我的另角度

     我對移民加拿大的生活,基本上是享受的,這緣於我的個性,偏於安靜和豐富的感受。       雖然我從事媒體工作,活躍於公眾場所,但我確實不喜好結群,不熱衷活動,也不樂意將工作帶回家。每天下班後,再刺激的聚會,再誘惑的食物,都無法阻止我回家去的念頭。除非迫不得已,我只好皺著眉頭,機械地出席。朋友們開始並不理解我這個「不給面子」的個性,後來習慣了,大多數… (阅读全文)

市選筆記之五:選民要鷄丁不要辣子

      我一直以為,本屆多倫多市長選舉是兩個人的決鬥,如今選情的進展不斷在詮釋我的這個觀點,福特和史振民成為格鬥場上的焦點,另一些人,像彭德龍、羅西和湯遜女士似乎成了配角。       我還有另外一個例子證明這是兩個人的決鬥,因為這幾天我不斷收到福特團隊和史振民團隊的電郵(很遺憾,我沒有收到其他候選人的任何電郵),比較有趣的是,福特一直在講如果他當選市長會… (阅读全文)

木然: 故事片段

     他在尋找記憶中的咖啡店。      這間咖啡店應該有二樓,有一個臨街的窗,窗臺下是一個褐色的雨檐,雨滴曾輕輕巧巧地落在瓦檐上,就像琴鍵的起伏。然後,他的指尖和你的指尖在悄悄地靠攏。      汽車輪子在濕潤的路面上滑行。雨霧追著十字路的交通燈在變換顏色。他們打著傘,踩著被霧濕了的青石階,一級一級走向小鎮的高處,你的笑聲一直追隨著他,從街的這頭漫向那頭。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