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页,共 23 共计 224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木然

美中南海格劍誰主沉浮?

     8月7日中國福建一艘漁船「閩晉漁5179號」在釣魚島附近海域進行捕撈作業,遭到日本海上保安廳巡邏船衝撞,船長被日方以非法捕撈作業等罪名逮捕,漁船被押返沖繩縣的石垣島港口,14名船員留待船上等候處理。事發後中日雙方政府同時采取緊急召見對方外交人員表示抗議,令事件上升為激烈的外交衝突。      釣魚島問題是中日兩國的一塊心病。上世紀70年代末,中國從謀求與日本… (阅读全文)

木然: 潔如空氣

      八月末的這次出游,汽車在加東的山澗小路爬行,窗外是生機勃勃的田野,嫩綠疊著翠青,一抹一抹都是夏日的色彩。打開天窗,草芽兒的青澀,混著泥土的濕潤,淡淡地漫過來,然後沁入我的血管,進入我的記憶。       CD機來來迴迴放的是孫儷的《愛如空氣》。這歌聲乾淨得令你沉迷,有種感動,如同初戀的季節。然後,我想起了《生死戀》,一個無法抹去的愛情故事,也是我青春… (阅读全文)

木然: 政客們玩遊戲

     每到選舉年,無論是聯邦大選,抑或是省選市選,我都以為這是政客的遊戲。      過去我們常常聽到一些熱衷關注選舉的團體將投票率低歸咎於民眾不關心政治,其實細想起來,這種指責是極不負責的。大凡大明星到埠,不需要某某組織鼓動,自然是萬人空巷,什麼原因呢?因為明星有吸引民眾的魅力。政客天天拍門,將皮鞋走爛,也無法吸引民眾走出家門去投票,這衹能說明政客沒有… (阅读全文)

探親系列完整版:凝成文字的記憶

       我有旅行記日記的習慣。      再遠的路,一杯咖啡,或一杯紅酒,加上一本書,一個筆記本,就可以讓我安靜下來,然後很滋潤地享受。 1  踏上鄉愁路      聖誕前決定回國探望母親,一路上記錄了些零零散散的文字,有時候會是長長的一篇文字,有時候僅僅衹有一句話,或一個單詞,但每當我重新打開日記本時,目光所撫拭的,是歲月的斑斕,是時光的片段,也是心情的故事。 … (阅读全文)

探親系列之十八:文化價值的顛覆

     這次回國,除了在康樂園盤桓外,在北京我還回到母校人民大學走了一圈,也許是今日社會發展趨勢所迫,感覺上,今日的校園多的是利欲,缺的是文化。譬如,「人大」校園圍牆都被高樓大廈所代替,業主將房屋租賃出去,豪華餐館、夜總會霓虹高掛,商業物欲包裹著整個校園,這真是不爽的事情。      同樣,以前康樂園的圍牆是紅牆綠瓦檐,極具嶺南特色,如今基本已拆得差不多了… (阅读全文)

木然攝影習作:陳升、張宇、黃品源真性子

        5月2日晚上,由大班旅遊舉辦的「三個好男人--唱好情歌演唱會」在華瑪賭場舉行,剛抵達多倫多的陳昇、張宇和黃品源三位寶島歌手盡情盡力,三人除了歌藝精湛外,妙語如珠,老頑童陳昇更大跳鋼管舞,為兩位拍擋伴舞,令全場爆滿的觀衆在笑語歡歌中,囬到往昔的記憶,獲得高品質的音樂享受。(攝影:木然) 【張宇作品】:《用心良苦》、《回頭太難》、《月亮惹的禍》、… (阅读全文)

木然看世博:馬褂西裝洋玩意兒下的失語

     上海「世博」來了,今天(4月30日)我們就能看到這場被中國媒體著力高捧為「百年世博夢」的盛大開幕式,據說簡單的儀式包含幾乎(或完全)超預北京奧運會的煙火表演。      過去這兩個月來,我身邊不少見多識廣的文化人曾怯怯地問我:這「世博」真的那麼牛逼嗎?我每次回答這些提問時,總忍不住將「百年世博夢」這個觀點拉出來批判一番。什麼「百年世博夢」?哪個百年?… (阅读全文)

木然: 中國的形象

     我一直覺得中國人民是最偉大的人民,儘管過去一個多世紀以來,不乏「阿Q先生」和「醜陋的XX人」(XX可以用中國任何一個省或市的名字替代),但我始終認為,這個國家最偉大之處,就是有著名字叫「中華民族」的偉大人民。     4月21日,當我如常登入經常沈迷的幾個遊戲網時(真的不好意思,我是個無甚大志的人,自然人以群分地物以類聚),這些網站一律黑屏,點擊進去,是… (阅读全文)

探親系列之十:廣州,廣州

     飛機降落在廣州新白雲機場時,我茫然不知所措,因為周圍的環境不是我的記憶。      廣州舊機場以前在白雲山下,出國前那半年,想到以後的路要遠離故土遠離親人,內心自然不好受,加上我是個不會讓親人為我擔憂的人,所以白天裝作若無其事,到了夜深人靜時,會一個人開著那輛白色的本田「雅確」在機場路慢駛。      如今我還記得,從流化路往機場方向開去,大約過了廣源路… (阅读全文)

探親系列之六:那些人那些事

    這次回國探親,先後兩度在北京停留,去時行程匆匆,步出機場後,北京的夜空已是華燈初上,但那種親切感依然。當晚9時10分,我再換上南方航空公司的波音737飛機從北京飛往廣州。飛機起飛後,從舷窗往外看高速路如織,這塊曾令我在異國他鄉夢裏縈回的土地,仿佛帶著溫潤,帶著呼吸,就這樣展現在我的面前。      再到北京是回程的時候,朋友安排我住在西苑飯店。那天傍晚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