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页,共 23 共计 224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木然

木然: 噢,加拿大

       為期16天的溫哥華冬奧會於2月28日圓滿結束,一直忽略「冬奧」比賽的我,從此有了新的期盼,這就是溫哥華「冬奧」的成功,也是「加拿大品牌」的成功。     根據加通社獲得播放權的CTV電視調查所得,溫哥華冬奧會開幕禮吸引逾1,330萬人收看,刷新本國冬奧會最高收視率紀錄。這就是說,每三個加拿大人當中就有二人通過電視直播。     在剛過去的這個週日下午(2月28日),… (阅读全文)

國慶感懷:囬到八十年代

      看國慶60周年典禮,相信沒有參加過天安門國慶狂歡夜的朋友,是無法感受到現場那種熾熱的氣氛感受的。       1984年的春天,作為首都大學生的代表,我與同學一起參加了為迎接建國35周年國慶狂歡夜的「青春集體舞」排練。記憶中當時的團中央推薦了16個舞蹈,參加者必需學會每個舞蹈,於是我們從3月開始學習,每天早上6點鐘學校廣播站「響廣播」時起床,爭分奪秒穿好衣服後… (阅读全文)

木然: 每一張笑臉都是真實的

      長達數小時的國慶閱兵式加群眾遊行加夜晚的聯歡晚會一氣呵成,我相信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可以像中國這樣,將一個國慶紀念日表現得如此經典絕倫。除了感謝張藝謀等一眾策劃和導演之外,還要感謝偉大的中國人民。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60年最珍貴的,不是這個國家的成就有多麼的輝煌,不是衛星上天,不是「神七」昇空,也不是中國成為G20成員國後對世界的承諾,建國60年最… (阅读全文)

木然: 国庆谏言

       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60年獻禮片的《建國大業》已在中國大陸公演,這部由172位明星參演的輝煌巨作,之前因為有近30位知名演員持外國國籍而備受爭議。      以我所見,《建國大業》由誰導演誰主演都不是問題,關鍵是國家不要將這部電影賦予太多的政治意義。假設我們將電影當娛樂看,或者將《建國大業》當作是一部娛樂片,那麼,誰飾演偉人,誰飾演敗寇,誰是中國籍,… (阅读全文)

木然: 再談瞎折騰

     之前我在《那些瞎折騰的官員》中就中國教育部欲微調44漢字的方案,引用網友的評語評價為:「這是添亂,專家改的不是字,是寂寞。」       事實上,今日中國寂寞的不止是一些機構和專家,還有一些喜歡添亂和瞎折騰的媒體。譬如最近我讀到一則新聞,有媒體報道,中國民政部區劃地名司司長戴均良近日接受記者采訪時透露,中國的行政區劃改革將在今年年內正式啟動,改革方案… (阅读全文)

木然: 葉禮庭被抬上賭臺

     9月的第一個期,氣溫依然炎熱,秋之腳步聲尚未響起,聯邦大選的戰鼓忽然奏鳴,聯邦自由黨黨魁葉禮庭(Michael Ignatieff)9月1日宣佈,在國會9月14日復會後,將尋找第一時機將哈珀政府趕下臺。      按照我們習慣的觀念,反對黨要啟動大選總得有個理由。用毛澤東的說法,就是「凡是要推翻一個政權,總要先造成輿論,總要先作意識形態方面的工作」,葉禮庭要造輿論,當然… (阅读全文)

拜仁特案:沒有事情是偶然

     這幾天異常活躍。本來聯邦自由黨葉禮庭忽然取消中國行,發出秋季啓動大選的威脅應該是新聞的G點,殊不知前安省司法廳長拜仁特(Michael Bryant)涉嫌危險駕駛和刑事疏忽導致一名醉漢死亡的新聞硬是搶佔了各報的頭條位置,令全城矚目。      安省省民來說,Michael Bryant這個名字可謂響噹噹。今年43歲的他擁有哈佛大學的學位,還曾擔任過律師,且當了10年的省議員,期間… (阅读全文)

木然: 心的守候

     忽然覺得,「守候」不止是一種回憶,還是親情的味道,是心的期待。      現在的孩子已經沒有這樣的經歷了。在學校或者機關大院里長大的我們,相信都記得以前那個「革命」年代,生活起居不需要時鐘,每天的作息安排全憑廣播指揮。早晨六點,家喻戶曉的是《東方紅》樂曲,之後是全民廣播體操時間;6點半,走遍千家萬戶的是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的「新聞和報紙摘要時間」;7點鐘… (阅读全文)

木然: 6%的力量

     如果我問你本星期中國網上最潮的「潮語」是什麼?你不一定能答出來。讓我告訴你吧,這就是民眾「被67%了」。費解嗎?不明所以就請耐心看下去。      上期我在專欄《瞎折騰》一文裏談到:中國教育部欲微調44漢字的字形,推出琢磨了8年的《通用規範漢字表》徵求意見稿,官員們為了體現民主,將徵求民意時間定為8月12日到8月31日,頭尾衹有20天時間。為此我提出質疑:「8年… (阅读全文)

木然: 那些瞎折騰的官員

     我在看到「中國教育部欲微調44漢字」這則新聞時,忍不住在谷歌(google)上鍵入「微調」這個單詞。令我感到驚訝的,是在我使用的打字系統裏,「微調」兩字並非是一個設定的單詞,我以為我使用的打字系統比較落後,於是再換另一種方式輸入,結果依然如此。這令我忽然感悟:原來「微調」這詞兒是新生事物。當然,可能有讀者對此予以反駁:「微調」不是新詞,無線電裏有「微…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