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页,共 23 共计 224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木然

木然: 校園故事

     也許我自小生活在大學校園裏,大學畢業後,又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在大學工作,因而我每到一個城市,無論是中國,還是加美,衹要有機會,我都會到當地的校園走走。那些有著尖屋頂、圓氣窗的建築物,仿佛是一組矗立在土地上的音符,又或者是歷史教科書裏每一個躍動的鉛字,惹人眼熱,撩人心動。      關於康樂園(現廣州中山大學南校園)我寫了很多,原因是那裏的一草一木凝… (阅读全文)

木然: 一座樓說:我倒!

    有時新聞里的新聞,更加耐人尋味。      6月27日拂曉,上海閔行區“蓮花河畔景苑”一幢13層的在建住宅樓突然連根拔起倒塌了。這些天,評論家忙于奮筆疾書謳歌這幢根基尚淺、不堪重負,為保“全尸”毅然自己躺到地上的樓房,是“中國最有良心的樓房”,因為假如這幢樓房不倒,那麼倒下的就是那些“購房者”了。誰都不會接受自己花盡一生積蓄買來一座說倒就倒的樓房。或者說,這幢樓… (阅读全文)

木然: 信口開河的移民法盲

      最近看到網絡上流傳的一篇文章,題目是《拎刀上街,加拿大華人移民被警察拿下》,該文引自蕭陶博客,內容是說一名華裔移民,星期天在自家菜地幹完事情後,想去買點西紅柿,由於賣西紅柿的大棚離他家不遠,就走著去了。出了家院子,這位移民發現手裏還揣著那把挖草的刀,後因路人報警,這位移民在買完西紅柿回到近家門時,被飛馳而來的三輛警車攔住,警察喝令這位移民將… (阅读全文)

木然: 羅湖橋那邊的事兒

      廣東政壇第二波地震,是由深圳市長許宗衡6月5日凌晨被中紀委從家裏帶走雙規引起的。       深圳與香港一江之隔,以前羅湖橋那邊的香港代表繁華、充滿機會;羅湖橋這邊的深圳代表著奮鬥、開拓;廿、卅年前,深圳是開拓者的用武之地。一些帶符號性的詞句,就算今日講起也令人振奮感慨。譬如「國貿大廈」、「沙頭角」、「蛇口」、「袁庚」、「梁湘」、「鄧小平南巡」。   … (阅读全文)

木然: 哭泣的墓碑

     5月12日是四川汶川地震一周年,在全球有華人的地方,都展開了各類不同形式的「紀念」活動。我不知道媒體為何會選用「紀念」這個字眼,譬如新華網上的相關新聞,就是歸類在「紀念四川汶川特大地震一周年」這個通欄標題下。根據《華西都市報》的最新公佈,四川汶川大地震有69227人遇難、17923人失蹤、374643人受傷,這樣一場令人泣血的人間災難,為何不是悼念?不是追思?… (阅读全文)

木然: 封殺湯唯

    「封殺」這個詞帶有很明顯的強權暴力。一個人被另一個人或組織封殺,被封殺者多是弱者,處於弱勢地位;能夠有封殺力的人或組織,前提是擁有強權優勢,有可能對不甘順從者予以打擊報復。可見,「封殺」是封建社會的產物。民主社會裏,「封殺」只應是條盲腸,可以割掉。      去年「三八」婦女節前後,中國廣電總局對出演電影《色,戒》王佳芝一角的湯唯實施封殺,一夜之間… (阅读全文)

木然: 真相的價值

     最近著迷於吳君如主持的「星星同學會」。一眾大牌明星,無論是貌似正氣的劉德華,一本正經的汪阿姐,抑或是擺出一副王威不可犯的曾志偉,在吳君如的嬉笑鞭打下紛紛吐出真話。節目最精彩的是參加者躲無可躲,衹有真相托出。       踏入廿一世紀,信息革命的成功令我們輕而相信我們是幸運的一代。當華爾街信用掃地之後,我們才猛然清醒,四週充滿偽裝和謊言,每個人都在小… (阅读全文)

木然: 青春的故事

      上周六(4月11日)是央央大喜的日子,我們四位舊同事參加了她的婚禮。看著她步入婚禮殿堂,眼中盈淚地對著她的另一半說「我願意」,那情景令人動容。       四年前央央在溫莎(Windsor)大學完成室內設計學業,那時我在另一間公司工作,央央給我們投放簡歷,面試那天,她凌晨3點坐長途車從溫莎趕來,早上8點多到了多倫多。記得面試結束後,步出門外的她又倒回來與我握手… (阅读全文)

木然: 生活

     從故鄉來旅遊的朋友,大多數難以理解我們是以何種心態去享受生活的。      北美的冬天尤其悠長,三月還下濕雪,四月才是早春;而在故鄉,已是老了春色,夏天將至的時節。      復活節前朋友請喫飯,一味相當鄉土的豆豉炸魚炆苦瓜,令人饞涎欲垂。朋友炸魚很有一手,起油鍋,看油溫,適時下魚,講起來頭頭是道。那魚炸得遍體金黃,加上豆豉,辣椒,還有苦瓜,用文火炆個把… (阅读全文)

木然: 陶傑的DNA

       有「香港第一才子」之稱的專欄作家陶傑最近用英文寫了篇《家庭內戰》(The War At Home)的文章,將「菲律賓政府宣稱擁有南海主權」和「有13萬菲律賓人在香港當傭工」這兩件事串連起來,用處境劇的筆法,塑造了一個愛國的香港小男人,居高臨下、才大氣粗地對他的菲傭宣講主權,這個男人聲稱菲律賓作為一個僕人的國家,不能對主人還擊,並告誡他的傭人,若想在來年加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