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页,共 18 共计 177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橄榄树小说精品屋

风雨兼程三十年(91)–深陷错爱

段诚哄着雅荷进了卧室,雅荷玩皮地反转身来吸到了他的身上。段诚习惯地托起她, 如果他不是心里有一份牵挂,他很情愿和雅荷这样的女孩子厮守终身,从雅荷因为爱而变得格外迷人的大眼睛里, 可以看到他的一呼一吸,都装在她的心里。和她在一起, 他觉得自己是她整个世界里的英雄、救世主。所以他很难拒绝她那小魔爪一样蔓延到他心里的爱。于是他闭上眼睛,让她轻轻攀延着。。。攀… (阅读全文)

风雨兼程三十年(90)–孩子丢了

悯走进韵香家里, 只有邱章一个人在, 他好象是刚刚回来的样子, 看见悯, 连忙招呼她。知道她是来接回女儿的, 就立即给带着儿子和悯的女儿出去玩的韵香打电话。 电话嘟了好久, 却没有人接电话, 韵香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不接电话, 这让邱章觉得太奇怪,已经那么晚了, 他们能去哪里。他怀疑是猫里太吵了, 韵香听不到声音,于是只好接着再打, 十多分钟后, 韵香那边才接了起来,可是声… (阅读全文)

风雨兼程(89)–尝试潇洒

潇洒是一种很好的性格, 阿笛尝试过好几次, 每一次都能够那么潇洒地走一回。他虽然还象以前一样对待悯,但是悯眼中的游移已经告诉了他,这个女人的心, 已经从他的身上飘走了。其实, 仔细想想他们相处的过程,悯的心里并没有真正放下过她的丈夫,有时候,他看到她有点无精打彩的样子,过去哄她, 她靠着他的肩, 眼睛里的东西,似乎并不在渴求他的爱,倒象是一种很深的忧怨,是他… (阅读全文)

风雨兼程(88)–各怀心事

吃完分手饭, 早就过了律师事务所的下班时间, 悯和段诚心有灵犀似的, 都不再提那张离婚协议。虽然不提离婚的事, 他们俩也没有回到同一座屋檐下, 段诚对悯最后说了句“ 给我点时间!” 还是回到了雅荷那里。 在回去的路上,段诚的脑海里, 始终放映着和悯的最后这顿分手饭, 还有在律师事务所里的那一幕,原来所谓的一日夫妻百日恩, 果然是一句真理。回到他和雅荷租的公寓,一推门,… (阅读全文)

风雨兼程(87)–聚散两依依

小饭店的服务生端来牛奶一样的骨头汤时, 悯已经冲到了门口, 段诚追在后面, 服务生们也追了过来, 服务生的目的, 是担心他们赖账, 到了面前, 才看清了两个既似有情, 又似有仇的人。就那么一半沙滩,一半海水的站在那里。这上帝造人也真是麻烦,丝丝缕缕的,一串是爱, 一串是恨, 一串是喜, 一串是忧,一串是眼泪,一串是欢笑,一串是纠结,一串是释然。。。 段诚顾不上在意别人盯…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86)–三寸天堂

悯没有仔细看看律师信,只记得段诚说了,孩子和房子都归她,她没有力气再去细想什么,就答应了和段诚在律师事务所见面。 翻开那份离婚协议,段诚的律师见他们两人并不是解脱的表情,却拿着笔忙着签字,为了对他们负责,就提醒他们好好看一看,那份离婚协议对女士是十分优厚的,除了孩子和房子都归女性以外,段诚每个月还要付给悯一千加元的小孩的抚养费,当初律师起草这份文件…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85)–最后通牒

段诚心中的怨气, 在酒精的点燃下, 当着老友邱章的面串起了激烈的火苗。 “ 我在外面的忍受的压力已经够大的了, 回到家里还要受老婆的讥讽,她这样日复一日的折磨,把我的心弄得脆弱不堪,脾气也随之爆燥的令人难以忍受,因此工作中和同事经常闹得不愉快,雅荷成了我唯一可以寻求安慰的人。开始, 我很小心, 因为想到女儿,我没有打算离开悯和孩子, 所以,每次不开心,在雅荷眼里…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84)–是谁变了

回到家里的韵香, 变得有些沉默。邱章一看韵香的神色, 不调动任何一颗脑细胞, 也猜出了结果。作为依然痴迷于旧情的邱章,早知道这种事儿靠劝是解决不了的。其实他们现在这相敬如宾日子,也让他有点头疼, 在他的心里, 完全是出于道义才维持这段婚姻, 每当他虚假地讨好韵香时, 韵香那种小心翼翼的奉迎让他的心象塞了团棉纱一样, 堵得一踏糊涂。然而糊涂的日子他却逃避不了, 找老…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83)–爱就爱了

韵香的心, 被愤怒的火苗, 烤焦了理智, 浅意识里, 她最想做的事情, 是将一杯冰冷的茶, 浇在坐在她对面的雅荷身上, 或者, 应该是她的脸上, 让那一脸粉彩妆容, 瞬间融化在她泼出去的那一腔控诉里。 韵香拿起面前的杯子,   鄙视着漫不经心的雅荷,手却没有跟着心走,她毕竟从小到大都不是狠人,那一腔愤怒,终于还是浇回了自己的胸膛。 “ 你很生气, 我看得出来,我劝你不要管我们…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82)–会见小三

在为悯一家操心奔走的日子里, 邱章一直默默注意着韵香的一举一动。有时候, 韵香会在夜晚跪在地上, 为悯可怜的孩子向上帝默默地祈祷。邱章睡了一觉醒来, 发现妻子竟睡在地毯上, 双手依然做着虔诚的祈祷状,他尽不住心疼起妻子,也对妻子油然而生了一种敬意。他再次感触,韵香, 是个心地纯良的好女人。为了别人的孩子、别人的家庭, 她能这么尽心尽力地去努力,这让他这个做过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