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页,共 18 共计 177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橄榄树小说精品屋

olive tree: 风雨兼程(71)– 夫妻暂别

邱章握着老人给的25分钱, 目光转向那个公用电话机。 他因为醉酒而有点失控的心, 本来已经失去了平衡,再加上一根头发丝的力量便彻底地倾斜了。这让他不加思索地走到了电话边,握着话筒他很冲动地塞进了那枚硬币,迅速地按完了心中的号码,短暂的嘟嘟声后, 传来祺祺睡梦中迷谜糊糊的声音。这慵懒的声音让邱章突然感到自己的唐突,一个男人怎么可以惊醒一个梦中的女孩儿,这干的…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70)

有许多人试图做一个崇高的人,善良的人, 伟大的人,其实他们做了才知道,要做这样的人,他们先要把自己放在一个难堪的位置上。 邱章就是这样的人,他想做一个君子,在良心与欲望的激烈争斗中,良心始终略胜一筹。然而,为了获得良心的平安,他就失去了生活的平安。他把自己心爱的女人崇高地让了出去,又找了另外一个爱自己的女人来弥补。他以为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可结果,…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69)

人一路走来,有许多想像不到的挫折和灾难,痛苦虽然难免,但是,当那些挫折和灾难结束的时候,人们还会感激那些经历,因为这就是生活的实质。 聪在庞回来后的第三天才苏醒过来。由于他身体一直不太好,又遭此重创,身体很难恢复,所以,医生一直没有撤消病危通知。老余每天都来到他的病床前忏悔,感激他在最后的刹那,拉了他孙子一把,医生说幸好聪那一挡,小孩子康复的希望很…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68)

命运从来不允许人们的生活完全浸润在蜜糖里,也许命运的爱好,就是看人们在他的手掌心里如何拼搏与挣扎。 庞无论多么舍不得留下妻子一个人在多伦多,最终还是要和她吻别在机场。 出国的人,都有两个家,一个家在异国他乡刚刚开始筑建,每一块崭新的砖瓦都来之不易。一个家在遥远的故乡,那里有自己日思夜想的父老乡亲。在游子的梦境里,一边是对未来挥汗如雨地奋斗,一边又是…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67)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生活会因为自己的努力和付出越过越好。 庞以为,只要还清了邱章的金钱债,就可以扫除他婚姻中所有的尘埃了。却不知正是他的还债过程,给他的婚姻殿堂朦上了一层可怕的阴影,而年轻的他还没有足够的智慧去察觉。 祺祺以为与爱人的温存是逃避邱章最好的办法,当她发现自己真的不能够和庞一起全身心地回到当年的大学宿舍时,她只能拾起理智这个武器来防备自…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66)

人一辈子不能自我掌控的东西很多,有时候甚至是自己的心情。 来加一年多,庞的心情一直给生活和学习的压力弄得很沉闷,祺祺曾经想尽办法帮助爱人调节心境,没有想到,当她自己想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好好哭一场的时候,庞的眼睛里却突然再现了当年的阳光,祺祺不得不沐浴在这一袭迟到的阳光里强做欢颜。 “祺,我拿到证书了,明天起,我不用再用业余时间去上IT的课程了,还有,今天…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65)

如果你不能爱一个人一辈子,就不要在他(她)最脆弱时候,触碰和拥抱他(她)的心。这个理邱章知道,祺祺也知道,世间最残酷的心灵折磨,莫过于理智与情感的争斗了。 祺祺迅速喝好了汤, 称午休时间不长,请邱章开车送她回去。邱章一时找不到一把钥匙来打开祺祺自我封闭的心菲,只能送她离开。一路上,祺祺侧着身,看着窗外纷飞的雪花,一言不发。清瘦的侧影让邱章想起当年她刚来…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64)

邱章的这段日子,是完全可以用甜蜜这个词来概括的。生意兴隆,家庭和美,儿子乖巧伶俐,韵香是个好运气的女人,不愁钱,不愁工作,家里还请了保姆帮她带孩子。每次他出差回来,儿子明显长大了很多,她也随之富态了很多。对邱章她依然百依百顺,邱章越来越相信叔叔当年说的话, 她是个有帮夫命的好女人。邱章以为自己今生今世,该心满意足了。 祺祺的出现,让他下意识地把两个…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63)

祺祺的冷落,让原本充满希望的庞,感到灰心丧气。他默默地躺在妻子的身边,望着天花板,思绪如潮。 穷,果真那么可怕么? 因为穷,八岁他就带着妹妹去给人家食堂做帮工;因为穷,母亲不知加了多少个夜班; 因为穷,家里至今欠着“远山的鹰” 的债,不知道哪一日可以还清。因为穷,他婚姻的殿堂里,被另一个男人的宽容所“玷污”。这些债,象一根坚硬的鱼刺,深深地扎进了他的咽喉…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62)

庞渐渐冷静下来后,一边用吸尘器吸着地,一边想着怎么样哄回老婆。 与祺祺从初识到深爱,他一直觉得祺祺不是个贪图享受的虚荣女孩子,这是当初自己选择她的最根本原因,所以,他自信地认为,祺祺只是一时之气而已。看着紧闭的卧室门,庞自嘲地摇摇头,拿了张纸,画了个大大的笑脸,从门缝里面塞了进去,良久,里面依然没有声音。庞没有敲门,耐心地依着门口站着。祺祺看到了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