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页,共 18 共计 177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橄榄树小说精品屋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61)

当庞和段诚两家还在为基本生活和未来前途忧虑的时候,邱章和韵香已经迎来了他们期盼已久的小生命。邱章陪伴着韵香经历了一整夜撕心裂肺的阵痛,当医生终于从妻子的身体里取出那个哇哇大哭的小宝贝时,邱章接过那个小男婴,送到已经筋疲力尽的韵香耳边。看着妻喜极而泣地吻着儿子,邱章陶醉了。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父亲和丈夫,他在心里发誓要一辈子善待这个为她诞…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60)

当时, 三个家庭里,邱章和韵香是最富足的,他们有自己的家族企业,生活无忧,韵香唯一的愿望,就是完整地拥有自己的家庭幸福。当自己怀孕以后,她是那么感激神将这一幸福的纽带赐予了自己,当她将这一令举家欢庆的消息告诉邱章的时候,正在沉闷中的邱章,愣了五分钟后,也欢跃地抱起了她。韵香第一次被爱人这样托进怀抱,她在心里偷偷地祈祷,但愿这是一个永恒的开始。 庞开…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59)

人是很特别的高级动物,呆在国内的时候,多少人苦苦追寻和崇尚着西方的文化和生活模式,可是真正到了国外,和同一族裔朋友的往来和相聚, 却是生活中最渴望得到的精神调剂,说穿了,是因为大家的身体里都里流淌着同一脉血液。一个屋檐下,说着同一种语言,吃着熟悉的家乡菜,追忆着那份难舍的故乡情,那点小儿女私情,也可以在这样热闹的大环境里,间或淡去的。 那时来留学,…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58)

已经而立之年的邱章,想把一位本来就暗恋自己的女孩子变成老婆,不是件困难的事情,他目前最关键是要过她父亲那一关。 这个中年人从香港到加拿大历经了二十多年的沧桑,如今拥有了自己的实体家业,他和自己的太太从最底层的工作做起,至今他的太太手臂上还有许多当年自己烫衫留下的疤痕,每一次看着妻曾经付出的代价,他都希望自己的女儿不会再重蹈复辄。所以他很紧张自己女儿…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57)

邱章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他决定要离开这段感情纠葛,就不会再理睬自己心中的不舍,那些挥之不去的东西,暂且留在记忆的长河中,等待着另一叶偏舟划过时,能悄悄带走。。。 祺祺的家人终于不再反对她和庞的来往,没有压力,更多了份父母的祝福,他们两人暂时顾不上对邱章和蓉的歉意,完完全全地陷入了这段失而复得的情感中。 祺祺的心在庞熟悉而坚实的怀抱里,一直是甜蜜的。…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56)

熬了大半个夜的杜医生刚要脱下白大褂休息会儿,又听到护士们急切的脚步声,他暗自叫苦:“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果然不出所料,又送来一位自杀的年轻女孩子,已经昏迷,手腕上有四五道刀痕,最深的那道还在往外面冒着温热的血,杜医生一边处理着伤口,一边看着祺祺出众的容颜,摇了摇头,心里抱怨着:“ 怎么这些年轻貌美的姑娘们都这么容易想不通的。” 再看外面那两位随后而来…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55)

蓉这段日子的体贴照顾,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无法忽视。吃完了米粥的庞, 突然觉得有点内急,看了蓉一眼,见她的头发有点乱,就伸手帮她理了一下,躲在门口的祺祺,心里刺痛了起来, 蓉抬眼看庞,两人互视的瞬间,庞还是逃开了她的目光,庞叹了口气:“ 蓉,离开一会,我要方便一下。” 蓉红了脸沉默了一阵, 还是鼓起了勇气:“ 护士能做的,我就不能帮你?” 蓉不放过任何一个探…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54)

为了爱不远万里飞回中国的祺祺,何以能够承受这样的结局。她的心在这种毫无防备的袭击下,失去了理智! 祺祺顾不上故作矜持地等待,快步上楼,寻找这个悲剧故事的男主角,她希望从他的嘴里找到最后的答案。 走廊里,白衣天使匆忙穿梭,其他人就显得特别显眼,祺祺一眼看见了那个叫蓉的女孩正和钟可在楼梯的另一端说话,他们也在神色不安中也发现了她。 两个女孩四目相对,钟可…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53)

庞没有理睬钟可的问题,对自己最好的朋友,是可以耍一下小无赖的。钟可没有办法, 只好和其他几个人在球场上为难他一下,他就那么默默咬着牙,对着队友一通烂砸,大家似乎看出了他心里的那层难堪的痛,也不和他计较了。庞正要再投一个三分球, 突然小腹那里剧烈疼痛起来,让他无法站立,钟可他们围过来,看见他头上全是冷汗,显然不是打球热出来的,再看脸色也突然发灰了,钟…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52)

醉了很久的庞,在清醒过来的第一分钟就吓了一跳。臂弯中的蓉轻轻仰起头,和庞的目光相遇的瞬间,看到的是庞匆忙而尴尬的躲闪。 蓉什么都懂了。已经发生的一切,并不能改变什么。 蓉收拾好自己,离开宿舍前对愣在那里的庞说:“ 我走了,我不会因为这一次就缠你一辈子,我还是你姐,不要这么颓废,她和我都不想你这样下去!”  蓉又摸了摸口袋里的信,犹豫地看着没有一丝快意的庞…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