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页,共 2 共计 19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流光岁月

京城往事(36)人物志——大鼻子

京城往事(36)人物志——大鼻子   胡同里的人高矮胖瘦美丑都有。有这么一位相当显眼,身高在一米八以上,头发带自来卷儿,相貌堂堂,特别引人注目的是他长了一个大鼻子,鼻梁儿高耸。所以就有了一个外号“大鼻子”,此外还有一个不雅的绰号。   大鼻子很有点艺术天分,喜欢吹笛子,参加过单位里的群众文艺汇演。后来他又自学了吉它,八十年代初的夏日晚上还曾在玉渊潭…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35)外汇券和换汇

京城往事(35)外汇券和换汇   相信有不少人还记得外汇兑换券,一种理论上和人民币等值,但在使用上却高于人民币的特权货币,从八十年代起到九十年代初主要流通于涉外消费场所。京城里有很多只接待外宾,要求国人止步的场所,例如东长安街,建国门一带的友谊商店,国际海员俱乐部,还有西单商场顶层的外宾服务专柜等,外汇券就是一种特殊的通行证,把普通国民挡在了外面…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33)革命歌曲改编唱

京城往事(33)革命歌曲改编唱   上小学的时候,学校里有一门音乐课,基本上就是学唱革命歌曲。为了参加本年级的和全校的歌咏比赛,每个班的学生都要练习大合唱。学校每年都组织文艺汇演,各班都要出节目,表演形式多种多样,独唱,小合唱,快板,三句半,乐器演奏,诗朗诵。有一阵儿流行学习西四北二小,小学生要写儿歌,好的儿歌也会被挑选到台上朗诵。   好像每…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32)那个年代的家暴

京城往事(32)那个年代的家暴   最近谈论家暴的比较多,也来凑个热闹,说说七八十年代的家暴故事,耳听来的居多,亲眼见的很少。有几个流行词组,“床头跪,妻管严”,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差不多都知道。   还有一个小笑话曾经在京城里流传过一阵儿,说两口子打架,男人受打不过,滋溜一下钻床底下去了,女人手执扫地用的笤帚,一手掐腰,冲着床底下喊,“你出来!”,…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31)工作服和军装

  七八十年代的中学生有不少人穿的是家里人所在工作单位发的制服,随军家属子弟穿军装,只是没有领章和帽徽而已。军装也分类,上下一身绿的是陆军,其他的军兵种多是绿上衣蓝裤子,冬天的装备是军大衣,栽绒帽子,黑色皮手套,五指分开的那种。黄绿色的胶鞋,也叫解放鞋,看上去太土,而且容易引发脚臭,所以白塑料底黑面松紧口布鞋才是男生的标准配置。   冬天,男…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30)义利西餐厅和面包

京城往事(30)义利西餐厅和面包   印象中七十年代的北京市面上只有两种面包,一种是长方形内加果料的果子面包,还有就是圆形的黑面包,果子面包的包装纸是白色带浅绿色条纹,黑面包的包装纸则是中间有一个褐色的圆圈。这两种都是义利食品厂生产的。果子面包吃起来甜中带点酸,里面的果料有绿的红的不同颜色,是什么材料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好吃,比黑面包好吃多了。后来…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27)“三朝元老”拉洋车的人

京城往事(27)拉洋车的人   这个话题有点远,要说的人物也非亲眼所见,都是听说来的,但事情的准确性大致没错,胡同里有一位被人们在背后称做“三朝元老”的人物。在日本人占据北平的时候是维持会长,在国民党时期是保甲长,共产党来了他是街道居委会主任。而他本人的职业就是拉洋车出卖体力。不管是日本人,国民党政府还是共产党政府都曾倚重他。他是个令人不得不佩服的…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26)人物志之五:捡废品的大忠

京城往事(26)人物志之五:捡废品的大忠   在这个系列第一篇《垃圾堆》里就提到过在垃圾堆里捡废纸和破烂儿为生的大忠一家人。和大忠一样以捡废纸破烂儿维持生计的人家在很多胡同里都有,每个人的背景和经历也各有不同。起初没想过他们为什么要干这个,随着年龄增长和社会变化才逐渐明白了一点儿这背后的人生悲喜。   大忠的父亲在四九年以前做过警长,后来坐过几…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23)京城人物志之三,部长的司机

京城往事(23)京城人物志之三,部长的司机   白师傅给部长开了一辈子的车,还有不到半年就可以退休了,然而,他却自杀了。   起因似乎很简单,那天下午,白师傅开车接部长下班回家,在离住家不远的胡同拐弯处有个水泥基座的电线杆,就在白师傅向右转弯的时候,汽车的右侧中间位置蹭到电线杆的水泥基座,当时部长就坐在后排靠右的座位上。当时白师傅正轻松地和部长…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