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页,共 7 共计 62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移民生活点滴

mahu:在加拿大的第二份工作(三)

平生最讨厌恃强凌弱的人,如果我是个男的,依我的个性,“小洋鬼子”早被我打得满地找牙了。老天真是不公平,一张如此英俊的脸,居然被长在这么恶劣和猥亵之人的脖子上!可惜了这一副好皮囊。早想收拾他,苦于找不着机会。终于有一天,机会悄然而至! 创业阶段的老板,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车间里亲力亲为,和大家一样弄得一身臭汗,两手漆黑,满身油污。 这一天,“老洋鬼子”西装革… (阅读全文)

mahu:我在加拿大的第二个工作(二)

MAHU夫妻两能在“老洋鬼子”的“乡镇企业”里混一口饭吃已经不易啦。我们新移民有什么资格不满,仔细想想,自己到底会什么?!年龄,语言,资历,经验,动手能力,没有一样是占便宜的,我们凭什么觉得自己比别人值钱,所谓的移民其实说白了就是个“悲情英雄”的角儿,一不小心混好了,就把“悲情”给去了,混不好,也没什么—-那是必然。白手起家,就是踏踏实实地做“勤劳勇敢,贫穷善… (阅读全文)

mahu:我在加拿大的第二份工作(一)

在鸡场上了三个礼拜的班,让我切实体会了什么叫上班,上班就是合同的一方将自己的整个儿体力脑力精力在双方约定的时间段内,全部出卖给合同的另一方的一种契约。相信我们大多数的人在国内上班都是倒过来的,上班就是养精蓄锐,下班回家才开始贡献整个儿体力脑力和精力。 鸡肉厂的三个星期,是我思想的转折点,让我把自己重新掂量了一遍,MAHU你到底值多少钱?!在我直面惨淡的… (阅读全文)

mahu:在加拿大的第一份工作

落地加拿大二月有余,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去鸡肉厂打工。即便是这么一份不起眼的活,也来之不易,朋友因为住DOWNTOWN,不愿千里迢迢地赶到密西沙加的鸡场来上班,被我捡了一个皮夹,忙不迭地去见工,发现此工场离我的住所仅在自行车程之内!遂大喜……由于是属内部介绍的原因,这一次,未因为我没有“加拿大经验”或不会说广东话而将我扫地出门。 其实,所谓的自行车程只是一个非… (阅读全文)

mahu:公路惊魂!

今天差点儿回不到板砖村! 事情是这样的: 早上,我在LOCAL开着车,离我二十米远的前方是一个没有任何交通标志的十字路口,而我在主道上,按照惯例所有在两边支道上的车都得让我先行。这时候,支道上有一辆车开过来,在十字路口停下,里面的驾驶员是个女孩(没睡醒,我猜。。。),她看了看左边,又看了看右边,显然这只是她下意识的一个动作,因为她根本就没看见离她只有五到… (阅读全文)

加国三斗米,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记得在大中报上看到过这样一则笑话,大意如下: 一个人死了,来到阴间,阎王让小鬼带着他参观各种刑具,以便为自己挑选一款合适的。他看见有下油锅炸的,有被碎尸万断的,有被剥皮抽筋的,有被千刀万剐的,反正是惨不忍睹。突然他看见有一个水牢形式的粪坑,里面站着一伙人正在喝咖啡,他高兴极了,忙向小鬼强烈要求进这个牢房。于是他也获得了一杯咖啡,和其余的人一起,站在… (阅读全文)

mahu:加拿大公路余生记(2)

在多伦多住久了,就知道在这个国家,只有两个季节,漫长的“冬季”和所谓的“修路季节”。而惊险大多发生在冬季。 惊险三:管道破裂! 汽车身上有很多管道存在,诸如排气,油路,电路,通风,空调等等。在四季当中,管道最易破裂的季节就是冬季。排气管的破裂最频繁最常见,对我来说只能算是小麻烦,根本就算不上惊险,因为它并不影响车的功能,充其量只是对环境形成噪音公害,所到… (阅读全文)

mahu:加拿大公路余生记(一)

正在网上闲逛之时,朋友从msn上送来一条惊人的消息:“我出车祸啦!车全毁啦!”什么?!赶紧打开视频,看看伤得如何,还好,除了胸口被安全带勒痛以外,竟毫发未损,真是命大! 我情不自禁地在心中替她大声赞美主。 在北美生活,没有车就象没有腿, 没有英语就象没有嘴,没嘴还好办,装哑吧还能过,可没有腿,麻烦就大了,哪里都去不成,完全与社会脱节,天长日久,就会变疯。… (阅读全文)

mahua:越南阿姨

越南阿姨是继四喜之后,同我们和住的人中给我印象较深的一位。她的名字我已忘记,只记得我们让儿子管她叫越南阿姨,所以在此文中我也随儿子叫她越南阿姨吧。 越南阿姨是由社工领着来我家的。因为她不太会说英文,刚从越南来加拿大还不到两个月。她是从新婚丈夫的身边逃出来的,原因是受到丈夫和婆婆的虐待。社工将她安顿了一下就离开了,因为没有英文,我们沟通起来很费劲。连… (阅读全文)

mahu:我的孟加拉朋友四喜

四喜是我给孟加拉小伙起的中文名字。Zahid 的音译,他是我在加拿大所交的第一个朋友。 我们从老太家逃亡出来合租一个公寓,每天朝夕相处,大概互相之间对彼此的劣根性都有深刻的见教,所以保持着一种微妙的距离,比好朋友远,又比一般朋友近,可能是“非我族类”的原因吧,各自都异心必存,同病相怜又互不相干。 四喜是他们国家的高干子第,父亲是中央领导,可惜英年早逝,母亲…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