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页,共 6 共计 60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移民生活点滴

mahu:在加拿大的第四份工作之 —— 两个白痴

除了先前的冈萨罗和“躇溜”以外,我们部门先后曾经进来过两个白人,一个是力西,一个是安东尼。 先说力西,整个一个混混,来了以后,仗着自己是意大利人后裔,上班的时候找这个吹牛、找那个抽烟,这可苦了“枪爪”。只好默默地担起整个TEAM的职责,这就是哈吧狗的下场,别看他对“傻法”气势汹汹,那是对有色人种的方法,对力西,“枪爪”只会作憨状傻笑,力西的出现救了“傻法”一命,… (阅读全文)

mahu: 加拿大的第四份工作之 —— “傻法”的故事

“傻法”是我的巴基斯坦同事的名字音译,之所以叫他“傻法”,是因为我觉得他真的很傻,在他身上让我意识到,一个人的年龄、智商甚或知识和他的成熟度不一定成正比,“傻法”就是一个典型。 “傻法”是一个比我们年长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为人固执,不知变通,化学专业的硕士学位毕业,在本国有相当高的职位,据他自己说是某公司的CEO,曾经到过很多国家,包括中国,来加拿大之前,他有… (阅读全文)

mahu:在加拿大的第四份工作之 —— 枪爪的故事

究竟什么叫QUALITY CONTROL?有人会问。 实话告诉你吧,就是一群穿着白大褂,号称控制和管理质量,可又什么都不归你控制和管理的一帮被耍戏的猴子! “枪爪”是斯里兰卡同事名字的音译。他是本部门的元老,几年前跟“躇溜”前后脚进的公司,一样的勤奋,一样的智商,“躇溜”一路小跑,升任部门经理,“枪爪”却默默无闻地跟我们干一样的活,数年如一日。这种不被认同和赏识的郁闷久而… (阅读全文)

在加拿大的第四份工作之 —— “躇溜”的故事

“躇溜”是我们的头儿,一个意大利人。也是苦孩子出身,从小就在建筑工地干活,没读过什么书,可偏偏领导着一群知识分子,学位最高的得是硕士了吧,所以科室内大部分的劳资纠纷是“躇溜”同志藐视知识和人权引起的,可斗争结果往往是以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的款式草草收场。“躇溜”虽然文化不高,但由于肤色和语言的关系,革命还是比我们这些五颜六色的新移民要成功得多,总算混进… (阅读全文)

在加拿大的第四份工作之——汤姆的故事

本着一份感恩戴德的心情,和要干好本职工作的迫切愿望,我以十二分的努力投入到这个来之不易的夜班工作中去.我相信大部分的人天生都是有荣誉感的,我也不例外,白大褂是我们QC的工作服,这又让我多多少少有了一种做知识分子的感觉,生孩子那一年不算的话,已经有两年累脖经验的我几乎已经忘记知识分子应该是什么样的了. 同枯燥乏味的累脖比起来,这份工作要有趣得多,为什么… (阅读全文)

mahu:帮邻居的儿子找到了心爱之物

一日,邻居喜滋滋地告诉我,他儿子下周要去中国进行为期两周的考察。邻居的儿子是高一的学生,他们有一个和中国学生互相交换访问的项目。他的父母给儿子兴冲冲地整理行装,还买了一个万用变压器,因为听说中国的电压是220伏。他们是由两个老师带队的一个小团,行程包括上海、北京、西安、等等。。。 儿行千里母担忧,无论是哪国文化,在这一点上都是相同的,没过两天,邻居拿… (阅读全文)

mahu:换线

  换线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再普通不过了,每当交通堵塞出现,总有那么一些人蠢蠢欲动、左顾右盼、伺机换线。我也是喜欢换线的众多人士中的一员,因为我忍受不了漫长的等待、忍受不了太阳无情的炙烤、忍受不了分分秒秒时间的流逝、更忍受不了内心无比的烦躁和焦灼。长期的公路驾驶与换线,竟也让我咂摸出一些人生的哲学,我们的人生也处在一个不停地运行过程当中,也要经历无数… (阅读全文)

抓住夏天的尾巴,畅游休伦湖!(3)

由于在湖里美美地洗了一个大澡,当然是冷水澡,再加上两天来的旅途劳累和缺觉,气温回升,晚上不但不那么寒气逼人了,连涛声和风声也听不见了,美美地睡了一觉,星期六早上醒来,心情特别舒畅。 吃了面、喝了粥,觉得偶尔过过野人的生活真不错!自来水没有压力就没压力吧,反正有湖水呢。。。。。。坐在沙滩椅里,边剔牙边寻思,其实这个共产主义的理论是挺不错的,大家啥也不… (阅读全文)

抓住夏天的尾巴,畅游休伦湖!(2)

星期五,野营的第二日。一大早起来洗漱,看着瑟瑟发抖的儿子,觉得真不走运,怎么天气会转冷呢,难道夏天就这么结束啦?!营地只有冷水,而且还是那种自动关水的龙头!心里开始不痛快了,靠着那么大的湖,供水还那么扣门儿! 昨晚上被冻了一下,很担心儿子感冒,不停地问他,晚上冷吗?儿子尽管还在不停地抖,却拼命摇头说不冷,我知道他怕我临阵脱逃!他也和我一样爱玩水,有… (阅读全文)

抓住夏天的尾巴,畅游休伦湖!(1)

上周四,和朋友相约,西行200多公里,去PINERY PROVINCIAL PARK 野营,这是一个在休伦湖边的省立公园,有白色的沙滩,茂密的林子,湛蓝的湖水。。。 浩浩荡荡五辆车,满载着帐篷、食物、和胜利逃亡的心,往目的地飞奔! 一路上,儿子不停地问:“MOM,ARE WE THERE YET?”问得我不胜其烦,于是把相机给他,让他拍摄沿途风景…… 后来一看,没几张可用的,将就着看吧。   天气…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