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页,共 3 共计 24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童年

海东:掼刀,儿时游戏之四

掼刀,就是用一把长10厘米左右的小刀掼在地面。这个游戏适于在雨后比较潮湿的地面上玩,通常是两个人之间的较量。比赛之前,两个人各自在相隔不远处,各自用小刀划出一个大约七八厘米见方的小格子作为自己的城堡。 比赛规则很简单:每人轮流用小刀掼向地面,将小刀扎进泥土中保持站立,然后从小刀刺入点划一条线连到上一个刺入点,这样一直掼向对方的城堡,最后一刀要扎在城堡… (阅读全文)

海东:吹烟喷儿,儿时游戏之三

烟喷儿,是用香烟的包装纸叠制而成,故称“烟喷儿”。有的地方也称之为“烟啪(pia)叽”,有用一张烟纸叠成三角形的称为“烟三角”,有用两张烟纸叠成正方形的称为“方宝”。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叠成五边形,如果将一张名片的上面两个角斜斜地剪去,大致就是那个形状,大小也差不多。烟喷儿的玩法有所不同,有的是用手拍,我们开始是用嘴吹,都是靠气流把对手的烟喷儿吹翻个。每个人轮… (阅读全文)

海东:吹烟喷儿,儿时游戏之三

烟喷儿,是用香烟的包装纸叠制而成,故称“烟喷儿”。有的地方也称之为“烟啪(pia)叽”,有用一张烟纸叠成三角形的称为“烟三角”,有用两张烟纸叠成正方形的称为“方宝”。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叠成五边形,如果将一张名片的上面两个角斜斜地剪去,大致就是那个形状,大小也差不多。烟喷儿的玩法有所不同,有的是用手拍,我们开始是用嘴吹,都是靠气流把对手的烟喷儿吹翻个。每个人轮… (阅读全文)

海东:煽啪叽,儿时游戏之二

啪(在这里读pia去声)叽,是一个直径在四五厘米左右的圆纸板片,一面印有图案(多是古典文学中的人物头像)。 一般是两个人玩,多个人也行。我用自己的啪叽摔向你放在地面上的啪叽,如果你啪叽的另一面被煽翻过来,我就赢了,战利品就是你那张啪叽。 看起来玩法很简单,可还是有许多技巧。即要利用好地形地势,还要掌握好自己的力度和角度,高手还有一套完整的煽、克、敲、弹… (阅读全文)

海东:煽啪叽,儿时游戏之二

啪(在这里读pia去声)叽,是一个直径在四五厘米左右的圆纸板片,一面印有图案(多是古典文学中的人物头像)。 一般是两个人玩,多个人也行。我用自己的啪叽摔向你放在地面上的啪叽,如果你啪叽的另一面被煽翻过来,我就赢了,战利品就是你那张啪叽。 看起来玩法很简单,可还是有许多技巧。即要利用好地形地势,还要掌握好自己的力度和角度,高手还有一套完整的煽、克、敲、弹… (阅读全文)

海东:弹琉琉,儿时游戏之一

童年的快乐,是具体的快乐,常常和游戏连在一起。我们小时候玩的游戏,和现在的孩子们有很大的不同,大多是集体的、户外的,器材简单,而且主要自己制作。今天,先重温一下“弹琉琉”。弹琉琉,就是用拇指弹出手里的玻璃球,是小时候很流行的一种游戏。 这种玻璃球很小,球的直径在15毫米左右。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彩色球,球体透明,中间带有彩色花瓣;另一种是单色球,比彩色球… (阅读全文)

海东:弹琉琉,儿时游戏之一

童年的快乐,是具体的快乐,常常和游戏连在一起。我们小时候玩的游戏,和现在的孩子们有很大的不同,大多是集体的、户外的,器材简单,而且主要自己制作。今天,先重温一下“弹琉琉”。弹琉琉,就是用拇指弹出手里的玻璃球,是小时候很流行的一种游戏。 这种玻璃球很小,球的直径在15毫米左右。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彩色球,球体透明,中间带有彩色花瓣;另一种是单色球,比彩色球… (阅读全文)

mahu:童年

从小就是闻着医院里来苏尔消毒水的味道长大的,和大多数的孩子不同,我不怕医院的味道,因为妈妈身上就是来苏尔的味道,所以记忆当中来苏尔的味道就是妈妈的味道! 做医院职工的子女有很多外人不知道的乐趣。中药房的山楂丸,西药房的钙片,润喉片和后来的果味VC被我们这一群半大的孩子们拿来当糖吃,供应室有我们最爱的玩具—-注射器,那些在消毒过程中被损坏的大小不一的注… (阅读全文)

都市沙漠:圣诞老人到基层

明天是多伦多一年一度的圣诞大游街,据说这个活动起始于一九零五年。这样的话今年应该是第101年了。官方的圣诞季节应该就是这天拉开序幕了,游街以后,三塔(Santa)就要下到基层,开始走访进驻各“削平帽”,出现在公共场合或庆祝集会。 最希望三塔出现的当然是孩子了,每年这时候孩子们都能从三塔那里得到平常难以得到的东西,虽然掏腰包的无一例外的都是父母,但大多父母仍然愿… (阅读全文)

魂牵梦绕的《龙华塔》

熟悉何占豪的人都一定喜欢他的《梁祝》,但知道他的《龙华塔》的人不多,听过的就更少。何占豪曾经半认真地说他“后悔”写了《梁祝》,因为《梁祝》的成功带走了听众对《龙华塔》的注意力,而后者却是何占豪倾注了满腔热情,“含着眼泪”写成的…。 “龙华千古仰高风,壮士身亡志未穷。墙外桃花墙内血,一样鲜艳一样红。”据说这是在龙华监狱内发现的一首壁诗,其作者已无从考证。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