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页,共 4 共计 39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读书

每个人生命中都有一只兔子

“小兔儿乖乖,把门儿开开。” 如果没有记错,只是妈妈给我讲的第一个故事。 小兔子和大灰狼的故事。 每个人小时候都听过小兔子的故事, 都唱过小兔子的儿歌。 我们小时候都是按照小兔子养的。 要乖, 多吃蔬菜,喜欢蹦蹦跳跳锻炼身体。我们小时候小兔子的故事都是教我们不要跟大灰狼讲话,妈妈不在家不要给别人开门。等我们长大了,如今流行狼的特性。要坚韧不服输,要有对肉的… (阅读全文)

檀香刑-男人的痛

在看《檀香刑》之前,听了许多关于莫言的评语: 他粗糙,他滥情,他乡土,他魔幻,他真实。而《檀香刑》这个故事据说是血腥暴力得很。我是做了十足的准备,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冬天看这本书。 不热不燥,不会恶心。 不黑不静,就不会太恐惧。 这是个很吸引人的故事。 每一章用悲呛的茂腔歌词开头。不同的人物转换作为叙述人,从貌美小媳妇到刽子手,从县老爷到屠夫。 以1900年间… (阅读全文)

举重若轻写历史, 掩卷垂泪久无言–汪曾祺的“黄油烙饼”

作者:汪曾祺 萧胜跟着爸爸到口外去。 萧胜满七岁,进八岁了。他这些年一直跟着奶奶过。他爸爸的工作一直不固定。一会儿修水库啦,一会儿大炼钢铁啦。他妈也是调来调去。奶奶一个人在家乡,说是冷清得很。他三岁那年,就被送回老家来了。他在家乡吃了好些萝卜白菜,小米面饼子,玉米面饼子,长高了。 奶奶不怎么管他。奶奶有事。她老是找出一些零碎料子给他接衣裳,接褂子,接… (阅读全文)

作家多虚伪

终于看完长篇小说《追风筝的人》。感觉很疲惫。 我虽喜欢敲打我心,印刻在我脑海的故事和人物。 可是有时,敲打得太重,刻得太深了。 我曾经一时以为,这世间的故事,经过漫漫岁月,经过众多文人的口和笔,是不是都说完了?都是那么些情恨爱仇,都是那么多背叛与宽恕。 再没有故事带给我们新鲜感。写的,多是陈词滥调,重复的故事。 又一度,我更不愿意开笔写小说了。 读书已… (阅读全文)

平淡隽永,千古文章: 最爱汪曾祺

“当代文坛上,能同时在小说和散文两块田地里经营,且自成一家的并不多,汪曾祺先生算是其中的一个。汪曾祺先生是公认的 文体家,不仅能写一手优秀的小说,还能写一手漂亮的散文。汪氏散文可以称得上真正的文人散文,他的散文没有空泛的好为人师的大道理,也少有宏大题材,流淌 在字里行间的都是文人的雅趣和爱好,弥漫着文人的情调。如果说读汪氏小说我们感受到的是诗意,读汪… (阅读全文)

上海话神圣不可侵犯吗!

回答是: 当然。 上海话是一个文化标志, 是和童年,亲人,故乡联系在一起的。和气味,饮食文化一样, 是让人难忘的。 吴侬软语, 哪怕只是只言片语, 可能是我们第二三代移民孩子记忆中的故乡。 这样的文化标志为何要容人侵犯? 在中国因标准教育和大众传媒,上海话和许多方言一样在大量流失。我认识的许多同年龄在上海长大的孩子, 因在学校和家里说普通话, 上海话已没有我… (阅读全文)

续2013年读书清单

2013还有小一个月。年初定的读书清单只看完两本。微博、脸书、微信、博客、Youtube刷了千万遍。过年之前,再看一些门罗,再画掉几本清单上的书。 《檀香刑》 - 莫言 (居然没有看一本莫言。倒是赶上了门罗的短篇。 ) 《我的名字叫红》- 奥尔罕·帕慕克 (留) 《如丧》 - 高晓松 (留 ) 《河岸》 - 苏童 (看了几章,居然没有以前看苏童小说的爱不释手。 ) 《巨流河》 - 齐… (阅读全文)

再聊一次门罗好吗?

好,我承认。刚开始要读门罗的时候,我并不期待。因为一直会联想起高中时期被迫看的那些拖沓乏味的短篇小说。可朋友们连连说看不下去却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翻看《纽约客》刊载的Runaway,熬过莫名其妙的开始,琐碎的描述,读懂她的节奏。层层剥开让我放不下的故事。我暗暗吃惊,看似平凡的故事和人物却被她調得悬念四起,压迫心脏和情感,看罢让人回味琢磨。我大声呼喊,“我… (阅读全文)

马尔克斯,你在和我开玩笑吗?

有人说好的作品和人物是在读者心上割一道伤口。 可《霍乱时期的爱情》带给我的却是一种荒谬和癫疯,有一种无厘头的黑色幽默。肮脏,腐烂,恐惧与高尚,纯洁,美丽并存,却让人感觉无比真实和智慧。 读者被马尔克斯的瑰丽笔墨带入故事中,每当惊醒才发现伪装成现实主义的故事里隐藏了惊人的罪恶,滑稽的恐怖。而这些不堪,游离在美丽纯洁的爱情中间。 一个长达五十年的爱情和6… (阅读全文)

中南美洲的热带风情

中南美洲的风情万种,我总觉得有些消受不起. 大熊抱加热烈地往脸上贴着吻,火辣辣的身段和大飞卷毛和中国无棱无角无骨的美女相差甚远.说话时眼睛飞着媚眼儿,笑起来象鸽子飞到天上. 总记得南美的朋友拧着鼻子说,英国人好冷淡,都不是人奶喂大的.我一脸坏笑,那你们是把我们拱手的中国人放在哪儿了. Salsa和Zumba的节奏我总是跟不上的.屁股是很难扭起来的.如果微熏,或能骗过自己正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