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页,共 4 共计 34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问天全集

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24

24- 登陆 阿巧肩背孩子手推行李车,随着人群走出多伦多机场,好奇而又忐忑地四处张望。 飞机起飞前,阿刚就叮嘱她,到了后就打个电话给他。果然,才一会儿时间,车就开过来了。 “这是什么?”她好奇地指着车里的摇篮问道。 “Car seat,安全座椅,孩子坐车一定要有这个。” “噢!”阿巧垂头仔细地研究了一下,按照阿刚教的方法,将肩带套在孩子的胸前,扣进下端的插孔里,蛮方便的… (阅读全文)

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23

23- 辞逝 一整个下午,宋母的心情都特别好,唠唠叨叨地说了很多话,胃口也好了不少。临睡前她又喝了一碗甲鱼汤。这汤的味道的确很好,阿巧只是稍稍调了一点盐,就很清鲜甜美了。 夜里的时候,阿巧突然被一阵剧烈不停的咳嗽惊醒。她赶紧起身到宋母的房里,只见婆婆面色青紫,表情痛苦,胸前竟咯出了一大片鲜血! “妈,你怎么啦!怎么这么多血?怎么会这样?”阿巧有些惊慌,一时… (阅读全文)

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22

22- 许诺 宋母看到阿巧的时候,惊了一下:“阿巧!你的头发呢?” 阿巧嫣然一笑:“剪了。好看吗?” “为什么?为什么突然把头发剪了?” “太长了,天热难受。而且留了那么多年,一直是长发,有点腻,想换一换。” 宋母皱着眉头:“巧儿,是不是因为我昨天说你在阳台梳头让你难受了,就把头发剪了?” “哪能呢?千万不要这么想。我就是想换换心情,说真的,长发一点也不方便。剪掉后清… (阅读全文)

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21

21- 母爱 阿巧端着一大碗炖筒骨汤递到妈妈的桌前。 阿巧妈掂起勺子啜了一口:“味道真不错啊!阿巧,你现在手艺比以前好多了!” “那你就多喝点,然后多锻炼。” 阿巧妈毕竟年轻,恢复得很快,半年不到,现在基本只要靠一根拐杖,就能自如行走了,医生也对她的康复表示非常满意。 “我当然会的,这脚伤都把我给闷坏了。我跟渔村的姐妹都说好了,中秋节的时候,大伙几个要到我们家… (阅读全文)

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20

20- 落发 芒果花儿开了又谢,颗颗青果娇羞生长的初夏里,阿巧怀孕了! 最开心的莫过于宋母了。那天一早,她破天荒地独自出门去了,回来的时候,带了两条鲫鱼和一只活鸽子。阿巧太瘦了,要好好补补身子,宝宝需要营养,出生后才健康强壮。 宝宝!她想到这儿,就忍不住欢笑了一声,他该起个啥名呢? “宋常”好听吗?常德的“常”。 她像往常一般地起锅烧水,准备杀鸽子。当她熟稔地… (阅读全文)

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19

19- 异国 阿刚坐在厂房后门的粗木野餐椅上,深深地吸了口气。 他喜欢多伦多那清凉的空气,喜欢那初夏蔚蓝的天。 5年了,他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简单生活,以致当飞机落地的那一刹,他的心头竟有着重新踏上这片土地的如释重负。回国之后,他发现自己变了,无法再像从前那样,对满街无处不在的喧嚣人群熟视无睹了;四处冲撞的的士还有一路尖锐的汽车鸣笛,让人无所适从;人们变得十… (阅读全文)

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18

18 - 生离 第二天,阿巧与阿刚一块早早地就到新屋去打扫卫生,然后把妈妈和弟弟接了过去;晚上,两家五口人聚到一块吃了一顿饭。妈妈也不再像开始时那么生分了,边吃边聊,到后来竟有说有笑了起来。 . 随后的那几天,阿刚一直陪在母亲身边,跟她说说话,帮她捶捶麻木的腿脚,傍晚的时候,就扶着她到新村的公园里散步。生病之后,宋母一直拒绝化疗,只是服用抗癌和止痛药物,同… (阅读全文)

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17

17- 亲家 接下来,宋母又紧锣密鼓地实施她的下一步计划了。 她要去探望她的亲家,阿巧的妈妈! 天刚亮,宋刚就被催着出门去买水果和补品。她还开出了一份清单:商店,物品,数量,品牌全部必须照着条子买;她自己也一早就起来梳洗更衣,锅里还“咕嘟嘟”地炖下了香浓的筒骨汤。 “阿巧,我知道这几天你受委屈了,是我没有照顾好你,很对不起!”宋母一边对着镜子梳头一边对阿巧说… (阅读全文)

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16

16 - 留下 天一亮,阿巧就拨了凤姨家的电话,让她立刻过去一趟。 当她惴惴不安地敲开宋家大门时,才清晨7点半。 “出了啥事了?阿巧一早急着喊我过来,也不说到底咋了。” “进来再说吧。”宋刚侧身让门。 阿巧坐在客厅的饭桌旁,面前摆着一张存折、一个红包和那只红锦囊。 待宋刚扶着母亲从卧室出来后,四人围着桌子坐下。 “凤姨,对不起!我知道你为了我们家,为了我的事情,操… (阅读全文)

苏而原创长篇《问天》- 15

15- 逃亡 宋母的记忆里,覆盖着那不忍回首的一夜,她不常翻起那页,但它在她的生命里从未消失过。。 . 那湿漉漉的记忆里四处漆黑,只有那灯光昏黄的窗子里,女人抱着孩子在哭,男人在咆哮。 他疯狂失控地用扫帚柄殴打她的头、背和腹部。她极力地护着孩子,蜷缩在木柜旁的角落。他的脸因为酒精的燃烧而变得红胀狰狞,疯狂之中,他从她怀里抢过那不足一岁的孩子,摇晃晃地拎在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