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页,共 9 共计 87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随感

三月,望远镜

张三到李四家安装了一个望远镜,因为王二麻子家说自己家有好多鞭炮,大半夜的放鞭炮还让人睡觉嘛?结果呢?隔壁老王又不开心啦,理由是望远镜太好啦,把老王家的私事房事都看到啦。世界大概就是这样的。   于是白居易都遭殃了,白居易,字乐天,白居易的诗词都不用背啦。于是乐天派也遭殃了,谁还敢说自己是开开心心闷声不响发大财的乐天派?反正举国上下都不能乐天啦。我也不… (阅读全文)

对不起了,恳请宽恕!

我不得不写出来。 早上老公问我为什么半夜哭叫,我自己毫无感觉。但我知道为什么。 以前听到朋友们说中学同学有了微信群,有了聚会。我想,我们初二六班不会有,因为我们有过欺凌有过不公。 现在我们真的有了微信群真的有了聚会,我无限感恩-随着时间的磨练,一切皆为可能。 同时我的内疚和悔恨从结了疳长了疤铺了新肉的底处痛楚起来。 我们可爱的同学们选择了忘记选择了宽恕… (阅读全文)

呱呱随笔:移民来到加拿大,你会发“疯”吗?(不可过度解读)

昨天我在国内大学同学微信群里提到我现在陪太太练跑步,室内跑5KM,有同学笑称转圈跑不是疯了么?我回答:人生就是不断折腾,“疯”是最高境界;有一个同学随后对我的说法给出了两个【强】的表情符。接着我贴出了我的一篇文章链接呱呱随笔:生活几多”疯狂”,几多精彩。说到“疯”,我想得更多。 最近十几年来,很多中国移民飘洋过海来到了加拿大,这些人中的大部分在国内有体面的… (阅读全文)

我的高中时代

曾经以为我再不想回到30年前那个穷困潦倒的我,是我的同学们颠覆了我的观念。 2017年春节,我家乡的同学们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高中毕业30周年庆典。 我是照例没能参加,小时候我嫌外婆家住的远,每年只能去上一两趟,我现在住的竟然是比外婆家里还远着许多——和家乡中间隔着一个太平洋。 然而微信我是有的,聚会的照片发到了群里,有同学的,有老师的,一张张灿烂的笑脸,映着… (阅读全文)

贵人相助

以花草喻人喻事,古今诗人都有共识。比如中国儒家一直称“梅兰竹菊”为四君子,虽然每种植物对应的君子之美德,各有各的说法。但很少见到相反的例子,就是用“梅兰竹菊”来比喻负面的事情或人物,唯一的一次是龚自珍的《病梅馆记》,不过也只是用来说明人对梅花的摧残,并不用梅花来类比坏的事物。 中外诗人一般以花草的造型或果实特征,来赋予植物的某种品性,丑的,刺人的,气味… (阅读全文)

二月,人才难得

都说新年好万事如意,晒吃喝的还没晒完,死亡已经来临啦。一个朝鲜人死在马来西亚引得全球轰动,是暗杀还是恐怖还是玩笑,反正人死了不能复活,大家都讨论后果,政治评论家,胡思乱想家开始意淫啦。每天都有人死,轰动效应的没几个。   还是讨论以下留学生的死亡吧。很多年前在国内读书的时候,也经历过几次寻死腻活的故事,大二的时候有个同学被老师说早恋,害得我们宿舍同学… (阅读全文)

那时候的岁月,那时候的四季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和煦若春,炽情若夏,涟漪若秋,沉寂若冬。 腊肉吃完的时候,春天就到了。农具的叮当,阿伯的背影,犁田的水牛,翠绿的秧苗,破开沉睡的土壤,带来了春的笑语。那个曾经更单纯的年代,难得有农闲时。学校甚至要专门放一星期农忙假,以方便有的同学回家帮家长干农活。 随着蚊虫的增多,夏日不知不觉就到来了。可口的蔬菜种类见涨,尽管我一直搞不清楚冬瓜… (阅读全文)

一月,新闻的忽悠

这世界能盖过美国总统风头的人不多,还是在美国总统交接班的时候。其实也就是一个外国人在美国驾车打手机,一查还有手枪大麻。换一个国家的人,这类事天天有,偏偏是个天朝的,还是一个艺人,于是大家都开始幸灾乐祸啦,转贴啊感慨啊嘲笑啊,噼噼叭叭写手连夜工作,图文并茂,翻出多年前的泡菜,口诛笔伐。再貌似精通美国法律的人来说几句,这一切一切一切必须必须必须在某个… (阅读全文)

一月,一马平川

记得圣经上这么说的,末世啦,各类欺诈盗名的事越来越多啦。佛经也这么说,反正就是说这个世界越来越黑啦。写博客嘛,就是要有坚实的道德制高点。   最近微信就是一马平川在刷屏,说是某人跟一个美国人聊聊天,给美国创造一百万个就业机会啊。我看了视频,其实我英语水平也很有限,只不过还是听懂了几个单词,it is small business, very small. 于是媒体开始忽悠了,一马平川… (阅读全文)

呱呱2016回国记事之七:乡村男婚女嫁那些事儿

本月回国,与亲朋乡邻聊天,多次聊到年轻人男婚女嫁问题。因为乡村男女比例失调,男多女少,就我们小村庄就有十多个超了结婚年龄的光棍。现在的年轻少女,甚至离了婚的少妇都很金贵。有句顺口溜描绘了很多女方向男方提出的结婚要求:要车要房,不要爹娘。就是说:要有车有房了才能结婚,最好没有爹娘需要照顾的负担。 从前生男孩子很神气,能够传宗接代,现在生女孩子更有福气…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