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页,共 4 共计 37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寄语红尘】

紫雨风弦: 还是“优秀”惹的祸?

  有位女友,每次在电视上看到刘亦菲的身影时总要感慨:“这样美丽的女子,不知谁有福分可以娶她为妻?这世上,几个男人能配得上这般如水的女子呢?”   刘亦菲尚在花样年华,当然还不愁婚嫁之事。但女友的话总让我联想起二十年前我的一位阿姨对另一位美人的由衷赞叹:“林青霞美若天仙,气质出尘,哪是秦汉秦祥林之流能配得上的?” —— 岁月总在弹指之间重复着下一度轮回。 …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都是“优秀”惹的祸?

   ”优质”剩女是近年来流行的新名词。此名词是伴随着大量”三高”– 高学历、高收入、高条件的大龄女青年的产生而广为流行的。   此类女子,由于自身条件相对出色,仗着物以稀为贵,端起架子,待价而沽,大有非”三高”– 高收入、高职位、高品位男人不嫁之志。心高气傲的她们令普罗众男望而生畏,其中的大多数也无法与”精品”男人共赴礼堂;月复一月,年复一年,高不成低不就…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大奶”难当

  当今社会,婚外情确实不稀罕。然而,破坏别人婚姻的第三者,却时常骄横跋扈,毫无廉耻,令人不禁要问: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 (newstarnet.com)   这天,和兰约了喝茶,谈起一则新闻,是有关一位台湾的大学教授有外遇多年,同为教授的美女妻子发现后,却被“小三”呵斥:“婚外恋算什么!”。教授妻子忍无可忍,愤而报警,近日法院宣判,将教授与情人双双判监。这则本是拿来…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婚姻需要门当户对吗?

  曾几何时,我们读着那些传世的童话,向往与英俊富有的白马王子走入礼堂,或是梦想和美丽的公主共度一生。一度以为,任何俗世的标准,只是苍白的语言;家境不是理由,阶层不是障碍,只要相爱,所有的俗物将被嗤之以鼻,感情的路上,我们无所畏惧……    一位女子在欧洲旅行时遇上了一位修读美术的意大利贵族青年,他为她的东方美所倾倒,追着为她画了一张又一张的画像…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又一个爱情童话破灭了——伊能静和庾澄庆,孰是孰非?情已逝,爱难追,就算弄个明白又有什么用呢?一段感情如果以分手收场,受伤的是两个人,没有赢家。只是我真的为伊能静可惜……   可惜什么?一个愿意给你承诺,并不断地努力维持婚姻的男人,这世界上已经没有太多了。君不见那个刚刚同你牵手,与你相拥的人,在事情曝光之后,将自己撇个干干净净?是他,照顾着你们的…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什么样的女人最美丽?

——读心漪《女人的容貌》有感        曾在一本书中看到这样一段话:女人最美丽的时刻,是她专注于手头的工作而没有意识到自己美丽的那一刻。   凤凰卫视以“盛产”美女主持闻名。有位打着美女旗号的主持,以打扮得漂漂亮亮地烹调私房菜吸引了不少眼球。看多了,虽然也接受了脱离生活的盛装下厨,但还是总觉得有一点别扭,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最近,美女可能意识到青春将…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不做公主很多年

  看到这个题目,大家也许会想到一句流行语:“不做大哥很多年。”是的,好汉不提当年勇。总是把自己往日的风光挂在嘴边的人,多数是如今混得不怎么样的,这样的自我标榜多了,甚至成了习惯,旁人便没什么兴趣听了,甚或窃笑了之。过气英雄的好汉情结固然可悲,而过气佳人的自怨自艾又能好到哪里去?   “想当年,我不是校花也是系花,不是系花也是班花,不是班花也是喇叭花…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爱情与婚姻的区别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什么是爱情?什么又该是婚姻?它们的区别究竟在哪里?这些恒古的命题,早被哲学家、思想家们讨论了无数遍,让我们听听先贤们的道理。 有一天,柏拉图问老师苏格拉底什么是爱情?老师就让他先到到麦田里去,摘一棵全麦田里最大最金黄的麦穗来,期间只能摘一次,并且只可向前走,不能回头。 柏拉图于是按照老师说的去做了。结果他两手空空的走…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飞离已经枯萎的感情

  美好的爱情常被比喻成娇嫩的鲜花,恋人们被它甜蜜的汁液滋润着、迷醉着,希望永不醒来。而一旦失恋或是被爱人背叛,陷入其中难以自拔者比比皆是。   有个身边的朋友,当年力排众议嫁给了出生贫寒的他。而随着激情被生活渐渐冷却,两人的性格爱好差距逐渐凸显。他由于成长过程中的贫穷,对钱财的得失看得比生活的乐趣大得多;而她由于在书香之家长大,总有一些被称之为“…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是男人,就该顶天立地

  一个男人,为了飞黄腾达,攀附权贵,以婚姻作为平步青云的阶梯,这种事大家或多或少都听说过。这里要谈的不是这种事情的本身,而是人们对此的态度。居然有相当一部分声音为这样的人抱不平,说是不公平的社会制度导致了有才能的人不能被赏识,只能在基础的位置上默默无闻地工作,除非依靠裙带关系才能取得成功。   有一个千里马的故事,也许很多朋友都读过了,我们不妨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