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页,共 4 共计 37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寄语红尘】

紫雨风弦: 爱是共同的面对

  小树的《卿本无邪》连载到一半,我常常不知如何留言。在知道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时,有些话却禁不住要说了。   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从一开始就错了的故事。男方的错是显而易见的,他自始至终都没有为女方考虑过,只是每每以爱作为借口,听任自己的欲望对其一步步地伤害。而女方的错误可以说是由于单纯错了第一步后,却无法控制自己在畸形的爱恋里一错再错。   一个爱…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物质”女人, 谁的错?

  前一阵有消息说章子怡明年将嫁华纳股东Vivi Nevo,未婚夫Vivi Nevo现年42岁,个子不高,却坐拥47亿美金(约300亿人民币)身家。有传闻称Vivi Nevo将与章子怡签婚前协议书,确保不会发生分家产的闹剧。双方约定一旦离婚,女方可获得一定的赡养费,而不会分到财产。签了婚前协议,这样一来就绝不会有为了财产谋老公之命的嫌疑。   这么互不信任的协议,我们倔强的“玉娇龙”也…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甘做爱的俘虏

  当热恋的火焰渐渐冷却,生活的琐碎渐渐堆积,那个曾经你甘心为之风露立中宵,或为之披肝沥胆摘星揽月的人,你竟已懒得多看一眼,多与之静坐上片刻。或是,曾几何时,这个人儿,让你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却又可以从尘埃中开出欢喜的花来。而这样的美好感觉竟已恍若隔世,如今连促膝的长谈都已是奢侈。   常常听到有人抱怨自己在爱中付出太多,而对方付出太少,不满…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女人最想要的是什么?

  男人总说女人是令人琢磨不透的动物,女人想要的是什么?总让男人百思不得其解。有时她的“不要”就是“要”,而有时她点了头,却并不表示同意你的话。   其实,答案可能很难,也可能很容易。一个口语课的讨论题,一个饱含哲理的故事,将告诉你,女人最想要的究竟是什么?男人,你究竟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来对待你身边的女人?   那是在一次英语口语课上,我们的美国老师给…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虚幻的爱,不必等待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   这是一个陈旧的关于爱与不能爱、责任与情感的…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 女人,该赏心还是悦目?

  都说世上的女子有两种。一种赏心,一种悦目。 前者内涵丰富,底蕴深厚;读她的文字如沐春风,听她的话语如灌醍醐。后者光彩夺目,明艳照人;一颦一笑,皆是风景,令人在瞬间迷了双眼,醉了心房……   世人总把这两种女子放在对立的方面。仿佛聪慧女子就不该拥有资色,而貌美者最适合才智平平。而相比较前一种,后一种女子似乎更受异性欢迎。轻易被美貌吸引的男子如过…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谁是谁的一半,爱恨怎样评判?

  总说女人是男人的一根肋骨,命定相互寻找,一个为了归宿,一个为了完整。可这个躯体是不是你合适的停靠?这根肋骨是不是你丢失的那根?既然是宿命的完美,却为何总让世人烦恼纠缠?   你丢失的是一整根的肋骨,还是几个零落的碎片?为何有时心里总还是有些空荡?你寻找的是唯一的归宿,还是生命的一段?为何冥冥之中仿佛总有熟悉的召唤?   更倾向佛教的因果说。前尘… (阅读全文)

心酸日记: 儿子的父亲不是我

  打开DNA测试机构的网站,赫然在目的是一行大字:亲情高于一切。事实上,测试的本身就是对伴侣的不信任的体现(抱错孩子的除外),已经对婚姻和亲情造成了伤害。而一旦结果显示孩子的生父不是现在的父亲,当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实落到具体的人头上时,结果更会怎样?有的与配偶离异;有的息事宁人;有的互揭疮疤;最悲惨的当属一个案例:当一位父亲获知接受测试的婴儿非己所出… (阅读全文)

再回首

  这是一首伴随了一代人青春的歌。从学校的喇叭里听到它的第一刻起,我就无法将它忘怀。那时我们几个女孩正在去食堂打饭的路上,歌声中的漂泊,沧桑和落寞霎时让我们慢下了脚步。对人世似懂非懂的我们深情地传唱着这首歌。并不知道这将是将来的人生写照。   那时很多想要追求女孩的男孩子们,为了这首歌,努力地学习吉他,好友的追求者就是一位。一天,他在教室找到我们,… (阅读全文)

紫雨风弦:莫做“灰姑娘的父亲”

  父亲节到了,照理应该整些伟大的父爱之类的文章。可萦绕在脑海中的一些故事,让我又想起了《灰姑娘》中的父亲。   《安徒生童话》和《格林童话》是我的启蒙课本。三四岁时,父亲在教会了我一些简单的汉字之后,给了我这两本书,让我自己阅读,把看不懂的字圈起来,他下班回来再教我。就这样,灰姑娘,白雪公主,天鹅王子的小妹妹等等,可怜的美丽继女的故事陪伴了我整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