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页,共 10 共计 97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东西交错

午夜茶: 蛇!蛇!蛇!

去年十一月看本地新闻说有人在家中浴室惊见蟒蛇,报警后警察用枕头套把蛇捕获。捕获了就好,否则那天晚上这家人不知睡不睡得着觉。多伦多这干寒之地不适合野生蛇类生存,而且蛇都是在闹市民居出现,其实这都是宠物蛇。 我曾经有位同事Ron,单身有闲钱,特别喜欢养些稀奇古怪的宠物。我好奇,加上儿子大米那时六七岁对动物感兴趣,就约了个周末到他家去看动物。一进门先是见到… (阅读全文)

午夜茶: 你将如何老去

婆婆本来一直在家闲着,最近半年却很忙,她的朋友妮塔不久前从老人护理院搬到老人公寓,都是婆婆去帮忙打点。妮塔今年74岁,曾经患多种疾病无法自理,住在老人护理院多年。也许是她个性独立,与疾病拼搏斗志顽强,居然从重病卧床转为慢性病。她结婚两次,两个丈夫都先她而去。最不幸的是三个孩子中两个儿子都在二十多岁时分别因车祸和疾病去世,给她打击甚大。唯一的女儿一直… (阅读全文)

午夜茶: 蓝颜与炮友(上)

快到情人节,这次就不老套地祝大家情意绵绵,有情人终成眷属,没情人自我娱乐;没结婚的赶紧办事,结了婚的更胜新婚之类。咱们来说说和爱情,婚姻没有多大关系的蓝颜和炮友吧。 我那个武汉红颜Jane曾经写过一篇博文《蓝颜》 ,留言笑得我快摔到桌子底下去。评论中只有我们的文心童鞋认有蓝颜的命。本砖家认为,蓝颜是女人贪心不足的臆想:除了老公/男友之外,还要一个对自己无… (阅读全文)

午夜茶: 吃饭之经济学

上周某日我回到家,爱人同志一边在厨房里忙乎着一边说:“今天有个同事跟我大讲了一番在外面比在家吃便宜又省事的道理。” 我一听就说:“那不可能,就是吃快餐也不便宜。” 他说,“怎么不可能?他们两夫妻下班后就在家附近的一个家庭厨房式餐厅吃饭。他们是常客,每天吃那里的特餐,五六元钱一份有肉有沙拉有佐餐,两个加税加小 费十五元。你自己买原材料,生肉蔬菜米面做一顿两… (阅读全文)

午夜茶: 请善待客服

周五我收到BELL卫星电视账单看了气急败坏。三个月前BELL推广部打电话来说要给每个订户赠送高清接收器,接收器硬件,租用月费,安装费,高清台的附加费全免。我用几种不同的方式再三问了,听到回答说的确是完全免费,才答应让人来安装。安装很简单,此后第一次账单来,我却看见所有“免费”的项目都加进去了,而且按改计划惯例,除了按日加收本月的,还预收下一个月的,总额把我… (阅读全文)

午夜茶: 从子女选择职业谈起

大约从八岁开始,大儿子大米心目中的理想职业每年都会调整一下,一会儿是作家,一会儿是足球运动员,一会儿是建筑师。每次改变的原因都是“我喜欢”。比如做足球运动员,是因为他喜欢踢足球;当作家是因为爱看书;当建筑师,是喜欢用LEGO堆砌东西,搭得惟妙惟俏,有极佳的视觉预见性。我经常反问他:“你喜欢一样东西,不一定就要做那行。比如你喜欢吃SUSHI,不等于你要做日餐厨… (阅读全文)

午夜茶: 当爱已成往事 - 离婚之后

华人移民来到加国,有了孩子以后离婚的不少。离婚不是移民独有现象,本地人离婚率也相当之高;但是离婚后双方怎么相处,怎么对待孩子,却有明显的差别。在此先声明,我不是心理学,婚姻和家庭问题专家,也没有什么官方统计数据和研究报告来作为论据,只是从一个普通过来人的角度,和大家分享我的看法。 当一切的挽救措施都失效,离婚是一个重大而痛苦的决定,深深地影响着爸爸… (阅读全文)

午夜茶: 自爆丑闻的另类相亲

我基本上不看电视,家里也没有中文台。只有每周六去父母那里,就顺便跟进海外中文平台六个频道的节目。国产电视剧没啥意思,倒是相亲节目最有娱乐价值。经常听见女嘉宾问:“你介不介意姐弟恋?” (其实女孩就是比男嘉宾大一两岁而已) “你愿意到我的城市来吗?” 还有 “我希望男方身高一米七五以上”。 不管电视上的提问是自发的还是安排的,现实生活中,年龄,身高和所在地是我… (阅读全文)

推荐: 2012购物指南大全

我在网上看到这篇文章,觉得还挺有用的,信息够全,编译剪接如下。这些信息的来源来自美国的零售业,但美加生活消费习惯相近,而且许多加拿大零售业连锁都隶属于某个美国公司。如果你习惯于回去中国买东西就完全是是另外一码事了。 第一季度: 烧烤炉和空调 婚礼用品 一月 自行车和夏季能用的体育用品 今年的日历(今年已经开始了,日历就开始减价) 地毯和地板材料(行内人士… (阅读全文)

午夜茶: 养儿育女之双重标准

“男孩要穷养,女孩要富养。” 两个女儿的母亲,我的同事兼好友Grace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这段时间常听到这句话,我只是当笑话听。后来又在51微博上看到下面这个段子,觉得富养穷养的理论更好笑。 婆婆和邻居说:我那个媳妇,好吃懒做,睡到中午,家事也没做,还让我儿子煮东西送到房间,真是太过份了。邻居又问她:你女儿嫁的还不错吧?婆婆说:对啊,过的很幸福呢!大家都对她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