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1 共计 8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乌合之众

反智主义的“崛起”?—— 评薛涌和吴稼祥的论争

因参与韩寒与方舟子的论争,接触到“反智”这个词。于是进一步阅读,读到在美国大学任教的薛涌和中国学者吴稼祥关于”反智主义”的争论。薛涌在鼓吹“反智主义”的崛起;吴稼祥则反问“中国需要反智主义吗”。 反智主义 反智主义是对知识、知识分子和智力活动的敌意和不信任;通常表现在对教育、哲学、文学、艺术和科学的嘲笑,把它们视为不切实际和可轻视的。在公共领域,反智主义者… (阅读全文)

西方如何理解痛哭流涕的北韩人:洗脑术

金正日死后,痛哭流涕的北韩人形象充斥了西方媒体。他们的悲痛是真的吗?有人认为:这种歇斯底里的悲悼是安排好了的;也有人认为是洗脑术。什么是洗脑术?   “洗脑术”一词源自韩战:美国中央情报局用以解释美军战俘转而支持共产主义且谴责西方的现象。这些战俘在中国战俘营经过了一个叫做“思想改造”的过程。因为1962年的电影《满洲刺客》出了名的这一神秘的过程,似乎能够把人… (阅读全文)

Too Asian 事件分析之四:被压迫者的七种反应模式

在Too Asian 事件中,我们看到被种族歧视的华人社区中出现了分裂:大部分华人坚决地反对种族主义;与此同时,也有一些人似乎在蛮不讲理地为种族主义辩护,从坚持拒绝承认主流媒体报道的种族歧视色彩,到认为华人素质太差活该被歧视,等等,各种为种族主义辩护的理由五花八门、不一而足。   如果种族歧视和压迫是针对华人的,为什么有些华人会为歧视自己的白人辩护?这些华人这… (阅读全文)

刘晓波:世界的英雄

刘晓波获奖了,实至名归。毫无疑问:对他获诺贝尔和平奖持反对意见的人不少:除了中共政府及其爪牙、在中国百姓中,那些被洗脑之后的贱民们如何知道是非?在海外华人中呢?我说过,中国的贱民即使出了国也还是贱民。这不,这个坛子上又有人跳出来说什么刘晓波获奖是政治阴谋云云。贱民啊! 刘晓波一直致力于非暴力的民主运动,希望那些共党分子能够迫于民众的压力而实行自上而… (阅读全文)

答seaweed之“泼妇骂街”

“这样的人, 膜拜强者, 却又嫉恨强者; 表面同情弱者, 内心却是冷漠,蔑视的. 这就是所谓的精英情结,一个在没有自我的人群里的产物.”这句话说得很好,请躲在“普通人”面具下的主自己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精英情结是不是很深? 如果说我的小文是“谩骂”的话,那么你的回答是当之无愧的“泼妇骂街”。领教了。 你说你要让“QQ们自己去争取”,你没说争取什么。阿Q以为革命了他就可以随便… (阅读全文)

狗、贱民与看客——兼答Seaweed

中国人素有“文人相轻”的传统。以前,中国的文人还少,相轻的情形也少。到了网络时代,情况大为不同,凡是会打字的恐怕都上了网,做起了“文人”。于是,“相轻”的情形就多了。   凡是在网上口气冲一点的,大约都要经历被扔砖头,谩骂、辱骂、人身攻击,不一而足的种种经验。看一下网络华人社区,哪一个没有经历口水战?   我的假设:网络华人社区的历史就是一部华人大打口水战的… (阅读全文)

中国的贱民有多少

我说了:中国的贱民是为数众多的。有多少,我不知道,现在权且提出一个假设:六亿,约占总人口的一半左右。为什么呢? 一个社会能否维系,最终取决的是社会的多数是否同意现存社会的继续工作。因此,中共的统治之所以能够得以维持,是因为中国社会的多数(至少50%)同意或默许了中共政权的继续统治。 在这个50%里面,有部分不是贱民,而是中共政权的核心力量,简单的说,就是… (阅读全文)

谁占领了道德的制高点–阿Q!

道德是一个非常混乱的东东。在后现代的今天特别明显。因为宏大叙事被解构了,道德被绝对的相对化了。 从后现代的维度看,没有绝对的普遍的唯一的道德,只有相对的个别的多元的道德观。因此,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是绝对的。在后现代主义者看来,公和婆谁都有理,谁也不比谁占理。 可是现实是,现代主义幽灵不散。当代社会建构在现代主义到基石之上,现代主义相信绝对真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