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1 共计 8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右派

欧美进入后民主时代

去年九月,意大利民主党邀请我到科尔托那(Cortona)的夏季讲习班讲讲政治和互联网的关系。政治夏季补习班往往轻松愉快–科尔托那是一个中世纪的托斯卡那(Tuscan)山城,有许多不错的餐馆–但是一点也不令人兴奋。学者和公知们围绕一个主题松散地组织他们的演讲;这一次的主题是”通讯与民主”的挑战。年轻的党派活动者们一边恭敬有礼地听我们的演讲,一边等待着在演讲间隙和晚… (阅读全文)

撒切尔夫人:遗产还是遗毒?

玛格丽特•撒切尔是二十世纪末一个影响巨大的人物。不在位长达一代人的时间之后,她依然引起诸多争议。对一部分人来说,她解放了个体,让他们毫无廉耻地往上爬和赚大钱。对于另外一部分人来说,她对贪婪顶礼膜拜,她带着无情的狂热摧毁了传统的工人阶级社区。但是没有人能够怀疑她对英国政坛的色彩和格局造成的影响,没有人能够怀疑冷战落幕之际她在国际舞台上的份量。作为民主… (阅读全文)

铁娘子是如何炼成的

讣告通常都是关于死者生前成就与优点的文字。撒切尔夫人的成就不容否认。她是右派的”当代君主”:她崛起于保守党危机四起之际,控制住变化中的政治元素且重组了它们。她彻底改造了政府、党派政治和英国经济。她建立了新自由主义治国方略的一种形式,这种制度从内部看来几乎坚不可摧。 但是这样来谈论撒切尔夫人的成就本身就已经暗示了讣告形式存在的问题。她最大的成就也是她之… (阅读全文)

从左边看查韦斯

在电视现场直播中,委内瑞拉副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话语哽咽。1954年出生于巴里纳斯州偏远贫困的萨瓦内塔镇的乌戈•查韦斯,委内瑞拉不可多得的总统死于癌症。对于他的富有和浅肤色的敌人来说,查韦斯是邪恶的化身。对于许多贫困的委内瑞拉人来说,查韦斯和他们有类似的出身,有相同的敌人,他矛盾的、兼收并蓄的意识形态——一个各种芜杂的思潮{从19世纪的西蒙•玻利瓦尔和埃塞基… (阅读全文)

《悲惨世界》背后的故事

对《悲惨世界》不屑一顾的批判态度一直都有。无论哪一种形式(原文、音乐剧或电影),维克多•雨果这个故事得到的开明的评价都是居高临下的。对该书最初的 敌意中,既有乔治•桑【译注1】的“太多基督教精神了”,也有波德莱尔【译注2】的“一本卑鄙和拙劣的书”,还有兰波【译注3】的母亲谴责该书败坏了她的 儿子。 梵蒂冈当然禁了这本“社会主义小册子”;这本书在西班牙被公开烧毁… (阅读全文)

美国政坛无左派

2012年9月,芝加哥市的市长拉姆•伊曼纽尔(Rahm Emanuel)【译注1】企图通过私有化芝加哥的公立学校来打散芝加哥教师工会(简称CTU)。市长的提议是基于这样一个计划:教师(及学校)都要以学生的标准化测试成绩来衡量优劣。 学生成绩差的老师会被解聘。学生成绩差的学校会被关闭。学校关门之后的学生被外包到所谓的“契约学校”去;而大部分这类学校是由盈利性公司如Edison Sc… (阅读全文)

木然:再談中國政府應該賠償

我在《中國政府賠償的意義》一文中,著重談了中國政府對右派或者是右派後裔予以象徵性賠償的意義。我當然知道,中國政府真的要走這一步,情況會很複雜,賠償的口子拉開了,如此類推的事情會很多。但是,我相信今日的中國政府,完全有能力,而且可以有序地將這件工作做好。 就算在很短的時間裡,中國政府不能將“口子”拉得很開,但適當地打開一條縫隙,也是相當有意義的。 我特… (阅读全文)

木然:中國政府賠償的意義

今年是中國大陸爆發“反右”運動50年。50年前,毛澤東發動和領導的整風反右運動,按照官方公佈的數字,直接受影響者為55萬人。近日,由山東大學數名“右派”幸存者發起的,有1,400多人公開聯署向中國政府要求賠償損失的呼籲,這確實是件很值得我們深思的事情。 去年6月22日,聯邦保守黨政府正式就100多年前,加拿大政府曾對華人強制收取“人頭稅”,及隨後實施的“排華法”給華人社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