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1 共计 9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同性恋

恐同乎?歧视乎?——再答一叶XX先生

一叶先生在我的评论《一叶知秋的恐同文字》后,恼羞成怒,写下一篇《“恐同”的权利需要争取吗?》的文字。 为何说一叶先生恼羞成怒呢?先来看看标题:“恐同”的权利需要争取吗? “恐同”的权利,这是什么东东?“恐同”,英语“homophobic”,意思是对同性恋者的憎恶或恐惧,或偏见。因此,恐同的权利,就是对同性恋者憎恶、恐惧或偏见的权利。 如果像一叶先生这类恐同人士要坚持对同… (阅读全文)

一叶知秋的恐同文字

读了一叶知秋先生的《同性婚姻合法化动了谁的蛋糕?》,有两点感受:第一,作者口是心非,扬言不歧视同性恋者,却坚持不同意同性婚姻的合法化。第二,作者的结论:“同性婚姻合法化动了谁的蛋糕?动了上帝的蛋糕!”一段话则是作者恐同心理的大爆发。 我在《逆向歧视的伪命题》中说过:歧视不是一种态度,而是一种行动。一叶知秋发表文字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行动不是歧视又是什… (阅读全文)

说说同性恋

1.  什么是同性恋 顾名思义,所谓的同性恋就是以同性别的人作为情感、性和心理上爱慕的对象,是个人的一种性取向,与传统的异性恋相对。在1990年之前,同性恋作为一种精神疾病;在此之后,无论是世界卫生组织的精神疾病分类手册ICD还是美国的DSM,都把同性恋从精神疾病中删除。同性恋有男同性恋和女同性恋,前者称为GAY,后者称为LESBIAN。 2. 同性恋和变性有什么关联?… (阅读全文)

大卫·吉尔摩与恶之平庸

“我没兴趣在课堂上讲授妇女写的书……很遗憾,我喜欢的作家中恰好没有中国人,或女性。除了弗吉尼亚•伍尔夫。……我讲的是男作家。严肃的、异性恋的男性作家。像司各特•菲茨杰拉德、契诃夫、托尔斯泰。” 以上是加拿大顶尖学府–多伦多大学的教授大卫·吉尔摩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说的一段话。 大卫·吉尔摩,加拿大作家,其小说《完美的夜晚去中国》获得2005年加拿大总督文学奖… (阅读全文)

蒂姆·霍顿斯屏蔽同志网站

郝芬顿邮报消息:一家重要的同志报纸声称,加拿大最大的快餐公司蒂姆·霍顿斯(Tim Hortons) 拒绝让其顾客从店内的Wi-Fi无线网络浏览该报纸的网站,原因是”该网站的内容不适合公众场合所有年龄段的人浏览”。 DailyXtra.com 网站(不久前名为Xtra.ca的)声称他们最近通知蒂姆·霍顿斯公司其网站被屏蔽时,以为这一情况是反色情软件的错误造成的。 事实并非如此。蒂姆·霍顿斯公司… (阅读全文)

海东:多伦多的Pride

上百米长的六色彩虹旗,在世界上最长的商业街——多伦多的央街上流淌。赤橙黄绿蓝紫,象征着生活的多姿,象征着人性的多彩。上个星期,是多伦多的Pride周。在最后一天,也就是昨天,作为Pride周最后一项活动,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将整个Pride周推向高潮。 一年一度的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不仅在北美,而且在全世界,都是很有名气的。 多伦多的同性恋大游行,译自于Pride Parade,… (阅读全文)

海东:多伦多的Pride

上百米长的六色彩虹旗,在世界上最长的商业街——多伦多的央街上流淌。赤橙黄绿蓝紫,象征着生活的多姿,象征着人性的多彩。上个星期,是多伦多的Pride周。在最后一天,也就是昨天,作为Pride周最后一项活动,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将整个Pride周推向高潮。 一年一度的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不仅在北美,而且在全世界,都是很有名气的。 多伦多的同性恋大游行,译自于Pride Parade,… (阅读全文)

海东:我的同性恋朋友

认识Tim,是在半年前的那次圣诞Party上。他是我妻的同事。在没有见到他之前,我妻几次对我谈起过,说在她们的team里有一个小伙子。当时,我的感觉有点怪怪的。一个男人,孤单一个人,工作在一群女人堆里头,和一群女人一道,为另一群女人服务,天天抚摸着女人的脸,摆弄着女人的手,真的很难让人理解。 那天在晚会上,和Tim第一次见面,他穿了一件红色衬衫,一条黑色西裤,系… (阅读全文)

海东:我的同性恋朋友

认识Tim,是在半年前的那次圣诞Party上。他是我妻的同事。在没有见到他之前,我妻几次对我谈起过,说在她们的team里有一个小伙子。当时,我的感觉有点怪怪的。一个男人,孤单一个人,工作在一群女人堆里头,和一群女人一道,为另一群女人服务,天天抚摸着女人的脸,摆弄着女人的手,真的很难让人理解。 那天在晚会上,和Tim第一次见面,他穿了一件红色衬衫,一条黑色西裤,系… (阅读全文)

同一个男孩的两个父亲两个母亲

上个周末的那篇《明明是三个人,却是两个父亲两个母亲,怎么回事儿?》发出后,反响比我预想的要热烈,特别在国内网上,答案是五花八门。看来大家的思路比我开阔多了,观念也比我开放多了。变性,并且是双向变性;乱伦,而且是隔代乱伦,令我大开眼界。 其实,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复杂。就像两个父亲两个儿子那道题,很平常的事情。只不过中间那个男人是个双重角色,这回承担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