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1 共计 6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夕子-一生一次

夕子: 死前我想要

我常常会想起死亡,确切的是,会想起临死前的那一刻。 为什么一个貌似极其乐观的人会想到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也许是自己一向任由思绪天马行空惯了,信马由缰;只是碰到这个话题的时候,比较有挑战性,才会一次次地反复思考。 小时候做课间操,小朋友们统统穿着校服,那种不论男女模糊性别的宽大运动服,蓝白相间,让人有种压抑的不安。听着重复而单调的音乐,做着千篇一律的… (阅读全文)

夕子: 不怕

 对于天不怕地不怕的野丫头来说,有时候反而会被一些难以想象的微小生活琐事吓到。随便说一件:曾经怕加油。很怕握住加油的那个手柄,油满了之后瞬间弹起的感觉。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弹起来,不知为何会担心弹起来夹到手;竟然会有一些小阴影;现在想想应该是被小时候经常被门夹到手,甚至夹扁手指鲜血淋漓的惨痛经历所害。 人就是这样,很多时候会因为曾经尝试过,失败;以… (阅读全文)

夕子: 一鱼一会

一个人只有一个人生,但是一生可以有很多理想。 野丫头其中的一个理想就是,到访多伦多所有最正宗最有特点的日本料理店。而小佐的理想是,挖掘这个城市所有的新奇闪光点。俩人的理想在某些地方不谋而合,于是没有约会的时间,DVP和QEW上时常会看到野丫头与小佐驾车东跑西颠去探险的身影。 这个周三为了庆贺野丫头向熟女行列再迈近一步的寿辰,小佐特别寻觅到一家据说是多伦多… (阅读全文)

夕子的怪癖

兔女郎小夕的新年愿望:“希望每天如此,好像世界停顿,可以永远留在新年的门前盛装等待。然后,“哐!”地一声,你就被踹进门去,管它里面是什么,这真是妙不可言。” 刚刚在想为什么多伦多今年的雪迟迟不来,呼啦一下就满树梨花开了。到处都是SNOW SNOW SNOW, 端着一杯TEA,站在分不清什么颜色的座驾前,夕子同学非常苦恼。介是多年的洁癖在作怪。别说,夕子的怪癖还不少,数数… (阅读全文)

小夕计划去的多伦多特色餐馆(图)

   新年假期,把减肥计划暂时放放,要好好享受一下美食美景美衣美酒;这几家餐馆是在网上有人总结过的,小夕也想去试试看,没准儿就能在其中某家遇到你呢:) OsgoodeHall   如果你住在多伦多市区,午餐时间只有一小时,那么就去OsgoodeHall(130QueenSt.W.,二楼,416-947-3361)。   这里的午餐为顾客提供三道菜,其质量口味绝对物超所值。最近有一种$12.95的套餐,包括一… (阅读全文)

夕子: 一期一会

  多伦多冬天最冷的一天,晚九朝五俱乐部最热辣的美女咚咚悄无声息地嫁去北欧小镇。临行的那夜,大家围坐在一起喝得烂醉;这一别从此千山万水,不知何年何月再次见面;想着痞女们在一起的欢乐悲伤种种,越发觉得这个告别酒会显得颇为悲壮。咚咚亲自执手,为野丫头的酒杯斟满,轻声在我耳边说着“一期一会”,让人尤为伤感。  “一期”,表示人的一生;“一会”,则意味仅有一次的相… (阅读全文)